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 《奋斗》第1章 夏日的偶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张铁成林旗小说名字叫作《奋斗拼搏》,提供更多张铁成林旗小说,张铁成林旗小说名字。奋斗拼搏小说张铁成林旗节选:张铁成,其他工作于天南公司职工餐厅,了六年了,是农村出身贫寒,但现在的算投资落户于林朔市了。林旗也报了自己的名字,和家乡地…...

奋斗

推荐指数:10分

《奋斗》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大汉神医 老婆千金不换 从漫威开始的假面骑士 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 斗罗之最强赘婿 敌军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 冒牌职业大神 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双 重生最强仙尊



张铁成林旗小说名字叫做《奋斗》,这里提供张铁成林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奋斗小说精选:林旗在考虑一个问题,是先行饱餐一顿,还是买双不硌脚的鞋,把那双从家乡出来就穿着的换掉;最终他这两个选择都放弃了,把十五元五角钱塞进兜里。七月的阳光显得无比毒辣,各种树叶子热的无精打采,垂头丧气,更甭说是人了,无论走到哪里,纯粹的煎熬。林旗无奈的望着天空,感叹命运的颠肺流离,已经离开家一个半月了,始终没找到份能让他吃饱饭的工作。林旗是农村人出身,从小就跟着长辈种地,受累的活计对他来说不是折磨,但现今整个社会的经济不乐…

林旗在考虑一个问题,是先行饱餐一顿,还是买双不硌脚的鞋,把那双从家乡出来就穿着的换掉;最终他这两个选择都放弃了,把十五元五角钱塞进兜里。

七月的阳光显得无比毒辣,各种树叶子热的无精打采,垂头丧气,更甭说是人了,无论走到哪里,纯粹的煎熬。

林旗无奈的望着天空,感叹命运的颠肺流离,已经离开家一个半月了,始终没找到份能让他吃饱饭的工作。

林旗是农村人出身,从小就跟着长辈种地,受累的活计对他来说不是折磨,但现今整个社会的经济不乐观,无论到哪里找工作,都被拒绝。

“都说天无人绝人之路,可是……”林旗擦了一下汗水,顺势闻了一下身上的味道。

是一种招蚊子引苍蝇的味儿,可连瓶一元钱的矿泉水都舍不得喝,在这个地级城市,肯定没有免费的游泳馆或者淋浴池供他使用。

林旗转进了条东西走向的弄堂,这里吹着过堂风,还算凉爽一些。

“前面的,请给让下路,别擦你一身油。”林旗身后传来粗犷中年男人的声音。

林旗赶紧登上一处台阶,转回身看去,一辆银白色宗申电动三轮车行驶过来,速度不快,后面斗子上放着油渍的两个桶,也看不出是铁的还是塑料的。

原来是运输垃圾的。

三轮车颠簸了一下,垃圾桶晃出来一些黄乎乎的**,难闻的气味令林旗紧皱眉头。

中年男人扫了一眼林旗,哼着民族小调,并没在乎林旗表现出来的动作和表情。

等三轮车过去,林旗看到中年男子天蓝汗衫背后印着一行字天南塑料制品公司职工餐厅。

林旗忽然自嘲一笑:“我有什么好意思笑话人家的,起码人家有份工作,而我却是无业游民,已经四顿饭没有吃了,我才是最可怜的人。”

林旗走下了台阶,继续往前走,前方是小慢坡,而且有些坑洼,三十米开外的三轮车忽然就停下了,而且有后退的迹象。

“我靠,怕什么来什么,电池又没电了。”这时,前面那中年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想起。

林旗愣了一下,抬头看去。他家乡虽然是穷乡僻壤,但前几年就有富裕家庭买了电动两轮车或者三轮车,他知道这种车子靠着电瓶充电来维持动力,一旦电瓶亏电,那就还不如手推车省力方便呢。

“停!给我停!停啊你!我回去就给你配辆母性电池还不行么!”只见中年男人正奋力拍打着仪表盘,犹豫是上坡,三轮车的刹车性能明显不好,不仅坡没爬上去,反而倒退了。

看到这一幕,林旗要是还有很大力气,肯定会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人肯真逗,以为三轮车是头公驴啊。

林旗虽然没有笑,但他不能不管,等三轮车快退到近前了,他伸双手就推住,虽然他力量有限,但阻止了车子继续退后。

酸臭腐败的气味一股脑喷来,瞬间林旗就淌出了眼泪,还好及时扭头,把溅出来的油渍浑浊的泔水躲开。

“我靠,你还真喜欢母的啊,我一说这,你就停下了。”等中年男子偏腿下车后,这才发现车后的林旗,急忙一笑,“兄弟,不好意思,我在开玩笑,说的不是你。”

