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阵 第一章 死与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始预热阶段?”  “再等等……”负责指挥员的语气难得会出现了很紧张。吴作城是这一次试验的总负责人,这项深入研究心血了他毕生的心血,现在的貌似不怕能不能失败,所以世界范围里这类试验早在二十一世纪上叶就了有过失败案例,只但是那时的试验性质还在评测与论证阶段,跟现朱平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相信所有封建迷信、宗教神灵的说法,因为他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谁都没想到前途正是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好好的人说倒下就倒下了,身患绝症回天乏力。作为一名优秀的年轻军官,朱平放弃徒劳的治疗,本着为国家再做最后一次奉献的信念,朱平志愿参加了这项死亡实验。。...

灵阵

推荐指数:10分

《灵阵》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赛博英雄传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医妻独秀(下) 贵妇命 飞花剑雨录 玫瑰伯爵的日常生活 你有种就杀了我 我的超脑能建模 寻宝全世界 万古帝尊



  古时人们就相信,人死后灵魂不灭。

  朱平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相信所有封建迷信、宗教神灵的说法,因为他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谁都没想到前途正是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好好的人说倒下就倒下了,身患绝症回天乏力。作为一名优秀的年轻军官,朱平放弃徒劳的治疗,本着为国家再做最后一次奉献的信念,朱平志愿参加了这项死亡实验。

  “生命体征微弱,预计2分钟内死亡。”控制人员再次查看各项参数,向在场负责同志报告,“是否开始预热?”

  “再等等……”指挥员的语气难得出现了紧张。吴作城是这次实验的总负责人,这项研究倾注了他毕生的心血,现在倒是不担心能否成功,因为世界范围里这类实验早在21世纪上叶就已经有过成功案例,只不过那时的实验性质还在评测与论证阶段,跟现在进行的完全不在一个技术层面。

  吴作城平复了一下情绪,最后再看一眼朱平。

  只见朱平躺在一个绝对密闭的透明空间内,这个玻璃柜似的空间并不大,和一般的卧室大小类似,只不过没有门窗,采取高超的封闭技术完全与外界隔绝,连一个分子都无法渗入!朱平身上没有想象中接满了导线,而是只连接着一个呼吸机,他的唯一任务就是等待死亡来临。但是朱平身旁还放着几部款式怪异的先进仪器,一些是等实验结束后研究人员采集数据资料用的,最特别的是靠近朱平头部位置摆放着一件非常奇怪的东西:一具不知道是哪个文明产物的袖珍轮盘,上面篆刻描绘的古符号似是包罗了这个世界所有的史前文明特征,晦涩难懂的上百个符文全挤在这个小小轮盘上,一眼看去如浩瀚星河令人心生敬畏。

  整个空间浮在一座顶级质量测算器上,上面显示的计量单位精确到了万分之一飞克,根据最早的同类实验原理,生命在绝对密闭的空间内死亡,总质量将会减少,而凭空消失的那部分质量,理论上就是灵魂。

  但是,我们要论证的并不是这个……

  时间一秒秒飞快过去,朱平的生命体征已经处于消失的边缘,吴作城深深吸了口气:“开始预热!”

  控制人员们开始忙碌,朱平身旁的光感应仪接到信号后,启动运行。能量棒进入预热准备,释放点对准那个神秘的罗盘,死亡倒计时开始!

  “我完蛋了……”朱平想起许世友司令临死前那句名言,意识迅速消散,眼前的世界越来越暗、记忆似乎想回忆一切却苍白无力。脑电图呈直线不再波动、生命迹象消失。

  就在这时候,早已蓄势待发的能量汹涌灌入到罗盘中,神秘的罗盘上那些奇异的符文一瞬间仿佛都有了生命般短暂地发出亮光,可惜这亮光仅是昙花一现,很快就消失了。

  一直紧盯着罗盘的吴作城攥紧了拳头几乎忘记了呼吸,成败只在亮光出现后的短短几秒钟内,过了那段时间灵魂就会从这里彻底消失,唯一留下的痕迹也将只是质量称上减少的微不足道的数字。

