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第3章 她被人糟践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刘毅硬冷的面孔一时之间有些迟疑,水杯被放到床头柜上。他从来不也不是迟疑的人,的确,也没谁能让他这样难为的小心翼翼。“她,她被人糟蹋了,现在的,现在的,疯了。”最后二字出口他从来不是犹豫的人,确实,也没谁能让他这样为难的小心翼翼。。...

小说推荐: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 大魏厂公 千万夫妻 开局就玩净身出户 洪荒之太清问道 木叶之超级赛亚人 诸天地球大融合 我是真的没修仙 丞相大人来求婚? 春风似我



刘毅冷硬的面孔一时间有些犹豫,水杯被放在床头柜上。

他从来不是犹豫的人,确实,也没谁能让他这样为难的小心翼翼。

“她,她被人糟践了,现在,现在,疯了。”

最后二字出口很轻,微不可查,然而陆南溪却突然瞳孔猛烈收缩了一下。

被糟践了,疯了……

“我要见她,我要见她……”

她死死抓着刘毅的手臂,眼眶通红的盯着他。

一只宽厚的大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将她拥入怀中,“南溪,你别这样,孩子差点流掉,你这样不行。”

“什么?你再说一遍?”

陆南溪愣怔的看着他,孩子还在?她的孩子还在!

刘毅艰难的动了动唇,开口道,“你生不下来的,医生说,说必须做引流。”

她摸着小腹,她的孩子还在,怎么会生不下来?

“我不会放弃他,也不会放弃北音,一定有办法的,对,一定有……”

她还记得,当年陆北音刚被检查出白血病时才六岁,软软小小的一只。

她母亲一路匍匐,叩百首才给她求来一枚平安符。

那个花叶带露的初秋,有个小丫头把平安符放在她的衣兜。

迎着初阳,对她言笑晏晏,“让它保佑姐姐吧,我只有姐姐就够了……”

不论简婴怎么作贱她她都能忍,陈绯怎么颠倒黑白她都可以视不而见。

但是陆北音与孩子是她的底线,谁都不能碰!

她虽然一直在爱情里是卑微的,但是陆家少东,可从来不是说来听听!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陆南溪抬起头时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表情了。

“我想休息一下。”

刘毅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好,好,你休息,我去处理一些事情。”

他想,她还是不够信任他的,其实她不知道,他什么都愿意为她担。

他站起身,转身就要往外走,手搭在门把手上时听到陆南溪的话。

“这件事我自己处理。”

陆南溪没看见,背对着她的男人,狠狠的闭了闭眼,轻声应了一声好后推门而出。

房间里霎时一片死寂。

她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那里的小生命已经极其微弱了。

手指轻微的一下下摸着,望着头顶的输液瓶,她眼中是不着边际的灰白孤冷。

过了很久,她才抬起有些僵硬的手给陈绯拨了一通电话。

“陈绯,你就不怕我玩死你吗?”

电话那边的女人带着轻微笑声叹了口气,“孩子都快没了,还被自己丈夫厌恶,你一个残花败柳,我怎么怕?”

陆南溪盯着那个输液瓶,隔了一会儿,慢慢说,“我希望你能够一直这么刚。”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调养许久,她还是坚持没有引流,总觉得这个孩子会平安的生下来,她甚至愿意拿自己的命换他的命。

刚出院没多久就接到了林殊的电话,“东家,人已经找到了。”

“嗯。”陆南溪应了一声就挂了,坐在驾驶座就锁上门。

对上车外刘毅错愕的目光,她只能抱歉了。

“剩下的路我只能一个人走。”

一脚油门,车子驶向了林殊发给她的地址。

“南溪!陆南溪……”

刘毅的声音渐渐模糊。

她不是不知道刘毅的心思,只是她现在这么一副破败的样子,怎么给得了他所求?

她一出生就被人安排好了轨迹,身家决定了她所走的注定不是什么好走的路。

不过,她不会后悔,就像她现在选择的路。

车子缓缓驶进了一天小巷,陆南溪熄火后拐进了一栋烂尾楼。

黑黝黝的小路上只有她一个人,她其实心里是有些怕的,但是一想人心这东西课比野鬼孤魂可怕多了。

人心她都不怕了,还能怕这玩意儿?

不管怎么她都是要陈绯付出代价的,这样一想,她也就顾不得怕了。

所到之处都是生锈的钢筋与废料,一片灰暗之下只有大楼深处有些微光亮。

走近那处光亮已经到了顶楼,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衣与黑色运动裤的男人低头靠墙站着。

那盏昏黄的灯就挂在他头顶,在他身前打出一片黯淡的影子。

“林殊。”

陆南溪这样叫他的名字,那人闻言站直了身子终于抬头看向来人。

很白皙清秀的容貌,只是过于神眼凉薄,身姿修长,双手插兜有些懒散的样子。

“都在里面。”

说完他接过陆南溪手里的饭盒就吃了起来。

吃相很斯文,但是饭菜以极快的速度减少。

看得出,这是一个疲于奔命的人。

陆南溪推门进了他身侧的屋子,没到一小时她就出来了。

“这么快?”靠在墙边的男人开口。

“不过就是钱吗?”她轻笑一声,充满了嘲讽意味。

“陈绯能花钱让他们对北音动手,我花十倍是价钱买他们几句供词又有什么难的?”

“你让他们指认陈绯?那他们自己不也难辞其咎?”

“我答应了他们必会让他们全身而退。”

看着走进黑暗里的陆南溪,林殊沉默片刻突然开口,“你会放过他们?”

陆南溪已经走到楼梯转角,想了想还是回答了他。

“林殊,尔虞我诈是商人的本性。”

外面星光三两颗,黑暗的简直让她看不到归处,其实她也没什么归处。

所爱之人不爱她,而所谓亲人……

踏着月色她悄悄的回到陆家,深夜陆家却是一片明亮。

“乖,再吃一口。”

陆北音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而陆母则坐在一边给她喂饭。

她很安静,很乖巧。

陆南溪轻手轻脚从她背后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陆北音却突然一把打掉陆母手里的碗,缩成一团尖叫起来。

“啊——滚!你们滚开!!”

“夫人!”

陆母大大后退一步,但汤水还是洒了她衣服一片。

一旁的佣人赶忙上前清理,忍不住叹口气,好好的一个姑娘啊。

一屋子慌乱,陆南溪就那么愣怔怔的站在门口。

嘴角的些微笑意还没来得及勾起就彻底凉了下去,一直凉到骨子里。

以前一开门就扑到她怀里要东要西的妹妹,骄纵任性的妹妹啊。

扑通一声她跪倒在地上,看着那个把她当成信仰的小丫头,一时间心口酸涩难当。

陆北音突然在一片兵荒马乱中回头,看着门口的陆南溪霎时止住了尖叫。

傻傻的叫了声姐,软软糯糯的声音。

看着她那双纯澈的眼睛,陆南溪跌跌撞撞扑到沙发前,一把将她抱进怀里。

“姐在这儿呢,姐在这儿呢,对不起,姐来晚了。”

陆南溪的声音哽咽沙哑,但是听到怀里闷闷的声音后,她一下就僵住了。

陆北音说,“那时候你为什么不来救我?我一直在叫你,可是你最终也没来,你没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