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世界

悲世界 完结

悲世界

时间:2021-06-07 02:14:29 分类:官场职场 编辑:忘川情 作者:蛮墨石 主角:

16119世界四大悲  世界悲小说  世界悲歌词  悲产世界作者  悲催世界 作者  悲残世界的作者  悲世界 日文歌  悲惨世界  



我宁可我相信这是一场灾难,是年轮对我的洗礼,世人对我的讨伐; 悲世界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那是一个领国人自豪的年代,沉沦的胡同,昔日吵闹的大街,就连足疗店也挂起了五星红旗;这是一个属于年轻的时代;前门大街,我和景湘百无聊赖的瞅着沿途的专卖店;我口若悬河的和景湘说着专卖店到底卖的是什么,是实物还是人类精神的一种需求;景湘非常厌倦和我讨论这种类似脑残的话题,于是便道好与坏跟你有半毛钱关系么;...景湘,出生93年,瓜子脸酒窝深陷,如果他笑一笑恐怕我的费洛蒙会从鼻子里流出来;8岁上初一,十岁初中毕业,据说初二没上完直接参加的中考,额...据说还是省前几名...然而高中就没有那么顺利了,具体什么的,她不肯说,我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总之我们可以算是男闺蜜吧;不知不觉来到书店里,我俩各自翻腾着书架上崭新的书籍;还是那个书店,但是老板已经换掉好多了,毕竟,这里的租金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如果你的公司没有上市最好还是离这里远点,我支持这个看法;翻腾一上午,在老板幽怨的眼神大摇大摆的正步走出去;十二月的北京已经零下了,大街小巷刮着风,令人难以睁眼,放眼望去天空真蓝,蓝到我你感觉他不是天,而是一块桌布,一张壁纸...我和景湘的关系可谓神乎,用一段话来概括吧,世界上只有两种可以称之为友情和啊爱情,一种叫相濡以沫,另一种叫相忘于江湖,我和景湘也算是缘分,情深缘浅深,想起那些如流星般划过生命的爱情,打个比方我对爱情有多炽热和景湘就那个,呵呵你懂得...在生命的长河里,你对人的眷恋,你模糊的脸;是不是还有那个人陪伴你,还是你再等那个人,等到你衣带渐宽;感动,并不是单纯的掉泪,更不是那肤浅的伤怀,它是源自内心的有声的,是灵魂寂寞时给你安慰的一种精神物质需求品;记得景湘和我说过一句话;“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一切事如此的简单,就像我们一样”景湘这个女人不得我让我来絮叨一下,不管苍松翠柏还是岁时伏腊,止不住的是她对购物的热情;对景湘的面容我只想有一段诗来描述: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景湘常和我说有些男人会对你下半生负责,不然,很相似;这时候有人问我难道景湘没有男朋友么?还是男朋友是你?我决然否决,她有男朋友,额,这个问题比较有难度;一切的开始是开学之际,那晚她们大一新生欢迎会,就是在哪里景湘交往了所谓真正爱情的男朋友,然而结果不然而知,景湘明显是个富婆,哪位男友以各种理由炸了景湘多少钱也不知道,具体的话应该是七位数(这是后来有沐跟我说的)从那之后景湘变得比较深沉起来,金钱什么的倒不是问题;主要那种被人骗的滋味,我深知那不好受;那时再我看到景湘的时候,泪珠在她眼里转动的瞬间附进在空气的尘埃中,只留下淡淡的烟草香味;。

  看路边庸扰的人群,这貌似繁华的街道,仿佛在孕育着什么,我麻木的

  早晨,斑鸠在窗台晒太阳,窗是开着的,一阵风吹进来,带来一丝寒意,尽管已经立冬了...拥堵的德胜门外,看不到希望;我还是那个等红灯的人,好像世界跟我没有一丝瓜葛,太阳照在人身上,变得疲惫,那人为了时间而浪费了更多时间;有人在楼顶呐喊,肺部冲击嗓子的快感,总这么舒坦,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踏进人海,漫步在天与地之间,感慨什么的属于荒芜,那清晰的脚步迟迟不能给予我回家的方向,渐渐地,我变成这座城市的奴隶,无论如何愤怒,如何挣扎,始终逃脱不了年轮对我的讨伐,赎不回灵魂...曾在黎明歌颂,也在夜幕悲哀,钻思想的空子,到头来一片狼藉。它剥夺了我对梦想的渴望,破灭了我对生活的憧憬;昨夜,刮着大风,我站在高处,回忆过去,却苦不堪言.;和很多爱情故事一样,转折点还是那么凄凉且充满着荒唐..;她说的很对,每个人都有愚蠢的时候,那么原谅与否不在于你!我还是不想切入正题,真的没有那么一丢丢的意愿!那日在鼓楼,天下着雨,大地变成了很久没有经过任何雨水洗礼的恶魔,吞噬着上天给予的泪水!我宁愿相信这场雨是场灾难...干涸的连我都忍不住逗留几分;正如爱因斯坦所说:“在真理和认识方面,任何以权威自居的人,必将在上帝的戏笑声中垮台”其实吧,我相信它是保守的腼腆的;