“没关系,我知道你说的不是我。”林旗淡淡的一笑。

“小伙子,谢谢你帮忙。哎,再有三百米就到了垃圾处理厂了,可偏偏没电了。”中年男人一脸无奈。

“我帮你推过去吧。”林旗立即就接话道。

“那好啊,把泔水都倒掉,我估计剩余的电量还能让我返程回去。”中年男人满是汗水的脸笑了笑,黝黑的面皮闪着油性光泽。

三百米的路程不远,但对于饥饿口渴难耐的林旗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

林旗步履蹒跚的样子,令中年男人多望了几眼。他也是农村出来的打工者,看的出林旗初来大城市的农村青年。

“大哥,我还记得小时候村里老人夯地基时的号子,我喊两句,我们肯定增添不少力气。”林旗抹了一把汗。

中年男人兴高采烈的让他喊。

“用起力来,你就别放下啊,咱们一起抄起来,你就别放下啊……”林旗的号子声虽然不洪亮了,但抑扬顿挫,很是好听。

“哈哈,有意思,兄弟,你是有故事的人。”中年男人哈哈笑起来。

两个人在笑声中,走完了三百米的路程。林旗并没有即刻离开,而是帮着把泔水用小桶分开,倒入指定的地点。

中年男子买来两瓶冰镇娃哈哈纯净水,先打开一瓶,递给林旗。

“别说谢,是我应该谢你,要不是你帮忙,我必须步行三里路回公司取备用电瓶,来回就是六里路,这贼天,能把人热死。”中年男人说完这,自我介绍叫张铁成,工作于天南公司职工餐厅,已经八年了,也是农村出身,但现在算是落户于林朔市了。

林旗也报了自己的名字,和家乡地理方位。

张铁成喜出望外,原来两人的家乡是临县,原籍距离一百五十华里,在几千里的外地,他们要算铁定的老乡了。

最后,张铁成拍了拍林旗的肩膀,说是有用得着他帮忙之处,就去天南公司找他。

三分钟之后,张铁成和慢吞吞行驶的三轮车只剩下背影。

林旗一口气喝着大半瓶子纯净水,直到一滴不剩,扔进了可回收再利用的垃圾箱。

人家张铁成也是农村出来的,只有小学文化,人家找到了工作,并且在林朔市落了户,我也一定能找到工作。

林旗整理了一下短袖衫,找到了光亮的白瓷砖墙壁,看着不太清楚的影像,整理着头发。

“喂,小老乡,你是不是想找工作?”是张铁成的声音。

林旗转回身,看到张铁成就在身后,斜跨着车座,嘴里叼着冒着小火头的烟卷,他没想到对方折返回来。

“嗯,可是工作太难找了,我每天都要询问几个地方,其中包括建筑工地餐馆,修车行木器厂等等,可人家都不缺工人。”林旗有些无奈。

张铁成也叹息了一声,颇有感慨的说现在的工作是太难找了,尤其是没有一技之长的农民工,找份工作比登天还难。

“你为什么不在家乡创业呢?虽然也很难,但起码是本乡本土,要比跑出来瞎混强不老少。”

“我是被迫离家出走的,我已经回不去了。”说到这里,林旗的苦涩油然而生。

“被迫,回不去?”张铁成想问,但根据察言观色,知道林旗有痛处,所以赶紧换了话题:“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去天南公司职工餐厅试试,那里虽然也不缺人手,但我们经理是个女的,心地特别好,你有难处,她会帮忙的,不过你要讲究方式,不能用祈求的方法。”

对于张铁成的热心肠,林旗说不出的感激。

未来要走的路,但愿应了张铁成的话。

张铁成和电动三轮车又一次消失在拐弯处。

林旗思索着刚才和张铁成的交谈,瞬间回忆起很多的往事,不由得闭着双眼,双手狠狠的拽着头发,超然的苦涩涌向全身。

泪水滚落和汗水混杂在一起,流到嘴里,林旗品尝着人间第一悲苦。

又过了一个小时,林旗终于决定按照张铁成指点的地址,走向天南塑料制品公司。

为了生存,为了有了资本,为了争夺回女儿的抚养权,林旗必须有一份工作,而且必须做出成绩,挣到好多的钱,等争取到女儿,给她最大的补偿。

林旗把往事压在了心底,无论心里多么的痛,但不能表现在别人面前,因为没有人喜欢看自己苦瓜脸。

别人和自己一样,喜欢积极向上,欢笑从容。

哇,好大的天南塑料制造公司。

单看公司大门的构造和院内一排排苍翠的梧桐争相斗艳的花朵干净别致的环境,就知道这个公司的势力不一般。

林旗通过保安打电话,张铁成出现,签了字,把他带进天南公司。

转过了好几道办公楼厂区,终于到了职工餐厅大楼下面。

“你看到那个小女孩了么,是我们经理韩玫的宝贝女儿,你只要把她哄高兴了,我们经理一定接纳你。”

林旗顺着张铁成手指看去,一个七八岁的齐膝背带裙,橘黄色印着韩剧明星T恤的小女孩正骑车在林荫下驶来驶去。虽然离得远,但看出来女孩无忧无虑的样子,天真笑容像花儿开一样。

小女孩个子一米二左右,身体很健康的样子,但是骑自行车不太熟练,两次差点摔倒。

“我一定能把她哄高兴。”林旗脑瓜是很灵活的人。

林旗又在张铁成嘴里得知了个情况,韩玫是个离异者,因为前夫好赌成性,屡劝不改,最终韩玫放弃了北方的事业净身出户,只挣取到了女儿的抚养权,来到了美丽的林朔市,开创了新的事业。

原来韩玫是个离异者,和我是一路人啊。可人家女儿在身边,我五岁的女儿却不知生活的怎么样了?

林旗又被勾起往事,但他脸上的表情没带出来丝毫的悲伤。

“有办法靠近她么?”张铁成不经意的撞了一下林旗。

林旗脑子里飞快的转着,远远望到女孩支好自行车,去对面的秋千下取饮料,“大哥,我有办法了。”林旗信心百倍的做出决定。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