邪灵石

邪灵石 完结

邪灵石

时间:2021-04-25 00:11:30 分类:恐怖小说 编辑:渐渐春风老 作者:痴无央 主角:

15785赛尔号邪灵石  



出身贫寒于考古世家的王小璐在父亲的抽屉角落里意外发现两块被被遗忘很久的蓝水晶,椭圆形的,母指肚般大小,晶莹清透。安全的考虑对它的喜爱,她把它镶有在项链的吊坠上,带在自己的胸前,到此,她的生活被被打乱了。。。还有5个婴儿****着身子肩靠肩并排坐在床沿上,背对着我。大小与女子肩头的婴儿相仿,肉墩墩的后背、屁股,在火光照不到的床沿暗影里,依然发出乳白色温润的光芒。四周死一般的寂静,没有哭闹,听不见呼吸,看不清头脸,所有人都是这样,似乎被窗纸糊住了脑袋,呼吸也被隔在了另一个空间里,我盯着婴儿肉嘟嘟的后背,突然想起,我是为了哄孩子睡觉才来这里的,妞妞半夜里总会大哭,吵得他睡不着,我抱起她走啊、走啊,一路哼着眠曲,来到了这里。妞妞呢,我怀里空荡荡的,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浓重的血气窜到我的鼻孔里,低头,看到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上面的血水还在“滴滴溚溚”地往下流。。

  还有5个婴儿****着身子肩靠肩并排坐在床沿上,背对着我。大小与女子肩头的婴儿相仿,肉墩墩的后背、屁股,在火光照不到的床沿暗影里,依然发出乳白色温润的光芒。四周死一般的寂静,没有哭闹,听不见呼吸,看不清头脸,所有人都是这样,似乎被窗纸糊住了脑袋,呼吸也被隔在了另一个空间里,我盯着婴儿肉嘟嘟的后背,突然想起,我是为了哄孩子睡觉才来这里的,妞妞半夜里总会大哭,吵得他睡不着,我抱起她走啊、走啊,一路哼着眠曲,来到了这里。妞妞呢,我怀里空荡荡的,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浓重的血气窜到我的鼻孔里,低头,看到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上面的血水还在“滴滴溚溚”地往下流。

  突然背后传来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我想起了婴儿背部的裂缝,难道我?我的脑海里出现一种不祥的征兆,背部越来越痛,裂痕还在疯狂撕扯着皮肉,我闻到了皮肉被烧焦的味道,恐惧、疼痛让我不顾一切地疯狂的反转着双臂,耳边传来“喀嚓、喀嚓…”瓷片破碎的声音,身上的衣服像瓦片一样一块块地掉落下来,碎在黑水里。像先前那些婴儿一样,我全身****着,也泛起了乳白色的亮光,无尽的黑水铺天盖地而来,顺着我****的脚面像蛇一样快速向上攀爬,我却无力迈步,成了砧板上待宰的鱼肉,惊恐地望着这带着血腥的无际的黑暗。

  墙角里,一条5米长,眼里泛着绿光的青头蟒,探出头,嘴里流出血红的黏液,绿色的毒须伸进又伸出,发出“滋溜溜”的声响。尖尖的毒牙像荆棘丛里长着的倒刺,牙缝里残留着半截尾巴,黑乎乎的,还在牙尖上蹦跳,似乎是野猪的,青头蟒喉咙里不断发出“咕咚、咕咚”的声响。