  那是一个松木年代,利益变的那么刺眼,人性丝毫没有容身之所...

  2013/11/09北京

  枯,你感觉不到你的存在,因为你始终没有存在过...

  那是一个领国人自豪的年代,沉沦的胡同,昔日吵闹的大街,就连足疗店也挂起了五星红旗;这是一个属于年轻的时代;前门大街,我和景湘百无聊赖的瞅着沿途的专卖店;我口若悬河的和景湘说着专卖店到底卖的是什么,是实物还是人类精神的一种需求;景湘非常厌倦和我讨论这种类似脑残的话题,于是便道好与坏跟你有半毛钱关系么;...景湘,出生93年,瓜子脸酒窝深陷,如果他笑一笑恐怕我的费洛蒙会从鼻子里流出来;8岁上初一,十岁初中毕业,据说初二没上完直接参加的中考,额...据说还是省前几名...然而高中就没有那么顺利了,具体什么的,她不肯说,我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总之我们可以算是男闺蜜吧;不知不觉来到书店里,我俩各自翻腾着书架上崭新的书籍;还是那个书店,但是老板已经换掉好多了,毕竟,这里的租金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如果你的公司没有上市最好还是离这里远点,我支持这个看法;翻腾一上午,在老板幽怨的眼神大摇大摆的正步走出去;十二月的北京已经零下了,大街小巷刮着风,令人难以睁眼,放眼望去天空真蓝,蓝到我你感觉他不是天,而是一块桌布,一张壁纸...我和景湘的关系可谓神乎,用一段话来概括吧,世界上只有两种可以称之为友情和啊爱情,一种叫相濡以沫,另一种叫相忘于江湖,我和景湘也算是缘分,情深缘浅深,想起那些如流星般划过生命的爱情,打个比方我对爱情有多炽热和景湘就那个,呵呵你懂得...在生命的长河里,你对人的眷恋,你模糊的脸;是不是还有那个人陪伴你,还是你再等那个人,等到你衣带渐宽;感动,并不是单纯的掉泪,更不是那肤浅的伤怀,它是源自内心的有声的,是灵魂寂寞时给你安慰的一种精神物质需求品;记得景湘和我说过一句话;“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一切事如此的简单,就像我们一样”景湘这个女人不得我让我来絮叨一下,不管苍松翠柏还是岁时伏腊,止不住的是她对购物的热情;对景湘的面容我只想有一段诗来描述: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景湘常和我说有些男人会对你下半生负责,不然,很相似;这时候有人问我难道景湘没有男朋友么?还是男朋友是你?我决然否决,她有男朋友,额,这个问题比较有难度;一切的开始是开学之际,那晚她们大一新生欢迎会,就是在哪里景湘交往了所谓真正爱情的男朋友,然而结果不然而知,景湘明显是个富婆,哪位男友以各种理由炸了景湘多少钱也不知道,具体的话应该是七位数(这是后来有沐跟我说的)从那之后景湘变得比较深沉起来,金钱什么的倒不是问题;主要那种被人骗的滋味,我深知那不好受;那时再我看到景湘的时候,泪珠在她眼里转动的瞬间附进在空气的尘埃中,只留下淡淡的烟草香味;