  “滴……”绝对精密的质量称发出信号,所有人的心弦都被绷得无比脆弱。

  “加了加了……质量增加了!”负责质量观察的人员兴奋地失声高喊。

  我们成功了!实验区域内所有的人都长长舒了口气,这个违反正常实验结果的现象正是他们希望的,证明在神秘罗盘的作用下,死者的灵魂在脱离肉体的瞬间增加了质量,具体会是什么后果,恐怕只有已死的朱平自己知道吧。

  正当人们沉浸在短暂的兴奋中时,奇异的罗盘上不可思议地出现一点微弱的绿色光点,除了一直紧盯着的吴作城其他人员几乎都没有察觉。绿点幽幽地顺着罗盘旋转一圈后像磁能炮弹般“嗖”地一下瞬间从密闭空间里消失了,仅留下一道若有若无的绿色光痕、像一道锋利的剑光猛往吴作城心口上划去。

  “糟糕!”吴作城直感一股寒意从心头向全身扩散,“我要最新的数据报告!马上!”

  实验室内各种仪器也在怪叫,操作人员们紧张地穿梭忙碌,各种数据的采集井然有序,分析的结果却是喜忧参半:密闭空间内的总质量明显下降,而且超出了正常范围,初步分析结果为灵魂已经消失并且罗盘的质量也减少了。

  “他带走了罗盘的力量?还是……罗盘带走了他?”吴作城对分析结果并不是很意外,那个罗盘的奥秘太过复杂,还不是现有的科技水平能全面解析的,不在控制之中也是有预料的,不过这实验的结果还是很有价值的,余下的工作就看接下来的细致分析了。

  至于朱平……

  吴作城看了一眼静静躺在那的朱平,希望肉体的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结,祝你好运!

  ————————————————

  你相信吗?是的,我还活着!

  朱平神奇地发现,自己明明模糊了的意识又重新充满了活力,只是仅仅存在着意识而已,没有可以支配的肉体、没有感官……失去的一切好像都无足轻重,因为现在的感觉很奇妙:大到日月星辰、洪荒宇宙,小到微不足道的原子、粒子,万物的运行变化尽情感受;那个神秘的罗盘里仿佛包罗了宇宙万象,在死亡那一刻灵魂与罗盘的融合让朱平汲取了非同寻常的力量,原本消散的灵魂不仅得到了强力凝聚,而且发生了难以名状的变化。

  罗盘在收拢灵魂后不久似乎耗光了能量,选定一个方向后就将朱平抛出,速度之快瞬间从四维空间渗出进入白洞,向着未知的空间穿梭而去……

  幽深的空间缝隙里,一团诡异的荧光敏锐地捕捉到朱平,随即以更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这个不速之客,很快便追上并呈齐头并进之势。

  浩瀚宇宙中两点微不足道的光点交汇融合到一起,向着未知的世界飞速前进。

  “多少年了,终于到解脱的时候了!”埃拉尔高原。莫拉克大峡谷,这里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特征,呈东西走向的峡谷两侧怪石嶙峋,被腐蚀的石灰岩展现其独特的魅力,形成一片奇异的自然风光。宽阔宏伟的峡谷走廊内地势平坦,是贯穿东西两块大陆的咽喉要道,也是财富的命脉,有“黄金走廊”之称。而像这样特殊的地段,注定是不会平静的……

  “莫拉克!只要能逃出莫拉克……”凯奇孤寂的身影在暮色笼罩下的莫拉克大峡谷内显得如此渺小,逃亡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峡谷的出口因夜幕的降临而略显模糊,凯奇靠步行的话最快也要到深夜才能走出峡谷走廊,只要出了莫拉克,就是普罗米王国边界了。著名的边界之城、罪恶之都亚当斯堡就座落在莫拉克峡谷的东面出口。

  这里云集着世界各地的精明商贩,贪婪地吸附着流经黄金走廊的财富;这里鱼龙混杂着各路势力,在金钱与利益的驱使下每天上演着暴力与血腥;这里囤积着令无数人垂涎的财富与权利,吸引渴望一夜暴富的淘金者、招徕唯利是图的亡命之徒,当然,也隐藏着无数高人。这里是天堂,也是地狱!