  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刺痛了我的耳膜,我发现床沿上还坐着一个婴儿,依然背对着我,光洁如玉的背脊处,突然起了一道黑黑的裂缝,像发生的十级地震一样,裂缝迅速扩大、加深,眨眼间延伸到了尾椎、屁股…婴儿依然坐在床沿,背部不停地扭动着,裂缝越来越大,越来越深,我似乎看到缝隙里钻出一颗心脏,小婴儿拳头般大小的心型肉瘤,“扑通、扑通-”,来回伸缩,发出强劲的响声,血,殷红的血从上面股股滔滔地流了下来,床沿上、地面上瞬间成了一片血海,婴儿不见了,白光不见了,女人和肩头的孩子也不见了,地面上的黑水越积越多,像有冰水漫过我的脚踝,无尽的寒意从脚底升起,一直凉到我的胸口,我不敢动,因为我怀里的婴儿似乎没有了重量,像失了水份的银杏果,皱巴巴地瘫倒在我的胸口,肉嘟嘟的小屁屁干瘪了下来,又像是跑了气的气球,我摊开手臂,借着微弱的光点,似乎看到了他们纸片似的身子,不,确切地说,那是几张扭曲了的婴儿皮。

  我****的身体完全爆露在她的眼前,我看见那邪恶的光不停扫视我的下身,顾不得黑水的腥臭味,我蹲进了黑水里,屏住呼吸把头也埋了进去。水底好像很深,我的身体一直在下落,下落,不知过了多久,两耳仍有呼呼的风声,这里不到它的地面,我掉进了传说中的黑暗之渊。温度陡然下降,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身体极速僵硬、麻木,眼皮下垂,像系了铁球一样,一点儿也睁不开,冻成了冷库里的棕子,我慢慢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两耳依然有风声,身子还在下坠,只是周围暖和了一些儿,我勉强睁开眼皮,竟然是那只邪恶的眼球站在我的对面。乜斜着眼神儿,一步步地向我靠近,“完了”,我再次闭上眼睛,想起了粘在丝网里的正欲被蜘蛛享用的苍蝇,无论它如何挣扎,也逃不脱被吃的宿命。

  火堆似乎变大了,里面的火苗“嚯嚯”地向上生长,向四周扩散,木屋不见了,木床不见了,一条腥臭的大舌头在我眼前落下,滑过我的鼻头,压在了火苗上。火堆不在移动,成了个装载货物的集装箱,里面传出凄厉的叫喊声、呻吟声、棍棒的打斗声、锣鼓的响声、马蹄声,声势浩大,几秒钟的功夫,沉寂了下来,偶尔还会听见几声细微的喘息声,像个挣扎许久的难产的孕妇,音量越来越小,越来越弱,最后完成消失,跃动的火苗迅速缩小,缩成了女子的眼球,朦朦胧胧的,像患了白内瘴似的,空洞无力,像死鱼的眼球,间或转动一下,射出森森的邪光。

  “怎么了,小璐?脸色苍白,又做恶梦了?你说说你啊,这么大的人一点儿都不会照顾自己,明知道大姨妈来了要多休息,还硬撑着陪他又是逛街又是喝冷饮,出事了吧?一杯温热的红糖水,口都没沾,全洒在了桌面上,唉,看你这胸口湿的…来,我给你擦擦!咦,这个小坠子水盈盈的,真可爱,他送的吧…切,其实他心里还是有你的,你对他那么好,纵然是块石头也会被感化的。啧啧,我都有点羡慕了,不过你放心,我帅才不会跟你争的,我那么帅,又那么可爱,还那么会保养,我一定会找到一个疼我爱我的人,让我一辈子貌美如花。嘻嘻,才不会像你哟,寻啥子真爱,说啥子永恒,像他么?榆木疙瘩一个,还天天招蜂引蝶害得你担惊受怕不说,还要你像保姆一样去侍侯他…我呸!这个天煞的敢让我的小公主侍候,我、我…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放倒他了…”

  一阵咯咯的笑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环视了一周,没有一个人,笔直的林木长得郁郁葱葱,我俯下脸想再次找回那种暖心的感觉。手心里空空的,我急的站了起来,“我的孩子丢了,我要去找。。。”,又一阵“咯咯”的笑声响起,一个小石块落在了我的手心里,我疑惑地抬起头,发现两个穿着红肚兜的胖娃娃嬉笑着在树梢里的枝叶中穿行,筷子粗细的枝条被踩的摇摇晃晃,枝条上长满了红莲鱼,像雨后的春笋一样,不断跃出枝叶,吐着泡泡,冲娃娃们摇头摆尾。