  景湘曾经问过我懂爱么,我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他;我假装咳嗽,不是因为我不知道,可能我知道的太肤浅了;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和心里那个人说想说的话;时间会不会给我开口的勇气;我苦等,没有消息;所有单向的爱,终归会有黯然落寞的一刹那;我自己问自己,自己回答自己,得到的答案往往出乎人意外;当人;总有一天我们会长大,必将要面对人生汹涌的波涛;那年年不忘的,只不过是自己想象的画面;我曾经以为没有这个人自己就活不了了,过了许久,我还是好好地活着;假如爱情是一张地图,每个人都带着许多故事和童年的幻想去爱一个人,这份爱完整么,也是它让我看到爱完整的缺失;我对你说谎的时候眼睛眨巴眨巴眨,然我对自己说谎的时候,眉头皱也不皱一下;我是个自私的人,我的爱是孤单的,也有人说自私的人是快乐的;爱情是什么?不就是简单的两个人;时间一直在眼前流逝,不然,时间一直停在那,从未转动过;我说爱就是想和她变老,老的天荒地老,唯独你可以记得清我年轻时的容颜;但是我们终归会归于尘土;我说不上是不是喜欢爱情,但是我想我会微笑的对它说你走开吧;我多想对景湘说我爱你,可景湘脸上的神情好像没有准备听到这一句话;假若可以红尘终老,我可以卑微,可以战战兢兢的爱着她;爱情是一百年的孤独,有风有雪有天晴有雨天,就是没有渴望,没有悲伤;在清晨,今天会下那种雨,没有人告诉我,也是,这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天气;并没有她;和往常一样有沐定时去景湘家送她上学;我躲在房檐下,习惯了以这种方式出现在景湘家;也是,谁的曾经没有卑微呢?毕竟景湘喜欢的是有沐,无论你怎么努力,到头来还是无望的,卑微的;我可以是任何人,有沐的兄弟,景湘的朋友;你不敢对她开无所顾忌的玩笑,不敢正视她,但是我的内心是开心的;慢慢的接近她,以为我快成功了,我自己开了个玩笑;人都是有欲望的,不是么;可是,我找不回原来的路了;直到有一天,景湘和我说不要再来找我了,还有不要再给我写信了;我还是心甘情愿的坐着这一切,不渴望得到回报,可能只为了你分单纯的友情;她不知道我的秘密,对我没有一丝牵挂;我不知道,如今的她还好么;时间隔了几年,我自己都不知道了;我还是不想放弃任何希望,幻想着在景湘家门口,也许某一天景湘会背着书包笑着跑过来对我说道,嘿,哥们我爱上你了,你呢?有沐曾问过我,你还在等她么?继续等吧,她会回来的;真扥希望很久以后的一天,她回想起我,想起每天给她暖牛奶的我;给她买苏菲的我....(没有开始的,可能永远不会开始)淡漠和疏离,一场没有遗憾的旅行;我将生命中的炽热给予你,你离开,我不能再笑;我承认我是个无赖;就像某天,停留在布满灰尘的教室,你生锈的桌子还在,夕阳照进来,如上世纪般遥远,多了一层灰尘,少了你的影子;景湘的离开让我进入泛白期;如盲道,两边的隔阂使得我无法行走,无法继续愈演愈烈的思念,我祈祷,这不幸的日子;我仿佛像是个贪玩的小孩儿,每天忘记回家,深迷游荡到天亮,不肯回家;就像一个佚名题,需要两个人来解答;我是个海草,安静的躲在偌大的海水里,饱经海水贯彻,散发着腐烂气味,还是依旧铿锵;这世界为什么突然变了;它带着面具,默默的跳着伤心的探戈,我带情绪来的;怀念;说起怀念,毕业那年,我们在三伏天坐在学校的足球场上,一帮人围在一起,背朝天,那片青春地,即将逝去青春岁月,又从何找回来;那晚,我们了疯了似的的穿梭在大街小巷,我鞋都跑掉了,但是还是托着景湘一直跑,有沐在后面追,后来看着有沐景湘的背影,我才明白,我依旧是躲在角落里的小丑;红着脸,叙说着那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回忆录(4)(就我,说一说)之后是漫长的等待,犹如医院排队挂号般烦躁;经历爱情,轻轻,生离死别,骨肉分离;就好似80%的男人都要经历包皮;其实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因为今天感冒让我无精打采;上了一天班,拖着要死的身体回到家,饭也没吃就坐在电脑边上;脑子如同短路般,没有任何思绪;十一月的北京天气变得寒冷起来;总给人夏天还没过完的感觉;爸妈店里的生意也渐渐地没有了以往的热闹劲儿;早晨八点准时起床,洗漱完毕后骑着我那年久失修的飞鸽飞奔向公司;几片树叶落在我身上,它泛黄的身躯,充满即将消逝的气息;让人爱不释手,更让人心生怜悯;如同世间的沧桑碾转,只红了一刻我的眼睛;我不会为了它的逝去而停留,我想犹如那一棵不开花的桃树;没有期许,没有满腹柔情,仅有飘落时令人心碎的音符;它是那么的安静,安静的枯死在没人知道的角落里;这是我;躲在时光的四十五度角落,数过往的痕迹,看一缕青烟化成灰烬;也许我就是这样,摆脱不了记忆的投影,只会远远的看着那逐渐远去的风景,默不作声;今天雾蒙蒙的,四处弥漫着潮湿的空气,看四周风景,显得我格格不入;我希望变成冬天的雪,再这个还没有到来的寒冬,我变换成水,成冰;哪样才不会让冬天的寒冷在我衣袖里泛滥成灾;只有哪样我才会安稳的过完这个冬季,过完一个如水般柔软的冬季;我一个朋友看过我写的这些东西,只默默的点下头;我想他心说,写的不错,就是看不懂!