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启示录 第四章 贺然和宁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他们一同慢慢长大,一同读书去学习,一直到大学的时候宁凝和贺然才分离来,贺然考进了本地的学校,而宁凝去了海都去学习医科,她立誓要做一名好医生,所以她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病亡了。贺然每一年要送宁凝乘上离开了家乡的列车,宁凝总是会跌跌不息的要说他要照料好自己他们一起长大,一起读书,直到大学的时候宁凝和贺然才分开来,贺然考上了本地的学校,而宁凝去了海都学习医科,她发誓要做一名好医生,因为她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病死了。贺然每年要送宁凝乘上离开家乡的列车,宁凝总是跌跌不休的要告诉他要照顾好自己,而贺然也总是腼腆的笑着。。...

进化启示录

推荐指数:10分

《进化启示录》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王样花心男 逐仙鉴 农家努力生活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 青春何为 我有个外星女友 神级奶爸 万古帝尊 都市之第一太子爷 都市超级女婿



  在淮河的边上,有一个叫做香河的小镇,贺然和宁凝都出生在这里,他们是青梅竹马的发小,小的时候,腼腆的贺然不爱说话,别人欺负他都是宁凝替她出头。宁凝在小镇上是除了名的孩子王,从小到大,别说是女孩,就连男孩子也怕她,人们常常看到这个白白净净的小丫头叉着腰指着比自己大几岁的男孩的鼻子,把对方给骂哭,而腼腆的贺然,总是在一旁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路过的大人门看见都会笑着说:宁丫头又替老贺家的小子出头了。

  他们一起长大,一起读书,直到大学的时候宁凝和贺然才分开来,贺然考上了本地的学校,而宁凝去了海都学习医科,她发誓要做一名好医生,因为她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病死了。贺然每年要送宁凝乘上离开家乡的列车,宁凝总是跌跌不休的要告诉他要照顾好自己,而贺然也总是腼腆的笑着。

  直到三年前,贺然的父母出了车祸,刚刚毕业的贺然没来的及回到家里见父母最后一面,便收到了父母都没有救过来的噩耗。

  贺然还是那么腼腆,只是不想留在自己的家乡,于是北上,来到小城后遇到了田野野,留在了这里,开始学习刀术。

  这个暑假,宁凝不顾贺然的拒绝,坚决要来这里看贺然,没想到一下火车,就遇到了这样的情景。贺然对宁凝的怕其实只是小时候,到后来反而很享受被宁丫头数落的感觉,只是父母死后,他离开家乡,两人再没见过,许久不见,心里反而怕了,才会叫上张珞。

  他们从武馆馆回到贺然的居所,宁凝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唠叨贺然,给身在辽阳的父亲打了个电话,报了平安后,就躺下呼呼的睡着了,坐了一天的车,又遇上那么惊魂的事情,她确实累坏了。

  贺然把拿回来的刀擦拭干净后上了油,看看了看已经躺在床上呼呼睡着的宁凝腼腆的笑了笑。

  宁凝还在就好了,宁凝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第二天一早,两人也在尖叫中被吵醒了,贺然住在一个人口密集的老式小区,平时早起就能看到小区里的老人在锻炼,楼下还会传来卖菜小贩的吆喝。而今天呢,贺然看到了很多尸体,很多,有老有少,他们倒在小区的各处,有的人趴在尸体上,嘶咬着,手里脸上都是鲜血淋漓。

  贺然还在发呆状态,却听到身后的宁凝惊叫道:“这是生化危机!天呐不可能的,地球上根本没法产生这种病毒!”

  “什么?”贺然问道。

  “我们大学里病毒学科的老师说过,地球上不会产生这种能够引起生化危机的病毒,这种病毒不具备原生性,而现在的人类科技水平也制作不出这种病毒的。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状况。”宁凝惊讶道。

  贺然没有说话,他看着满院子的丧尸,然后对宁凝说:“我们在这里不安全,这个小区人很多,我们家里没有储备食物,而且小区最高才5层,就是逃也没地方逃。”

  宁凝点点头:“看来昨天我们遇到的火人并不是意外,这一定是那些陨石引起的。”

  “我们去道馆,和张珞汇合,然后去辽阳,找你父亲。”贺然说道。

  宁凝看着眼前的贺然说道:“阿然,看样子你很信任张珞?”

  贺然笑了笑,想起了这个认识月余的小师弟,张珞从进馆第一天起就找贺然对练,闲暇时他们也会在一起聊天,张珞性格开朗,也直率,很快两人就熟悉起来,经常一起研究刀招,讲着彼此的故事。

  “就像他信任我一样!”说罢拿起手中的刀,他把一把用绳子绑在背上,另一把提在手里,打开门向院子里走去。

  贺然一路上砍倒了两个挡路的丧尸,躲在他背后的宁凝看着原来腼腆的贺然提着一把日本武士刀表情坚毅,即使有血溅到身上也没什么大的反应,想着这个男孩终于长大了。

  两人一路冲出小区,除了砍倒两个挡路的丧尸,别的他们也没管,小区里还有别的逃命的人,所以丧尸也没集中围攻他们,出了小区门,贺然看到一辆跌倒在路边的摩托车,正好钥匙还在上面,于是带着宁凝发动摩托向着道馆方向驶去。

  因为是早晨路上的人特别少,有些零散的丧尸贺然也不理会,借着摩托的速度冲了过去,到达武馆的时候,他们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张珞。

  张珞一路走过来,路上只遇到了一个丧尸,被他一刀砍翻后,他加快速度到了剑馆,刚好贺然和宁凝赶到。

  贺然下了摩托,看着张珞提在手中的刀,上面沾满了鲜血。

  “张珞,你也遇到了?嗯,丧尸?“贺然问道。

  张珞点点头,看了看满身鲜血的贺然以及身后的宁凝,笑道:“还好你们没事。”

  “家里联系过了么?”贺然说。

  “昨天打过电话,我们老家没有陨石,又是小地方,父母很安全。你们呢,打过电话了么。”

  “宁凝的父亲在辽阳,是封闭的研究所,也很安全,她妈妈小时候就不在了,我父母三年前也去了,现在也没什么亲人了。”贺然低着头说道。

  张珞愣了愣,这是贺然第一次提起家里的事,“嗯,我不知道。。不好意思,然哥。”

  “没事的,过去好几年了。”贺然摆摆手。然后看了看打开的武馆大门说道:“师傅一般都起很早,我们进去看看吧,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张珞点点头,两人一起向武馆内走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