  我叫王小璐,是天府学院12级考古系43班的学生,今年大四,还有两个月就要毕业了。在我醒来的一刹那,我看到一只拿着丝巾的修长的大手在我的胸前来回晃动,里面的胸衣露了出来,我能看到乍泻的青青。羞惭让我捂住胸口,抽出一只手掌狠狠的甩了过去,不料却被另一只修长的手捉住,轻轻放在桌面上。我的意识开始慢慢清醒,耳边传来嗡嗡的叫声,“这是哪儿,我还活着?”我使劲甩了甩头。

  婴儿刚才坐的地方,已成了黑漆漆的一滩臭水,忽然“咚!”的一声,像锣鼓掉在了水泥地板上,六个血淋淋的肉瘤掉到了地面上,青头蟒别过头,身体弯成了一张弓,尖细的毒牙高高獠起,血红的长舌头分开成四瓣,眼里露出凶狠、贪婪的光芒。肉瘤飞也似地逃进了火堆里。青头蟒腹部忽然裂出两道细细的缝口,缝口里钻出一对薄如蝉翼的蝴蝶型的花翅膀,展开翅膀,扇起了一股龙卷风,浓重的血腥气和无际的黑水砸在我的身上,待我睁开眼,青头蟒早已没了踪影。

  我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我看到了那个唱眠曲的女人,她肩头趴着个婴儿,像个钟摆一样在火堆边来回走动。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很热烈,10钟左右我跟着皮猴子去了中文系的阶梯教室。门是虚掩着的,皮猴子轻轻推开门,我跟在他的后面,不敢抬头,快速走到最后一排,坐到了角落里。这可是1000人的教室,竟然全部爆满,黑压压的人头惊得我心里发慌,顺着皮猴子的指引,我看到了前排正中央坐着的他。他的周围坐满了清一色的女孩子,个个明艳,气质不俗,他成了牡丹园里的柳下惠,一会儿看看二老,一会儿写些什么东西。还好,他不曾看到我,这样更方便我在后面监督他,脚踏多只船的男人我见得多了,看他一副敦厚老实的样子,面对这么多带露的花苞,心里指不定急成啥样,抱着看热闹的心情,我装模作样的拿出皮猴子事先借来的《诗经》,翻到《桃夭》这一页。没有插图,段落虽短,只有三段,但文字生僻,我无聊地注视着前面黑压压的人头。突然肚子痛的厉害,我捂着小腹,趴在了桌面上,豆大的汗珠顺脑门淌了下来,皮猴子出去倒热水去了。自从恶梦连连,老睡不好觉,例假也变得不正常,痛经是常有的事,皮猴子是我的发小,铁哥们,也不在忌讳。

  只是,唉,可怜我这如花的年纪,还没有谈过恋爱,享受过爱情的滋味,就要葬身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渊…“我不甘心-”,我愤怒地睁开眼睛,大喘着粗气,不争气的眼泪泉水一样流了下来,遇到黑水,化作一块巴掌大的白水晶,我惊奇的张大了嘴巴,揉了揉眼睛,水晶不见了,邪恶的眼球似乎长大了一倍,邪光也更亮了一倍,她展开光的速度朝我刺来,像根银针扎进了我的眼球…

  “啊-”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多可爱!”我想起了我的孩子,她去了哪里,还好吗?她肉乎乎的后背、肉乎乎的胳膊、肉乎乎的小屁股、肉乎乎的小小手脚,让我牙齿痒痒,我多想抱抱她。