似乎每个人都有一个遥远的梦;每天千篇一律的重复着这个梦;似乎忘记了时间在流逝;独醉的夜晚,天很黑,很冷;但愿我可以熬过这个冬季,不会不知冷暖的叙说着那于我无关的事情;最后;但愿今年冬天不太冷;这就是我,猜不透的我,如春的惊蚕,夏的绽放;以酣睡的姿态活着;再次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陌生的街头;看天边彩霞,红似火,犹如万匹奔腾的烈马;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燃烧自己生命中最闪耀的岁月;这一次,没有景湘,没有回忆过去;留给我的是无尽苍茫;积淀青春,和他说再见,说再见;想回头,却发现那个我已经不是我了;变得陌生;变得残忍,变得眼里只剩仇恨;(见习实习生)2008年春季,所有人还沉浸在佳节的喜悦中,一个失业青年要去找工作,找不到工作的话,他正月十五则要在北风的呼啸中度过;春节的喜悦是说不出来的,中国传统的节日是充满和谐的,是安静的,是圆满的;前程无忧,智联招聘,就连58同城我投了无数的简历;却还是迟迟没有回应,当我即将绝望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进来;承明么?我新东方的,这边通知你一下,这周三过来面试;对方不容我说话直接挂掉电话;我想她还有很多电话要打,谁愿意刚过完年就上班;就算是我,也会如此;挂了电话,摸摸了口袋只仅有的三块五毛钱;明天就是周三,我赶紧把自己已经美化过好多遍的简历再次翻出来,生怕那里有漏洞;我实在是太需要这份工作了;第二天,我拿着从好适口买的包子,骑着二手的飞鸽就出发了;寒风在嘲讽着我,路上看不到多少车,我身上穿的是今年阿迪的长款羽绒服;而且背后还印着CHINA;到了新东方楼下已经是九点一刻了,公司位于繁华的CBD,一座金光闪闪的大楼,旋转门上几个径直三米多的广告牌,“新东方”那么显眼;我抖了抖肩,径直走向大门;毕竟每年的春节过后,公司人事变动会比较大,这时候也是最容易面试的时候,各大公司的面试潮也逐渐拉开,竞争还是那么的激烈;当然,公司的HR每年这个时候也是最忙的,忙着办离职,就职;走进去,敞亮的大堂,刚刚过完年,门卫没有几个,懒懒的坐在咨询台苦着脸聊天,我微笑上前问人事在几楼,门卫只是用手指了指桌子上附的标识牌,那上面清楚的写着,人事部、市场部2A112;A座的电梯在大堂西侧,A座一共有八个电梯,都仿佛镀了一层金子似的,格外的耀眼;11楼的按钮此时变得如此沉重,担心和害怕涌到脑子里;说实话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不管怎么说咱也是名牌大学出来的;“叮”电梯把我叫醒,从电梯里走出来,我瞬间崩溃了;虽说是刚过完春节,但是这里,新东方人事部,你不敢相信你眼前的场景;简单点说,犹如年前批发年货;垃圾桶里撒满了一团团纸;大家伙都在排队,我也不例外;“89号承明!”我坐在地上还啃着包子;“你好”“您好,我叫承明,这是我的简历”我双手递上简历;“请坐!”面试的看样子应该是个经理;留着些许胡渣,鲨鱼头,黑色的镜框让眼睛更加的有神;“自我介绍下”一个如音符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耳畔,顿时懵了,刚才还没有意识到,原来在长桌子的尽头还有一个椅子,因为椅子是背对着我,我还以为没人,现在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我还真吓了一跳;“你好,我叫承明,我来自内蒙赤峰,毕业于北京信息科技大学”我揉了揉鼻子一字一顿的道;“什么时候毕业的”这个时候之间那把转椅慢慢的转了过来;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个女子是那么的...那么的小...坐在偌大的转移上,我目测了一下应该只占了40%的位置;非常的惊讶,一时间忘记了会打问题;“咳...”那个看似应该是女Boss的“小美女”应该是这些人的上司,要不然谁家的小姑娘敢这么嚣张;“哦,我去年刚毕业,刚毕业...”我惊讶的连脑子逗不够用了,说话都变得结巴;“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将决定你的去留!”小美女从椅子上下来;然后我就发现我的下巴有点合不上了;那一米的办公桌,她竟然和它持平....“你想要一个什么职位”“给你一分钟时间”小美女端起秘书刚给她沏的咖啡;我想要什么职位?我X,我是来面试的,我应聘什么职位你难道不知道?当然这些只是在心里想想;“假如我有一支军队,将军指挥的非常到位,士兵们也斗志高昂,这样的军队大胜仗的几率很有可能是100%,但是如果是我将军的话,我不想要100分,我只想要80分,或者刚刚及格,因为我不想为自己的骄傲付出惨痛的代价,更不想连累到任何一个人,因为这样的话,我才有资格做一个指挥者,合格的指挥者,人处在社会中,有自己的一方宝地,我正确的认识自己的文职,认知自己位置的重要性,所以不管是什么职位,哪怕是门卫,我也会干好我的工作!因为那是我的工作!”这些话其实是我偶尔从智联招聘上看到的,没想到今天终于用到了!“等通知吧!”小美女双手托着下巴停了两秒后又坐到椅子上;既然事情变得明了,我也相信我成功的几率会比较大,所以我非常的有自信,自信的撞到了透明的玻璃门,捂着头走出公司,后者以为我没HR打了,用鄙视的眼神观察我知道坐上电梯;从新东方出来,风还在刮,这下我兜里一毛钱都没了;我该怎么办;吃凉了的包子,边吃边骑;京城每年最凄凉的时候无非是春节;当人们都返乡回家过年时,你会发现,你眼中那个繁华的城市变得那么的苍凉;就像一杯茶,凉了就没人再喝了;而我,则发了风的骑着自行车,只想快点回家,然后抱着电话祈祷;面试成功吧!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忘川情点评:

