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魔志 第117法觉的前途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本网提供更多了自私自利病人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成魔志》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117法觉的前途在线阅读。女子不舍的拿出一个半个巴掌大小的铃铛,这铃铛灿金色,摇晃起来有一种奇异的律动。。...

成魔志

推荐指数:10分

《成魔志》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靓女演怪角 谢谢,还能爱你 戏爱甜心 钻石级孕母 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 这个男人明明很强却被要求嫁人 忘忧如草不自弃 魔法塔的星空 重回八零小辣妻



秦幽兰嬉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会还你的,放心放心。”

女子不舍的拿出一个半个巴掌大小的铃铛,这铃铛灿金色,摇晃起来有一种奇异的律动。

女子向萧风起一指:“祭!”

只见那铃铛滴溜溜的不断缩小,化为一道虚幻,钻进了萧风起的脑子里。

萧风起摸摸脑袋,他并感觉有何异状,便问道:“这便稳妥了?”

女子点点头:“稳妥了,我这镇魂钟,专制神魂侵扰,就算不能帮你完全挡住公孙宏盛,也能够拖上一时半刻,更何况,此刻我们三人在这里,阵法器具齐全,他公孙宏盛再厉害如今也是鬼魂一条,不能奈你如何的。”

萧风起点点头,他谨慎惯了,总是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

但事实却是血祭石被秦幽兰轻松取出,并无任何异象显现,公孙宏盛也并未出逃,一切就像取了块普通石头一样。

萧风起在心中不由为公孙宏盛的果决暗暗赞叹,公孙宏盛可以知道外边发生的一切,如此情况下,公孙宏盛选择了稳,情愿再等上几百上千年,也不愿面对必杀之局。

秦幽兰三个女人的眼神都看向萧风起,让他不知说什么好,萧风起一脸苦笑,只得又是好一番解释。

当天,涅罗盘与血祭石全部被那女子带回了天眼总舵,临走之际还拉着秦幽兰说了好一番话,看起来与秦幽兰关系颇为密切。

日子不急不缓的过去,转眼间,又是一年冬季到来,萧风起八岁了。

“哈切!”

萧风起不自在的揉了揉鼻子,他此刻正捧着一本书在院中游荡,又值下雪之际,一股书卷之气从身上扩散,配上雪景,自有一番孤高的气质而生。

“大人。”

法觉走进院子,他这一年为赤鹏奔波劳碌,不见消瘦,反而有所发福,这刻躬身道:“大人,唐阙今日发来消息,想邀您于飘香楼一聚。”

“圣皇天?”

萧风起面露诧异。

“此时找我,你认为会是什么事?”

法觉想了想,道:“大人您天资聪颖,又把持城南赤鹏,可谓少年英豪,只是对唐阙而言,却是大大的不利,大人您背靠飘香楼,洒家不太清楚飘香楼的厉害,但圣皇天……虽说厉害,和飘香楼一比,却也能来个五五开吧?”

“差不多。”

萧风起点点头,等着法觉继续说下去。

“如此一来,唐阙又是代表圣皇天,那么他就不可能轻易得罪飘香楼,但是城南这么大的地方他又很眼馋,如此一来,找大人说上几句,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

法觉想想道:“依洒家推断,大人您若一去,他必然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随后用利益试图打动大人,如果还是不行,唐阙一定会想方法将大人拉上他的战船。”

萧风起笑着摇摇头:“就比如洛霞?我看她洛家现在就很不错,眼下快过年了吧?她洛家过完这个年就有三个弟子进入圣皇天试炼,一个还是必成的,她洛霞现在也找了个师傅,真是一夜之间改头换面,这萧城的风景如今只剩我一个人在这儿站着了,从半年前圣皇天来的时候,我就要这个预感,如今,这杀威棒终于敲到我头上了。”

萧风起自顾自的说着,却没有看见法觉犹豫的脸色。

“法觉,洛家现在一步登天,已经算是圣皇天的附庸了,但我赤鹏归属飘香楼,与圣皇天不对付,不能像洛霞一样投诚过去,你认为,我们该要些什么,才表明态度。”

萧风起转头看向法觉。

法觉犹豫半晌,这才道:“大人,不知您可否向唐阙讨一个必成圣皇天弟子的条件。”

萧风起眉头微皱,一时没反应过来,再看向法觉之时,这才发现,原来法觉,今年已经二十了。

法觉长得比较凶,但一张脸却显得稚嫩,听起来有些奇怪,但的确如此,这也是萧风起一时没听懂的原因,实在是长得不像二十岁的男人,反倒像个十几岁的少年。

这刻回过神来,萧风起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赤鹏帮需要法觉,比需要萧风起更需要。