  至少白天有充足的光线,温暖的太阳,热闹的人群,还有皮猴子和他在我身边,让我可以放心大胆的睡下去。他属大龙的,是皮猴子的铁哥们,也是中文系的,是中文系里唯一不多见的沉默寡言型的暖男。他总让我躺在他腿上睡觉,他说他喜欢看我睡觉的的样子,像只温驯的小猫。他说他会保护我,还说他怀里的这本书也会保护我,我问他是什么?他微笑着读出一串音符,“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是学考古的,好像在古墓里出土的帛书上看到过这句话,当然,不太在意,这本书好像叫《诗经》,主要写男女爱情的。最近皮猴子一直缠着我,让我选修二老学者的《诗经》课,说我像《诗经》里面的桃夭,让我陪他一起听,被我拒绝了,还在教室里生气呢。既然,他喜欢,我何不去听听,或许我们之间的感情会更进一层,也未可知。我决定为了他,逃掉大老学者的文献课,会会二老学者,顺便打听一下《诗经》里那个桃夭,是个什么样的妖怪。

  “乖乖,来,姐姐抱抱!”我张开双臂,尽量放松自己的笑容,等待他们的到来,婴儿没有转身,女人还在慢悠悠地踏步,像钟摆一样从火堆的一端摆到火堆的另一端。我只好主动上前,弯起腰,环起胳膊想多托起几个,这么冷的天可别冻坏了他们。他们很乖巧,立刻伏在了我的怀里,我闭了眼,爱怜地抚摸着他们的后背,凉凉的,温润如玉。

  一阵婴儿的哭声传来,我难过的掉下了眼泪,“妞妞,我的妞妞,你在哪里?”,泪水漫过我的视线,朦胧中我听到了熟悉的摇篮曲,“睡吧,睡吧,哪个孩子没有家?睡吧,睡吧,我可爱的乖宝宝---”,声音绵软、温柔,充满了慈母的关怀。

  黑漆漆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一堆篝火熊熊燃烧着,几束火苗“噗噗噗”地一直向上窜跳。一个穿睡衣的女子趿拉着拖鞋,在火堆边机械地晃来晃去,钟摆一样,肩头上伏着一个婴儿,胖乎乎的,没有穿衣服,婴儿肉暗夜里发出乳白色温润的光芒,像尊佛像堆在了女子肩头。火堆旁露出半个床头,碗口粗的床帮,木质的,床腿上还留有没有打磨干净的碎屑杂子。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渐渐春风老点评:

网友评论

网友   床&里的一 点评:

  床底下传来“嘎-”乌鸦的叫声,屋里的一切变得更加诡异。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重生之神医小娇妻 重生之神医小娇妻

    《重生之神医小娇妻》是由作者张司令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富有深意,值得一看。《重生之神医小娇妻》精彩节选:一朝重生,李清子势要把那些渣渣踩到脚,一身医术造福人们,只是中途冒出的他是什么原因?”...她清楚李清子的性格,见那主任跟老师想含糊过去,顿时重开人群站到李清子的旁边,指着上面的试卷说:“学生的考卷丢失是老师的职责,如果不能给学生一个公平公正,我们可以让教育局来进行督察!”。...