网友评论

网友 松木年&那么刺 点评:

  那是一个松木年代,利益变的那么刺眼,人性丝毫没有容身之所...

网友评论

网友 的,可&住你已 点评:

  走着,瞪着前方,听不清身边的声音,尽管这是无望的,是寂寥的,可你忍不住你已迈开的那条腿,这城市早已没有它的颜色,看来他蜕变了,灰色云绕,束草皆

网友评论

网友 扰的人&貌似繁 点评:

  看路边庸扰的人群,这貌似繁华的街道,仿佛在孕育着什么,我麻木的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重生之神医小娇妻 重生之神医小娇妻

    《重生之神医小娇妻》是由作者张司令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富有深意,值得一看。《重生之神医小娇妻》精彩节选:一朝重生,李清子势要把那些渣渣踩到脚,一身医术造福人们,只是中途冒出的他是什么原因?”...她清楚李清子的性格,见那主任跟老师想含糊过去,顿时重开人群站到李清子的旁边,指着上面的试卷说:“学生的考卷丢失是老师的职责,如果不能给学生一个公平公正,我们可以让教育局来进行督察!”。...

    作者:张司令言情小说连载中

  • 倒霉鬼的修仙路 倒霉鬼的修仙路

    一个倒霉透顶鬼带着一群倒霉透顶鬼踏往了修仙路的征程! 倒霉透顶鬼的修仙路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又是一个深秋的早晨,阳光透过木质窗户照到了陈羽的脸上,睡得正香的陈羽被微微透过窗纸的光线叫醒,坐起了身子,揉了揉朦胧的双眼,正适应着这让人略感悲凉的早晨。伸了个懒腰,随后陈羽便收拾好了床褥走到楼下的铺子里揭下了门板正式开始开门做生意。曦城的治安很好,应该说整个南方的大小各城的治安都很好,因为每个城都有驻扎的修仙者组成的治安队,他们隶属于各大门派,由各大门派分别维持着民间各成的治安,并且各个治安队都属于各大门派共同组建的联盟,这个联盟叫“天启盟”。每个门派会根据实力的划分来分配所管辖的城,根据实力的大小来分配城的大小和数量的多少,所以内部的竞争很激烈,各大门派也是尽力的把治安方面做好,怕别人因为治安方面的事来发难,特别是一些小城,更是各个小门派的命根,城内的税收是他们唯一的经济来源,所以一些强盗什么的都不敢放肆。如果是修仙者的强盗团伙,一些小门派应付不了的话可以用传送阵来向其他门派求援,当然对方是否愿意出手又是另外一说,所以一般请其他门派帮忙价钱都比较高,不过如果是比较大的商户一般都会有供奉保护着,所以城里一般很少有事情发生。一旦有事情发生,一些小的店铺要是被牵连到了那么他的店铺将被没收,而且店主很可能会被关押,而且城主都是各门派选定的弟子来担当。陈羽所在的曦城是南边的一个中等的城,由城西八百里外的天南门管辖,在城内有数千的修仙弟子组成的治安队守护着这曦城。曦城有两千万的居民,也是南方经济比较繁荣的城之一。修仙者依靠着税收和各种拍卖会来赚取灵石,各种灵石也是他们修仙者必需的物品之一。陈羽依旧和往常一样躺在他父亲经常躺的躺椅上,躺在上面慢悠悠的晃荡着。看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陈羽觉得他的生活很单调也很安逸,心里估摸着到了年纪就去娶个妻子,生一堆的娃娃。想到这陈羽苦笑了一下,自己还是乳臭未干的小子,想这个还早了一点。