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不爱溪水长流 第6章 怎么,要我帮你挑鱼刺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旁边的薄西玦依旧温润细腻典雅,嗓音澹澹,“要切记我送你去?”叶覃晚的视线有意无意的扫过顾璟荀,摇了摇头,依旧带着娇俏,“不需要了,等过几天,你可要抽出来时间来陪我。”她她的尾音带着勾人的缱绻,若不是苏瓷知道她和顾璟荀的勾当,还以为她真的很爱自己的丈夫。。...

小说推荐:吞海 欠你的,终身分期 情定永恒 龙神至尊 血帝神尊 明朝富家子 魔女仙踪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 修改超凡 八零鲜妻有点甜



旁边的薄西玦依然温润雅致,嗓音澹澹,“要不要我送你去?”

叶覃晚的视线有意无意的扫过顾璟荀,摇摇头,依然带着娇憨,“不用了,等过段时间,你可要抽出时间来陪我。”

她的尾音带着勾人的缱绻,若不是苏瓷知道她和顾璟荀的勾当,还以为她真的很爱自己的丈夫。

“行了,要去的话快点去医院。”顾夫人的脸色不好,任谁吃饭的时候遇上这档子糟心事,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叶覃晚也没有什么负面情绪,起身往外走。

“我公司还有点事情,先回去处理一下。”顾璟荀也随即起身,墨眸蕴着笑意看着苏瓷,“亲爱的老婆,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这情妇才刚走,奸夫就耐不住的起身了。苏瓷还没腹诽完,就听到这么膈应人的话,果断摇头拒绝。

“不用了,我等会自己回去就好。”

她可没心情等会看车震直播。

“姐夫,介不介意帮我把她送回家?”顾璟荀背对着阳光站着,身上的休闲装更显他俊逸翩翩。

苏瓷心下一紧,毕竟她和薄西玦也不熟,刚要拒绝,就听到温和淡雅的一声‘好’。

“老婆,那我明天再抽出时间陪你出去。”顾璟荀临走之前,手指在她腰肢上轻划了一下,满意的看着苏瓷的表情变换。

苏瓷巴不得他现在快走,谁稀罕他陪着,整天看着还不够恶心自己的。

“你去吧,不用抽时间陪我,好好工作才是最重要的。”苏瓷皮笑肉不笑,堪堪从牙缝挤出这句话。一直看着顾璟荀的背影消失,才蓦地松了口气。

顾老爷子的身体不算很好,刚才那一场闹剧的时候就已经上楼了,也就剩下几个顾家的人还在那里没走。

顾夫人虽然不是很相中苏瓷,可是看着自己儿子很满意的样子,也迎上前去握着她的手,“璟荀他一般比较忙,公司的事情都落在他的身上了,也没有多少时间陪你。”

苏瓷摇摇头,“没事,我都知道。”

顾夫人满意的点点头,叹了口气说道:“等着过段时间,不管说什么,都要让他抽出时间来陪你,我还等着你给我生出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呢。”

她这边说的还兴致昂昂,苏瓷的脸上已经一怔,差一点维持不住脸上的表情。

“妈,那我先回去了。”苏瓷好不容易选了个说话的空隙,打断顾夫人关于生孩子的长篇大论。

和顾璟荀生孩子?她还真没想过,这还不如让他和其他的女人生孩子来的现实。

如果不是为了外公的病情,如果不是顾老爷子心善主动的帮她付清药费,现在外公还不知道什么样子。

她和薄西玦一前一后的出去,跟在他的后边,眼神涣散不知道想到什么。前边的男人停住脚步,她来不及反应,直直的撞到他的背上。

酸涩一股脑的窜上,眼泪都霎时被逼出来,苏瓷捂着自己的鼻子,暗道薄西玦的背部太硬了,刚才鼻子差一点撞断了。

薄西玦也没想到真的会有人走路不抬头,干净的眉头皱起,“怎么样了?”

苏瓷依然死死地捂着鼻子,瓮声瓮气的说道:“没什么大事情,就是有点酸。”

还真是丢人……

“要不要带你去医院?”

“不要。”

苏瓷想都没想的拒绝,为了这点事进医院,还不够丢人的。

薄西玦墨眸像坠入了点点的星辰,深邃的眸子有种吸人入内的感觉,苏瓷正好微微的仰头,望进了那一双深如暗井的眸中。

“你流鼻血了。”薄西玦的嗓音依然平稳淡淡。

果然,一股温热从她的指缝流淌,苏瓷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个透底,手忙脚乱的想要找出干净的纸巾。

这一次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给你。”薄西玦从西装口袋里拿出暗格纹的手帕,递到她的手里。

他西装熨烫整齐,长身如玉,拿走手帕后,西装左上的口袋略显空荡。

苏瓷怔住,一只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已经被塞进了手帕。手帕上带着和他身上一样的青桂的淡雅味道,手心还残余着些许的温度。手帕太干净,干净的她都不敢用来擦鼻血。

“谢谢。”苏瓷低低的说道,已然羞赧,“等我洗干净,再还给你。”

“没事。”薄西玦嗓音淳厚,侧脸的线条流畅,美如冠玉,“不用还了,我那里还有。”

车子缓缓的驶入街道,车内依然沉寂,苏瓷攥着手里站了血的手帕,抿唇安静的坐在那里。

他们这才是头一次见面,就出了这么大糗事。

“去哪里?”薄西玦衣领最上的扣子解开,袖口也被高高的挽起,露出精致华贵的腕表,他的表情淡雅,仿若刚才的事情根本到不了他的心上。

苏瓷闷闷道:“南华街的街尾。”

她现在还不想回所谓的家,也不想和顾璟荀住在一起,干脆找个房子搬出去住,好在顾璟荀也没有非要和她住在一起的意向,她租房子也租的顺利。

车子停下,苏瓷再一次道谢才下车。下车的一瞬,所有的拘谨不自在全部的一扫而光,回头对着车内的男人礼貌的笑了笑,一直到薄西玦也对她点头示意,才彻底的松了口气。

而车子也转了方向,逐渐的消失在拐角处。

苏瓷攥了攥口袋里的扣子,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房子,不算很精致,可租金便宜,里面的空间也足够一个人居住,再好不过的选择。

……

薄氏公司内,大屏幕上显示所有股份的走向。

“总裁,为什么停止收购顾家的股份?”旁边的男人带着金丝眼镜,一副精英的样子,不解的问道。

薄西玦表情淡淡,望着股票行情的屏幕,目光有些幽深,“你以为顾家老爷子是吃素的?”

刚才还提问的男人闭上了嘴,可能是之前收购的速度有些快,会引起怀疑吧。

“可是,总裁,您的Handkerchief去哪里了?”

看着总裁一直常搭的小手帕不见了,顿生疑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