    作者:张司令言情小说连载中

  • 倒霉鬼的修仙路 倒霉鬼的修仙路

    一个倒霉透顶鬼带着一群倒霉透顶鬼踏往了修仙路的征程! 倒霉透顶鬼的修仙路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又是一个深秋的早晨,阳光透过木质窗户照到了陈羽的脸上,睡得正香的陈羽被微微透过窗纸的光线叫醒,坐起了身子,揉了揉朦胧的双眼,正适应着这让人略感悲凉的早晨。伸了个懒腰,随后陈羽便收拾好了床褥走到楼下的铺子里揭下了门板正式开始开门做生意。曦城的治安很好,应该说整个南方的大小各城的治安都很好,因为每个城都有驻扎的修仙者组成的治安队,他们隶属于各大门派,由各大门派分别维持着民间各成的治安,并且各个治安队都属于各大门派共同组建的联盟,这个联盟叫“天启盟”。每个门派会根据实力的划分来分配所管辖的城,根据实力的大小来分配城的大小和数量的多少,所以内部的竞争很激烈,各大门派也是尽力的把治安方面做好,怕别人因为治安方面的事来发难,特别是一些小城,更是各个小门派的命根,城内的税收是他们唯一的经济来源,所以一些强盗什么的都不敢放肆。如果是修仙者的强盗团伙,一些小门派应付不了的话可以用传送阵来向其他门派求援,当然对方是否愿意出手又是另外一说,所以一般请其他门派帮忙价钱都比较高,不过如果是比较大的商户一般都会有供奉保护着,所以城里一般很少有事情发生。一旦有事情发生,一些小的店铺要是被牵连到了那么他的店铺将被没收,而且店主很可能会被关押,而且城主都是各门派选定的弟子来担当。陈羽所在的曦城是南边的一个中等的城,由城西八百里外的天南门管辖,在城内有数千的修仙弟子组成的治安队守护着这曦城。曦城有两千万的居民,也是南方经济比较繁荣的城之一。修仙者依靠着税收和各种拍卖会来赚取灵石,各种灵石也是他们修仙者必需的物品之一。陈羽依旧和往常一样躺在他父亲经常躺的躺椅上,躺在上面慢悠悠的晃荡着。看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陈羽觉得他的生活很单调也很安逸,心里估摸着到了年纪就去娶个妻子,生一堆的娃娃。想到这陈羽苦笑了一下,自己还是乳臭未干的小子,想这个还早了一点。这时候店里进来了一个少年,应该也和他年纪相仿,看着对方那一身白衣,手里提着一把剑,而且身上的衣服的料子都是天蛛软丝的,价钱不是一般百姓能承受得起的,陈羽也就只有一件很小的马夹。所以看着眼前这位面庞俊俏略带青涩的少年,陈羽估计他是哪家的少爷,所以立马迎了上去。“这位爷,您里面请,我这的古董都是经过精挑细选过的,您慢慢看。”陈羽点头哈腰的把这位少年请到了铺子的架子前,自己转身就跑到柜台上拿上茶杯,准备倒水。摇了摇水壶,发现没有水了,于是从腰间拿出一张黄色的纸符,上面有一些符文,还有一个茶字。陈羽一捏纸符,淡淡的黄光从纸符上发出,陈羽将纸符竖直放在茶杯上方,立马有一小股的水流从符里漏出,茶香顿时在店铺内飘散出来。这种纸符是一些修仙者发明出来的,为的是方便一些店铺接待客人时不用慌忙的准备茶水,而且这种符内的茶水有淡淡的灵气,很受顾客的喜欢,所以这种符常用于商铺。但是这种符价钱也比较高,一般是两个灵石,大约能有十杯水的样子,当然茶水要是更好些的价钱更高。陈羽是看到这位是个少爷估计,所以才咬咬牙用上了这种纸符茶水,他这个铺子一个月的收入也才二十个灵石,算是收入比较高的了,灵石是大陆通用的货币,一般的百姓用的是金银,但金银的量太多反倒不值钱,所以价值有点高的就要用灵石来交易。端着刚弄好的茶水陈羽屁颠屁颠的跑到少年前。“这位爷您慢慢看,来,先喝口茶润润嗓子。”陈羽将茶杯送到少年前说道。少年看了看茶杯,接了过去便一口将茶水喝完,将杯子还给了陈羽便继续在架子前看着一个一个的古董。陈羽接过茶杯脸抽了抽,心里无比肉痛的他想道:“要是不给小爷我买个古董今天我就跟他没完”。想罢陈羽又回到柜子前,相同的茶香又再铺子里飘起,这一次陈羽没有立马送去,而是又来到少年旁陪着他一个看古董。少年拿起一个犀角的酒杯,在手里摩挲着,看了陈羽一眼道:“这个犀角杯是用北边的红稚犀的犀角做成的,不过年份不是很久,就是这二三百年的东西。可是你这却标着这是七百多年前的东西,而且价钱也标高了好几倍,根本不值十个灵石,最多也就是三个灵石”。少年继续摩挲着这犀角杯,陈羽心里骂道:“原来是个识货的主,看来又没多少赚了”。叹了口气,看了少年一眼,一脸无奈的道:“原来是个识货的主,那就不多说了,四个下品灵石怎么样?”少年将犀角杯放回到架子上,说道:“你这杯子其他铺子也有不少,而且比你这品相更好的也才四个灵石,你说呢老板?”陈羽急忙说道:“这位爷您看我这生意也不好做,而且吧刚才那茶水就不少钱了,您看那还给您泡了一杯呢,要是您买了请您喝了两杯茶,您也没亏啊,开在我两年纪都差不多的您就要了吧!”。少年看了陈羽一眼,道“三个半灵石,不卖我就走了。”陈羽看了看少年咬咬牙,说道:“成,算是交个朋友,您下次要是想买古董就到小店来买,肯定给您优惠。”一边说着陈羽一边将犀角杯拿到柜子上,将茶杯给少年递了过去,少年还是一样一口气将茶水喝完,将杯子放回到了柜台上。陈羽此时正忙着将犀角杯装进盒子里,七搞八搞的将犀角杯打包。弄了一会,陈羽笑呵呵的将盒子送到少年的手上,少年一翻手,将三个半下品灵石放在桌子上转身便要走,陈羽急忙将其送出店门,随后慢悠悠的走回柜子前,拿着三个半下品灵石乐呵呵的笑着,这个杯子除去收来的价钱和茶水钱大约赚了一个灵石,对于这笔交易陈羽个人还是很满意的,于是陈羽想着中午去会阳楼炒几个小菜改善改善伙食,毕竟以前有母亲烧饭,如今他只能自己一个人烧,而且味道不怎么好,会阳楼是这几条街上最好的一家酒楼,价钱一般不是很贵,但是味道很好,陈羽以前经常回去那一饱口福。想罢陈羽便又躺回躺椅上继续慢悠悠的摇晃着,等待着下一个顾客。就这样,一个上午便过去了...陈羽也关好门出了铺子去会阳楼吃午饭去了。。...