这时候店里进来了一个少年,应该也和他年纪相仿,看着对方那一身白衣,手里提着一把剑,而且身上的衣服的料子都是天蛛软丝的,价钱不是一般百姓能承受得起的,陈羽也就只有一件很小的马夹。所以看着眼前这位面庞俊俏略带青涩的少年,陈羽估计他是哪家的少爷,所以立马迎了上去。“这位爷,您里面请,我这的古董都是经过精挑细选过的,您慢慢看。”陈羽点头哈腰的把这位少年请到了铺子的架子前,自己转身就跑到柜台上拿上茶杯,准备倒水。摇了摇水壶,发现没有水了,于是从腰间拿出一张黄色的纸符,上面有一些符文,还有一个茶字。陈羽一捏纸符,淡淡的黄光从纸符上发出,陈羽将纸符竖直放在茶杯上方,立马有一小股的水流从符里漏出,茶香顿时在店铺内飘散出来。这种纸符是一些修仙者发明出来的,为的是方便一些店铺接待客人时不用慌忙的准备茶水,而且这种符内的茶水有淡淡的灵气,很受顾客的喜欢,所以这种符常用于商铺。但是这种符价钱也比较高,一般是两个灵石,大约能有十杯水的样子,当然茶水要是更好些的价钱更高。陈羽是看到这位是个少爷估计,所以才咬咬牙用上了这种纸符茶水,他这个铺子一个月的收入也才二十个灵石,算是收入比较高的了,灵石是大陆通用的货币,一般的百姓用的是金银,但金银的量太多反倒不值钱,所以价值有点高的就要用灵石来交易。端着刚弄好的茶水陈羽屁颠屁颠的跑到少年前。“这位爷您慢慢看,来,先喝口茶润润嗓子。”陈羽将茶杯送到少年前说道。少年看了看茶杯,接了过去便一口将茶水喝完,将杯子还给了陈羽便继续在架子前看着一个一个的古董。陈羽接过茶杯脸抽了抽,心里无比肉痛的他想道:“要是不给小爷我买个古董今天我就跟他没完”。想罢陈羽又回到柜子前,相同的茶香又再铺子里飘起,这一次陈羽没有立马送去,而是又来到少年旁陪着他一个看古董。少年拿起一个犀角的酒杯,在手里摩挲着,看了陈羽一眼道:“这个犀角杯是用北边的红稚犀的犀角做成的,不过年份不是很久,就是这二三百年的东西。可是你这却标着这是七百多年前的东西,而且价钱也标高了好几倍,根本不值十个灵石,最多也就是三个灵石”。少年继续摩挲着这犀角杯,陈羽心里骂道:“原来是个识货的主,看来又没多少赚了”。叹了口气,看了少年一眼,一脸无奈的道:“原来是个识货的主,那就不多说了,四个下品灵石怎么样?”少年将犀角杯放回到架子上,说道:“你这杯子其他铺子也有不少,而且比你这品相更好的也才四个灵石,你说呢老板?”陈羽急忙说道:“这位爷您看我这生意也不好做,而且吧刚才那茶水就不少钱了,您看那还给您泡了一杯呢,要是您买了请您喝了两杯茶,您也没亏啊,开在我两年纪都差不多的您就要了吧!”。少年看了陈羽一眼,道“三个半灵石,不卖我就走了。”陈羽看了看少年咬咬牙,说道:“成,算是交个朋友,您下次要是想买古董就到小店来买,肯定给您优惠。”一边说着陈羽一边将犀角杯拿到柜子上,将茶杯给少年递了过去,少年还是一样一口气将茶水喝完,将杯子放回到了柜台上。陈羽此时正忙着将犀角杯装进盒子里,七搞八搞的将犀角杯打包。弄了一会,陈羽笑呵呵的将盒子送到少年的手上,少年一翻手,将三个半下品灵石放在桌子上转身便要走,陈羽急忙将其送出店门,随后慢悠悠的走回柜子前,拿着三个半下品灵石乐呵呵的笑着,这个杯子除去收来的价钱和茶水钱大约赚了一个灵石,对于这笔交易陈羽个人还是很满意的,于是陈羽想着中午去会阳楼炒几个小菜改善改善伙食,毕竟以前有母亲烧饭,如今他只能自己一个人烧,而且味道不怎么好,会阳楼是这几条街上最好的一家酒楼,价钱一般不是很贵,但是味道很好,陈羽以前经常回去那一饱口福。想罢陈羽便又躺回躺椅上继续慢悠悠的摇晃着,等待着下一个顾客。就这样,一个上午便过去了...陈羽也关好门出了铺子去会阳楼吃午饭去了。。...