  凯奇很累。事发到现在不过短短两天不到的时间,但是凯奇已经感觉到自己整整五年的精心准备依然不足以应对眼前的局面。尽管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顺利,但是才仅仅过去一天、连莫扎克都没逃出去,五年苦心准备的一切就已经所剩无几。不是无能,而是敌人太猛!

  “该死的空间灵阵,隐秘的这么深,居然连我都不知道!要不然一切按照计划,哪会这么凄惨……”凯奇拖着疲惫的身子拼命往亚当斯堡方向奔去,一边还不忘狠狠诅咒自己的前顶头上司卡耐奇老头,若不是那老不死的对自己还有所保留,自己原本的计划绝对是天衣无缝,怎料到重重防护后面还隐藏着一个空间灵阵,在最后关头暴露了自己!都来不及喘息准备,就仓惶逃窜了。

  嗯?!神经紧绷的凯奇突然止住脚步,却没有立刻回头看。

  “呵……没想到你还能有这么敏锐的感知,屈身做一个小小的神侍确实屈才了。”背后果然有人。

  听到话音,凯奇反而不那么紧张了,只是稳了稳脚步,并不急着转身回顾来者。

  “呵呵!是不是感觉没有灵阵兽的存在,所以并不恐惧?看来你很自信嘛。”声音突然变得有些飘忽,凯奇一愣神间,刚才还在背后的身影居然出现在身前十步不到的距离,好凌厉的修为!但是仔细一看对方的模样,却有着与之完全不相称的年纪,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中等身材,亚麻色短发,容貌刚劲,一双土黄色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波澜,平静的可怕。

  凯奇心里不由一紧,暗自掂量着自己能有几分胜算。

  “把东西交出来。”来者非常礼貌地向凯奇伸出手,面上始终带着微笑,但是凯奇分明看到那双土黄色的眼睛里丝毫没有笑意,冒出的尽是丝丝寒意,令人胆颤。

  “我们可以谈谈。”凯奇飞快地转动脑子,“你知道这么重要的东西,我可不会带在身上……”

  那人只是保持一成不变的表情,一语不发盯着凯奇。

  对方的镇静让凯奇有些无所适从,略一衡量利弊,决定冒一次险或许还能有些胜算:“好吧!老实说我不可能把它带在身上,你该知道我冒了多大风险才把它夺到手……呵,我还是太低估帝国的强大和圣教的能耐了!那么,先告诉我你是谁?”

  “我没有名字……只有代称。你可以叫我……猎户!”

  猎户?!凯奇立刻明白了。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第一个追上自己的,放眼整个世界,除了神,也就是星河会这个强大团体了。星河会的处事风格遵循越是简单粗暴就越是高效率,组织成员通常用星座作为代号,人们都说星河会是第一杀手机构,但是星河会从不承认自己是个血腥的杀手团体。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星河会虽然名震天下,但是凯奇还是不敢置信。莫拉克距离帝国圣城足足有近两千公里,若不是自己五年来苦心筹备、押上血本使用传送灵阵,哪能在两天不到逃出千里之外!

  猎户很玩味地看着凯奇:“一个小小的神侍都有胆量监守自盗,还有能耐使用传送灵阵,呵呵……你的胆魄确实让人佩服,可惜做的太不干净,留下这么多痕迹。不光是我,你们圣教的圣印骑士也马上要追来了。你该知道自己的处境了,聪明的就把东西交给我,我没必要非得杀了你,趁现在还来得及,赶紧逃吧!”

  连圣印骑士都出动了,真他妈好大的阵势。凯奇猛地撕开上衣,重重拍了拍胸口:“东西我用灵阵封存在胸口,你要就来拿吧!”

