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 第6章 互相折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错过了第6章 相互精神折磨的全文深度阅读,顾絮不甘心的闭上眼,到最后,但是没能见孩子一面……顾絮诞下一男孩的信息传进祁决耳里,惊不......

出轨

推荐指数:10分

《出轨》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



  顾絮不甘的闭上眼,到最后,还是没能见孩子一面……顾絮诞下一男孩的信息传入祁决耳里,惊不起任何波澜,管家尽职尽责的报告,孩子是早产,不过很健康,已经放入了保温箱,约莫一个月后就那接回来了.

  当管家将孩子抱到祁决面前,祁决呼吸一窒,正在签合同的笔头重重刺破页面.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看着安静睡颜的孩子,就像看到婴儿时期的顾絮.

  像妈妈的儿子是有福的.

  明明说要忘了,可孩子的出现又将顾絮的一颦一笑嵌回祁决的脑子里.

  祁决接过孩子,小小的身体仿佛有千斤重.走到专门为倾月置办的儿童房.

  “爸爸,这是弟弟吗?”倾月眨着大大溜溜的眼睛奔到祁决身前,满怀开心的问.

  “嗯,是弟弟.”是他逼顾絮生下的孩子.

  得到爸爸肯定的回答,倾月开心的打了个转,随后又问:“妈妈呢,你不是说妈妈生下弟弟就会回来吗?”

  倾月的问题让祁决几个月堆砌起来的城墙轰然倒塌.

  他多么想,顾絮会念在孩子的回来.

  纵然被她折磨了,还是想她能回来!

  当初,为了得到她,强要了他,又暗地里毁她名誉,逼她跟霍家退婚.

  霍城和她合伙绑架他,他还是给她找理由,是祁家对她不好,她才会想跟霍城私奔.

  她不爱他.

  她在国外跟别人生了孩子,本以为有了他们两个共同的孩子,她就不会这么狠心了,至少看在孩子的面上也会回来.所以他用尽手段逼她回国,让她怀孕.

  给她钱花,给她最好的物质条件.

  可是她要流产,他抛下一切赶去医院,差一点,就差一点,他用倾月逼她生下这个孩子.

  她还是不爱他.

  现在孩子都三个月了,她一通电话都没有,她对自己狠心也就罢了,对身上掉下来的肉都这么狠心.

  可他还是爱她,祁决觉得自己一定是封了,这么多次,他还是选择原谅,还是选择爱.

  这辈子,他就这么被她折磨到底吧,反正剩下不了多少时日了.

  顾絮肯定在他身上下了诅咒,不过,也就这辈子了,仅这辈子,下辈子一定不会再和顾絮相互折磨.

  祁决在心里发了狠誓!

  拨出那个熟记于心的手机号码,话筒里一遍遍传来“已关机”的机械女音.

  祁决揉了揉略带倦色的眉心,驱车去了顾絮养胎的公寓.

  空空如也,家具上蒙着白布,茶几上压着一友录音笔.笔下的纸条写着他的名字.

  她的字迹他一眼就能辨别,只因为他收集了她从小学到毕业所有的书籍.

  “哥,我信守承诺将孩子生下来了,相信你也会信守承诺照顾好倾月和孩子.”

  “哥,倾月会是个好姐姐,孩子的名字……我想我可能没资格起,但我还是想说,叫瀚城吧,浩瀚的瀚,城堡的城.”

  “哥,我走了,祝你幸福,我想,我也找到了我的幸福.”

  三句话,是她的声音,语气轻松欢快,半点没有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刺耳难听的语调.

  二十年的情分,顾絮三句话就了结了!

  祁决不甘心,将录音笔拿去鉴定是她的声音!

  呵,幸福,才刚生下孩子就迫不及待的去找霍城,也许在她眼里,他和瀚城都是她追求幸福道路上的拖累吧.

  二十年啊,顾絮离开就给他留了三句话!

  为了离开,刚生下孩子就远走他乡,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狠心.

  祁决拼命想将这个狠心的女人从脑子里踢出去,却发现她的每一个小动作的根深蒂固.

  夜半.

  “砰砰砰——”

  冷霏拉开被拼命敲响的门,祁决烂醉如泥的歪倒在门前.

  冷霏赶紧将祁决从地上拉起来,奈何男人喝了酒,又是一米九的大高个,她有心无力.

  “姐.”祁决紧紧拉住冷霏的手,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

  “姐.”冷霏从没见过这样的祁决,她认识的祁决是狠戾的,果决的,坚不可摧的.

  “你快把顾絮从我脑子里挖掉好吗?你不是最权威的心理医生吗?快帮我把她挖掉!”祁决紧紧的抱着冷霏,那么脆弱,像一只被丢弃的猫,找到了可以避雨的地方.

  “快把她挖掉,我不要认识她.”祁决继续醉醺醺的呢喃.

  天不怕地不怕的祁决,就因为顾絮那个女人变成这幅模样.

  冷霏是学心理学的,头脑比一般同龄人更成熟些.对微表情的观察可谓细致.

  她大祁决四岁,可以说是看着他长大的,看着他喜欢上顾絮那个女人.

  别看她这个弟弟手段如何高明,感情路走得甚是艰辛,从小爱的小心翼翼又自卑.

  不过他从来不会在任何人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喝得烂醉如泥更是第一次,想必是痛得难以忍受了吧.

  冷霏费力的把人挪近房间,放到床上,盖好被子,转身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鹊鸟的叫声和温熙的阳光透着窗户唤醒熟睡的心扉.

  听到客房传来的声音,冷霏披着薄外套出了房门.

  祁决不敢直视冷霏的眼睛:“姐,昨晚,麻烦你了.”

  “没事.”冷霏深知祁决不想将心事与他人分享,作为一个心理医生不能用最直白的方式揭人家伤疤.

  “昨天晚上你喝的醉醺醺的,张口闭口上千万的项目,姐姐可没这么多钱,小心我去偷你的.”冷霏开着玩笑.

  祁决本来紧绷的嘴角明显一松,他昨晚真的就说了这个?不过姐姐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没说别的.

  “没想到我酒品这么差,以后要戒了.”

  “男人喝点酒有什么,再说了,在姐姐这里酒品差有不会有人笑你.”就是把人拖进来有些累,也不知道祁决吃的什么,看着瘦,居然这么重.

  “姐姐从来不吃早餐,你自己去外面吃吧,我还要补美容觉.”

  “身为姐姐,连早餐都不给弟弟准备.”祁决故作不满,却己向门口走去,他巴不得马上出门,这个表姐在心理学方面的造诣太惊人,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跟她对视不敢超过三十秒.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