    作者:天笔星南玄幻仙侠完结

  • 邪灵石 邪灵石

    出身贫寒于考古世家的王小璐在父亲的抽屉角落里意外发现两块被被遗忘很久的蓝水晶,椭圆形的,母指肚般大小,晶莹清透。安全的考虑对它的喜爱,她把它镶有在项链的吊坠上,带在自己的胸前,到此,她的生活被被打乱了。。。还有5个婴儿****着身子肩靠肩并排坐在床沿上,背对着我。大小与女子肩头的婴儿相仿,肉墩墩的后背、屁股,在火光照不到的床沿暗影里,依然发出乳白色温润的光芒。四周死一般的寂静,没有哭闹,听不见呼吸,看不清头脸,所有人都是这样,似乎被窗纸糊住了脑袋,呼吸也被隔在了另一个空间里,我盯着婴儿肉嘟嘟的后背,突然想起,我是为了哄孩子睡觉才来这里的,妞妞半夜里总会大哭,吵得他睡不着,我抱起她走啊、走啊,一路哼着眠曲,来到了这里。妞妞呢,我怀里空荡荡的,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浓重的血气窜到我的鼻孔里,低头,看到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上面的血水还在“滴滴溚溚”地往下流。。...

    作者:痴无央恐怖小说完结

  • 泼辣小农女 泼辣小农女

    神箭小农女,渣渣,受死吧这时候,三房的蒙大成也起来了,打着呵欠走出门来,他一抬眼,就看见了蒙千言手里的白面馍馍。要知道,在这穷苦的乡下,白面那是过年过节才吃的东西,平日里大家伙。...

    作者:墨西歌穿越异世连载中

  • 情深蚀骨 情深蚀骨

    《情深蚀骨》的作者是喵小苗,这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周锦茉知道就算她和纪斯川在一起,但是这个男人还是不喜欢她,她从来就没有走进过他的心里,更可悲的是他厌恶自己,在他眼里她不过就是一个替身,这么多年她一直不在他心里,既然是互相折磨为什么不分开?...

    作者:喵小苗言情小说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