  凯奇敞开的胸膛上果然亮起灵阵特有的光芒,柔和的白光流转游离,慢慢勾勒出封存灵阵的魔法图样。夜幕下凯奇胸口的灵阵图显得格外清晰,交错纵横的阵路精细别致,制绘的水准绝对可以称得上高超。随着封存灵阵的解除,一团璀璨的光影逐渐从灵阵中浮出……

  “这就是传说中的……”淡定如猎户这时候也不禁心跳加速:若得到这传说中的圣物……

  可惜猎户被这华丽的光影炫住了心神,他似乎忘记了非常重要的一个细节。如他所言,凯奇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低等神侍,别说这样高端的封存灵阵,就是个最普通的灵阵,也不是他这样身份的人能够拥有的,更何况凯奇作下惊天大案,根本不可能有哪个身份尊贵的灵阵师会为他封存这么贵重的圣物。唯一的答案只能是——凯奇自己封存的!

  贪婪,果然是人类永远不能避免的。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猎户靠近眼前、封存灵阵即将掀开神秘面纱之时,一只快如闪电的手突然很不和谐地出现在华光之中,璀璨的光影瞬间被一抹凛冽的寒芒取代!

  糟!猎户只觉一股寒气从后脚跟直冲天灵盖!眼前刺骨的寒光直插他的咽喉。命悬一线间根本来不及躲闪,好在猎户艺高人胆大,短短一刹那已经从恍惚中回过神来,高手敏锐的本能反应使得腰身猛地一扭带动上身急速向右后侧倾斜,寒光却依然不罢休,依然死死贴着皮肉,如一条嗜血的毒蛇。

  猎户一向寂静的心转瞬间被熊熊怒火所充填:****个球!险些阴沟里翻船。催动体内雄浑的斗气透体而出,周身一切包括脚下的砂石土砾尽被这强横的斗气弹开,凯奇直直往后退了十余米才算稳住身形,手中的凶器险些都被弹飞掉,星河会的高手果然名不虚传。

  可惜啊,就差一点点……没有时间感慨,凯奇迅速调整姿态,万分警惕地应对眼前这头已经亮出獠牙的猛兽,接下来将是狂风暴雨般的反扑。

  猎户这时候看清凯奇手上的东西了,居然被这小子迷惑了,原来封存灵阵里竟然是一把造型怪异、寒光凛冽的银色匕首,看上面流转的魔法光泽,倒颇有些价值。看来确实是小看这年轻人了,真要是没有几分本事,再借他几个胆,估计也不敢觊觎圣物。

  “铮——”猎户眼中杀意迸现,手中不知何时已弹出柄一尺余长的短剑,剑刃薄如蝉翼,确实是把杀生利器。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圣物交出来!”短剑阴冷的尖芒直指凯奇,猎户强压心头的怒火冷声道。而此时猎户心中下意识地已经感觉到,今晚除了一具尸体,他将一无所获。

  凯奇倒是干脆,这时候任何话语都是多余,也没必要再有任何可以隐藏的余地,怒喝一声激起体内封藏多年的气脉,竟然也释放出强劲的斗气,而且与众多武者不同的是,凯奇的斗气色泽非常古怪,与其说是斗气,倒是更似魔法。

  “魔剑士!”猎户冷笑。在这个灵阵横行的时代,已经没有多少人再去苦修传统的技艺了,魔剑士这个职业,更似成为古董般的稀有物了。可惜啊,濒临绝种的群体又将减少一员。猎户不敢再有大意,收敛心神、全神贯注融入到自己的剑招中,一尺短剑挥舞间光芒暴涨,斗气透过短剑射向剑锋所指,威力惊人。

  凯奇的匕首一沾上猎户的短剑,就似有一股极强的粘力将匕首咬住不放,进退间分外费力,才刚一接手就只有急急招架的份,短剑上透出的剑气宛如实质,所指之处衣衫破裂、皮开肉绽,若不是自身斗气抵御,早就筋断骨裂了。

  “狂沙……”危机重重的凯奇突然将匕首抛向猎户、口中默念咒语,脚底下被震成一地碎片的石灰石瞬间被一股狂风卷起、自下而上猛烈扑打猎户。

  雕虫小技!猎户轻挽几朵剑花,立马扫清眼前一切阻碍,震得石屑漫天飞扬,匕首“叮当”一声碰得不知道飞往哪个方向。短剑向前一探、直刺凯奇咽喉。

  “跗骨!”凯奇默念咒语、指尖一动,漫天的石屑顿时从四面八方疯狂扑向猎户,强如猎户都被这股风暴阻滞了身形,陷入短暂的迟缓。而凯奇的动作依然不停,右手食指猛地往回一勾,那震飞的匕首似是得到感应,立刻改变飞行轨迹,以极快的速度呼啸旋转着往回飞来,直往猎户脑门上插去。