    作者:天笔星南玄幻仙侠完结

  • 邪灵石 邪灵石

    出身贫寒于考古世家的王小璐在父亲的抽屉角落里意外发现两块被被遗忘很久的蓝水晶,椭圆形的,母指肚般大小,晶莹清透。安全的考虑对它的喜爱,她把它镶有在项链的吊坠上,带在自己的胸前,到此,她的生活被被打乱了。。。还有5个婴儿****着身子肩靠肩并排坐在床沿上,背对着我。大小与女子肩头的婴儿相仿,肉墩墩的后背、屁股,在火光照不到的床沿暗影里,依然发出乳白色温润的光芒。四周死一般的寂静,没有哭闹,听不见呼吸,看不清头脸,所有人都是这样,似乎被窗纸糊住了脑袋,呼吸也被隔在了另一个空间里,我盯着婴儿肉嘟嘟的后背,突然想起,我是为了哄孩子睡觉才来这里的,妞妞半夜里总会大哭,吵得他睡不着,我抱起她走啊、走啊,一路哼着眠曲,来到了这里。妞妞呢,我怀里空荡荡的,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浓重的血气窜到我的鼻孔里,低头,看到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上面的血水还在“滴滴溚溚”地往下流。。...

    作者:痴无央恐怖小说完结

  • 泼辣小农女 泼辣小农女

    神箭小农女,渣渣,受死吧这时候,三房的蒙大成也起来了,打着呵欠走出门来,他一抬眼,就看见了蒙千言手里的白面馍馍。要知道,在这穷苦的乡下,白面那是过年过节才吃的东西,平日里大家伙。...

    作者:墨西歌穿越异世连载中

  • 情深蚀骨 情深蚀骨

    《情深蚀骨》的作者是喵小苗,这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周锦茉知道就算她和纪斯川在一起,但是这个男人还是不喜欢她,她从来就没有走进过他的心里,更可悲的是他厌恶自己,在他眼里她不过就是一个替身,这么多年她一直不在他心里,既然是互相折磨为什么不分开?...

    作者:喵小苗言情小说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官场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