没有萧风起,赤鹏就没有如今在城南的地位,没有法觉,赤鹏绝不可能蒸蒸日上,稳坐泰山,萧风起与法觉缺一不可,甚至有些时候,法觉要比萧风起更重要。

萧风起一时语塞,半晌没开口,他其实是不想让法觉走的,法觉一走,他必然会接管赤鹏,可是这对萧风起而言,又太过浪费时间,他本质上,是希望法觉能够一直管着赤鹏的,听起来有些自私,但萧风起一直就是这样的人。

法觉绝不是修不了仙的废脉蠢材,他留在萧风起,只是为了钱,如今,钱赚够了,法觉想走了。

萧风起想阻拦,却再也找不到阻拦他的借口,他没有办法去阻止一个帮了他大半年的人去往更光明的前途。

法觉这句话一开口,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已经变味了。

法觉当然知道自己这个请求很冒昧,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被驳回的准备,他了解萧风起,要比萧风起更了解他自己。

外边的人都说萧风起如何果断,如何狠辣,但在法觉眼中,萧风起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当他认为利弊大于感情之际,他会毫不犹豫的把感情舍弃。

法觉不认为自己会使萧风起改变,他站在院子,雪花渐渐落满了法觉逐渐长出头发的脑袋,一脸沉默。

他在等待萧风起的审判,等待萧风起将他的请求驳回,这样他就有足够的理由离开赤鹏,跑去唐阙手下竞争。

他测试过,他天资尚可,勉强一看,在萧城这么个偏远的地方,他的身子骨已经算是好苗子了,唐阙就算不出于赤鹏的原因,也会在手下给他留有一席之地,法觉有这个自信。

一片寂静之中,萧风起轻轻开口,道:“唐阙何时摆宴?”

“今晚戌时,飘香楼二层。”

萧风起长长呼了口气,转身慢慢离开,远远传来他的声音:“我会帮你争取到一个位置的。”

法觉在原地僵住,任由风雪冰冻他的身体,他觉得,在这一刻,那个叫法觉的和尚已经死了。

……

夜晚,萧风起独自一人来到了飘香楼,在血祭石没取出之时,他每过七天,都会来一次这里,对这里熟门熟路,只是这最近半年,稍有懈怠,已经许久未何秦幽兰联络下感情了。

唐阙已经吩咐姑娘将饭菜上齐,这饭菜也不是飘香楼做的,乃是隔壁的一间名为“食神”的酒楼,这酒楼乃是城南重建之后新开张的一家酒楼,此前处于城北,是萧风起特意拉过来的,铺子都是萧风起白送人家的。

有所不同的是,这家酒楼还有一项服务,名为“送餐”,意为客人只要需要,哪怕无需登门,只要一张菜单,酒楼便会将菜做好,给客人送至家中,或至别处,可以说是相当的便捷。

唐阙暗暗称奇,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食神”的招牌倒是不错,这厨子做的吃食也的确美味,只是有些凉了,让唐阙微微皱眉。

正巧,萧风起这时已迈入飘香楼,他倒是不曾见过唐阙,无视了一层的嘈杂,直直向二楼扫去。

唐阙放下筷子,今天陪他来的还有一位神着金袍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对唐阙道:“下方有一位孩童,不知是不是萧风起。”

唐阙打眼扫去,只见那孩童身着紧身的赤金袍子,虽处人群之中,却不见其慌乱,只是自顾自在二楼扫视,其目光略有阴寒,像是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隐匿其中。

唐阙心中确认,站起身道:“在下唐阙,楼下的小兄弟可是萧风起?”

萧风起一脸漠然,转头看向唐阙,脚一踏,便跃上了二楼,一众表子见怪不怪,也没人出来阻拦。

萧风起微微拱手,嘴角咧出一丝笑意:“小子萧风起,见过唐大人。”

旋即一扭身,冲着那金袍年轻人又是一拜:“见过……这位大哥。”

只是第一面,萧风起就给唐阙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来到萧城的这段时间,他听过太多关于萧风起的事迹,但终究不如眼见为实来的直接。

眼神能够最直接的暴露一个人的内心,就如洛霞所说,唐阙观此子面善心恶,颇有教养,仅是一句话,唐阙看不出太多,但已是下了心恶的评价。

唐阙冲年轻人一伸手:“这位乃是我圣皇天内门弟子,申屠宣,萧帮主真是年轻有为啊,如此年纪就已经称霸萧城,若是成人,那还得了。”

唐阙比了个手势,对萧风起道:“请坐。”

萧风起不知道自己在唐阙眼里的形象已经歪斜成这个样子,听对方如此说话,不由微微皱眉,纠正道:“小子只在城南过活,萧城太大,有心无力,若是成人,八成也不会再在这里。”

“哦?”

年轻人疑惑道:“那不知小兄弟成人之后想要去哪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