  “……”猎户可怕的眼神这时候在凯奇的目光中显得古怪,凯奇惊异地发现,除了那双眼睛越来越亮,猎户的整个身形却变得模糊了……糟糕!凯奇立刻感到不妙,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胸口一紧,下意识地低头看去:自己的匕首出现在视线里,它紧密地贴在胸口,只有握柄露在外端。

  “你解脱了。”身后,传来猎户毫无感情的声音。凯奇不知道他为什么凭空在眼前消失、原本应该插入他脑袋的匕首失去目标继续沿着轨迹向前冲,扎到的却是自己的心脏。

  全身的热量仿佛爆发的火山般找到了喷涌的出口,急速从胸前涌出、消失,四肢的力量迅速被抽空、再也无力支撑起身体,所有感官都变得模糊,凯奇拼命睁大眼睛希望再看一眼这个世界,可惜视线里出现的是愈加幽深的黑暗……

  所有的努力都成为了泡影;我的梦想、我的未来,都结束了吗……凯奇不甘地倒在石灰质的地上,鲜红的血染红了灰白的土石,气息渐渐停止,只有不愿闭上的双眼依然睁大着,空洞地注视着这个世界。

  “你把他杀了?!”刚恢复寂静的夜空,又回荡着一股雄浑的嗓音。

  这帮讨人嫌的货,来的可真快。猎户很不友好地抽剑回身,不远处果然出现一小队衣甲鲜亮的武士,这群人都戴着覆脸式的头盔,只露出眼睛,以盔缨上插的圣羽来区分等级,这群人显著的特点就是胸甲上都铭刻着一枚乳白色圣印,代表圣印骑士团的无上荣誉。

  为首的骑士体型剽悍,格外健壮,盔缨是一支洁白的圣羽,等级可不低啊。走到凯奇边上仔细看了一眼,这个倒霉蛋确实已经断气了,摇摇头叹息一声:“是什么让神的忠诚仆从变成了魔鬼……愿神的光辉洗涤你的罪恶。”

  “是他自己杀死了自己。”猎户很无奈地说道。也该自己刚才怒上心头,心想着必须要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付出代价,一时冲动结果这小子忒不经打直接挂了。别的倒是不担心,唯一遗憾的是圣物的唯一线索断了,再要找出蛛丝马迹,可就难了……、

  不想和这些脑子僵化的狂热信徒做无意义的交流,猎户收起短剑,还是早些回去赶紧交差吧,事情多忙得很。

  圣印骑士们倒也很有风度,任由猎户大步离开,凯奇临死前的一幕他们已经到场,虽然这么急赶过来就是担心星河会觊觎圣物,不过现在看来,星河会也没捞到便宜。

  “把尸体带回圣都。”白羽骑士若有所思,只能寄希望从尸体上找到些线索,追回圣物。

  留下两名骑士收拾残局,其他人风一样迅速消失在夜色中,空旷的莫拉克渐渐恢复宁静。这时,漆黑的夜空突然划出一道亮光!

  “你看,那是什么?”留下的武士刚拔出尸体胸口上的匕首,忽然看到不同寻常的一幕,赶紧招呼同伴。

  “流星吗?”另一名武士正愣神这美丽的光华,晃得自己眼睛都发花,猛地察觉到不对,“快闪开!朝我们……”

  来不及了!流光刹那间充盈整个视野,这天外来客很不凑巧、更贴切地说是很凑巧地砸落在他们头上。

  嘭……

  沉闷的爆破声中两名倒霉或者说是幸运的武士被巨大的冲击力震飞出去,只觉两耳一阵轰鸣、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真走运!碰到个刚死的倒霉蛋。”

  “你是谁?”朱平感觉真奇异,竟然有谁和自己的意识在交流。

  “别管我是谁。我们能重获新生!”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