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太甜:总裁很强势 第2章 求求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高靳南坐在后座上,轻轻地地手把玩小拇指上的尾戒。“死的人死了,我得望着好好活着的人痛苦,段舒淇给的痛苦,我只会有多无少的一点点还回家去!”一句话不带情绪,却让听的人脊背发“死的人死了,我得看着活着的人痛苦,段舒淇给的痛苦,我只会有多无少的一点点还回去!”。...

小说推荐:你寄来明年的信 天朝第一娘子汉 影帝重回十八岁 全球诸天在线 修仙之风月 使君 独步成仙 剑破天门 阴阳尸 绝代枭神



高靳南坐在后座上,轻轻地把玩小拇指上的尾戒。

“死的人死了,我得看着活着的人痛苦,段舒淇给的痛苦,我只会有多无少的一点点还回去!”

一句话不带情绪,却让听的人脊背发凉。

“少爷,今天下面的人把段氏集团的收购案送上来了。”

“都扔掉!”

“是,我马上去安排!对了,少爷,您的族亲林少凡今天上午就已经回国了!”

正在把玩戒指的手一下顿住,目光阴冷。

“他怎么回来了?”

“听说是因为段舒淇。”

段舒淇就是高靳南的禁区,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男人禁不住内心微颤。

他寒眸一凛,空气冷滞,“段氏公司收购加快步伐,我要看到段启老头子,亲自把段舒淇给送到我面前。”

“是!”

高靳南冷冷地看了一眼窗外,关上车窗,“回去!”

“段小姐,都跟您说多少遍了,您就别往这里跑了,眼看就要下雨了。”

保安已经不知道段舒念已经是第几次来这里了。

“可不可以让我见见李合祁,我有话要跟他说,求求你!”

段舒念一张嘴,干涩的眼睛又滚出眼泪。

保安正想说什么,豆大的雨珠砸了下来,最后暗骂了一声回到了值班室里。

伴着雷声,雨越下越大。

雨珠砸得她睁不开眼睛,段舒念却继续站在原地,用手抹开脸上的水珠,不停踮脚向别墅内张望。

这时候一辆车从段舒念身后驶过,从积水上碾过去,溅了段舒念一身污水,停在段舒念身后。

冷风一吹,段舒念瑟瑟发抖。

段舒念转过身,看着从车上下来的两个人,是李合祁,段舒念的笑容却僵在脸上。

“云熙,你怎么会在这里?”

江云熙是段舒念大学时的闺蜜,只是现在,段舒念的眼睛无法从李合祁和江云熙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上挪开。

“你们……”

大把大把的冷空气涌入段舒念的胸腔,难过得说不出来话。

江云熙紧紧地环住李合祁的腰,“舒念啊,你看不出来吗?我们刚刚才约会回来啊!”

段舒念大步跨过去,疯狂地扒开两个人。

李合祁脸上的神情满是厌倦,一甩手,推开段舒念。

“疯婆子!”

段舒念连连后退了好几步,“不可能,怎么可能!”

江云熙昨天还在她的婚礼上一脸真诚地祝福她,怎么转眼就跟李合祁在一起。

她的手一直在哆嗦,她抬起头,脸上早就已经分不清泪水还是雨水,她看着李合祁,“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是故意气我的对不对?”

李合祁冷笑,“段舒淇,在婚礼上当众,曝光果照让我丢脸的人是你!”

“那照片……”

“你别说了,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有几句是真话?”

江云熙举着伞走到段舒念,抬起她的下巴。

“段舒淇,如果你真的想结婚,你睡过那么多男人,从里面挑一个不就好了吗?”

段舒念泣不成声,拳头紧紧地握在一起。

“江云熙,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会是你!”

段舒念一遍又一遍的发问,心脏剧颤。就在昨天那场闹剧发生之后,守在她身边安慰她的也是江云熙。

“还有让你更想不到的呢!”

江云熙扬起手,一巴掌落到段舒念的脸上。

一巴掌打得太狠,段舒念歪着头,藏在碎发下的脸颊,滚烫灼热。

“段舒淇,我从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就不爽你了,还抢走了我的合祁,现在我要把我的痛苦一丝不落地全部还给你!”

“对了,我还得谢谢你,如果不是你那些照片,我可能都不能和合祁在一起了!”

李合祁仿佛有些心软。

“云熙够了,过来!”

江云熙听话地小跑到李合祁身侧,挽住他的胳膊,“合祁,我们进去吧,伯母应该等久了吧!”

李合祁点点头,两人往别墅里走去。在和段舒念擦肩时,忽然停住了脚。

“看在以前的情分上,那我也告诉你,段氏快要破产了,你叔叔正在医院里!”

c市,高氏大楼屹立在城中心,

“少爷,段氏来电话了!”

高靳南摇晃着酒杯,走到落地窗前,俯瞰脚下八十层楼下的风景。

“段启说,他的诚意在菲尔酒店的总统套房!”

高靳南嘴角挑起一抹笑意,看着玻璃杯里晶莹的液体,头一次碾压别人体验到这样的快感,段舒念越是痛苦他就越开心。

“听说段启住院了。”

“是因为债主逼的躲进了医院,现在段氏商品积压,资金周转不开,无奈之下躲进了医院!”

高靳南轻抿了一口红酒,“段家人果然都是一个德性!”

VIP病房里,段启负手在房间里焦急地踱步,刚刚段舒念来过电话,他让她去酒店去取一份重要的合同。

钟玉华坐在不远处,“段舒念没有起疑吗?”

段启摇头,钟玉华舒了一口气。

“一个段舒念怎么给我们惹了那么多麻烦,我看当初就不应该把她接回来!”

段启没有回答她,他现在脑子全都在想为什么这样跨国大企业为什么要和他这样的小企业过不去。

钟玉华见他没有理自己,又开始喃喃自语。

“当初她那姐姐也是,这两姐妹不愧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生来就和男人牵扯不清!”

段启忽然停住了,“小淇!”

一些几年前的记忆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说不定高靳南这次回来就是因为她呢!

段启痛苦地闭上眼睛,都是冤孽啊,而他却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想到这个段启懊悔不已,可是都已经走到这一步,让他再收手,已经来不及了。

“她早就死了,说她干什么!”

段启突然想起关于当年段舒淇的事情,钟玉华什么都不知道,于是他叹了一口气躺回了床上。

“白榛自己出身不干净,现在两个女儿也重蹈覆辙!”

白榛是段舒念两姐妹的母亲。

“你还好意思说当年的事情,当年白榛那些被传出去的丑闻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有数!”

提到当初的事情,段启对白榛心里是懊恼和愧疚的,却哪里想到,这一说钟玉华反倒觉得自己委屈了。

“是啊,你是不是还惦记着那个女人,所以才要把段舒念接回来当段舒淇!”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