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太甜:总裁很强势 第6章 无法挽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泳池的水太冷,段舒念的嘴唇在颤,她想要赶快带他回去,便就伸出手去抓李合祁的手。也没想起李合祁扬起手,一巴掌落在了段舒念脸上。这一巴掌打愣了段舒念,她脸颊滚烫,甚没有想到李合祁扬起手,一巴掌落在了段舒念脸上。。...

小说推荐:我有一柄打野刀 愿君笑 洪荒之太清问道 星空炼神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快穿系统之女配上位记 逍遥天子逍遥客 侠义榜 我的小人国 我的帝国无双



泳池的水太冷,段舒念的嘴唇在颤,她想要赶紧带他出去,于是就伸手去抓李合祁的手。

没有想到李合祁扬起手,一巴掌落在了段舒念脸上。

这一巴掌打愣了段舒念,她脸颊滚烫,甚至都忘了自己还在水里。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李合祁说完就从段舒念身边绕开,走出了泳池。

看到她这幅模样,其实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愉快。

高靳南看她一个人站在水里,转身朝着李合祁走过去。

段舒念站在泳池中央听着四周涌过来的嘲讽声,紧咬着下唇抑制住自己时刻就要倾泄而出的眼泪。

这个时候李合祁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回到泳池里。

他抓住段舒念的肩膀,“段舒淇,你究竟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段舒念被突然出现的李合祁吓到了,因为水温的问题,她颤抖的双唇有些发白。

“那些照片上的人不是我,你什么时候才肯相信我?”

“是不是,只要我同意跟你在一起你就会放过我们家?”

段舒念看着李合祁的脸,怒气氤氲,她有些发懵,“你在说什么?”

这个时候,李合祁突然俯身,两个人鼻尖抵着鼻尖,在岸上的人角度看来两人就像是在接吻一样。

听着周围的惊呼声,段舒念的余光瞥见岸上的高靳南,他脸上邪佞的笑容让她心底寒气四起。

“那我成全你!”

李合祁话音落下就真要去吻段舒念,却被段舒念低头躲开了。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李合祁松开手,目光一直停留在段舒念身上。

段舒念喘着粗气,一定是高靳南刚刚对他说了什么。

她越过李合祁要走出泳池,要去质问高靳南时,却被一个突然窜出来的女人拦住了去路,她还没来得及抬头,就被人拽住了。

被迫仰起头的段舒念才看清来人正是江云熙,

“段舒淇,你都那么多男人了,为什么非要执着这一个!”

李合祁见江云熙来了,反而变得有些紧张,江云熙可能会打乱他的计划。

他飞快地从水里走出来,想要将江云熙带出去,像是这样的慈善拍卖会,肯定少不了大把歌功颂德的记者,江云熙的出现无非是将宴会推向了另一个高.潮,比起两个女人的吵架,李合祁更担心明天的早间新闻。

“跟我回家!”

“不!”江云熙挣开李合祁的手,“除非你告诉我,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你会在这样的场合和这样的场合里和她纠缠不清!”

“段舒淇,是你自己要离开他的,在他失意的时候,我把一切都给了他,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又要回到他身边。”

江云熙的声音不小,将事情扭转成为苦情剧。

各位看客忍不住咋舌,段舒念只觉得喉咙发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高靳南坐在不远处,他放下酒杯,这场戏越看越是乏味。

他身边围绕了不少的女人,她们将他围拢,姿态妖娆或是矜持,喋喋不休,吵得他头疼。

更有甚者,假装摔倒,跌倒在他的怀里,佯装做崴脚,伏在他的胸口上虚弱的呻.吟。

“高总,看来人家起不来了呢!”

女人惺惺作态的声音,让高靳南眉头轻拧,讨厌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总是有原因。

其他女人见有人这样大胆,也全都大胆起来,毕竟高靳南只有一个。这一下,段舒淇完全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了。

高靳南的神色骤变,女人们毫无察觉。

女人的手也变得放肆起来,从高靳南的西装的缝隙里滑进去,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不停地摩.挲他的肌肤。

高靳南抬手拽住女人的头发,力气不小,周围所有人都被这一举动吓愣了。

“滚!”

见高靳南阴沉的脸色,浑身散发出冰冷的胁迫力,女人连忙从他身上爬起来,因为太着急,还摔倒在地上。

一瞬间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高靳南从位置上站起来,所有人都自觉地让出了一条路,段舒念又回到了他的视野。

他跨步走过去,逮住段舒念的手腕,让还在发作的江云熙有些不知所措。

他看着江云熙,眼神冰冷,“够了!”

高靳南拽着段舒念的手,将她拉进休息室里。

他怒不可遏,将她抵在墙上,即使她的衣服湿哒哒的还在滴水。

“满意吗?”

段舒念没有回话,双手一直在挣扎,想要挣脱他的束缚。

“回答!”

“是你做的吧,让他回来,让我和他在这么多人面前自损名誉,让那么多人嘲讽我们,这样你就满意了?”

听她的控诉,高靳南只觉得自己的胸腔里压抑着一团火气,他将她的双手也按在墙上,俯首下去,去啃噬段舒念娇小的唇瓣。

满是男人控制欲的气息,朝着段舒念压过来,喘不过气。

“我帮你,把李合祁给找回来,你还不开心吗?”

段舒念慌神的时候,高靳南的唇覆盖上段舒念的唇。

他撕咬着她的唇瓣,她奋力反抗,四肢都被禁锢时,她咬住高靳南的下唇,两人的口腔里都泛起了甜腥。

高靳南停了下来,突然忍不住发笑。

段舒念松开口,还在剧烈喘息,胸口起伏。

“可是段舒淇,你忘了高靳风了吗?”

段舒念愣住了,大脑一片空白。被段启从外面带回来,这五年里,段启一直交她礼仪和学识,从来没有恶补过有关于段舒淇的记忆。

“你是怎么做到心安理得的和别的男人结婚的呢?”

看着她骤变的神色,高靳南松开她的双手,抬手抹了抹嘴唇,看到手背上的血色,嘴角轻挑,又勾起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微笑。

“我一定不会让你好好地度过余生的!”

说完高靳南离开,段舒念舒了一口气。

她披着浴巾顺着墙滑下去,顿时泪如涌泉,胸口压抑地难受。

不一会儿就有人敲门,段舒念擦了擦眼泪,还没有站起来去开门,就见一个戴着口罩清洁工打扮的人推着垃圾桶走了进来。

“可不可以等会儿再打扫这个房间?”

那人如同听不见段舒念的话一样,拿起工具走到段舒念跟前就要开始打扫,段舒念想要再说话的话得时候,那人抬眸,手里忽然多出来了一块白色的纱布。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