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醉光阴 第三章 : 上元-3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待我从府中溜出,才明白了上元节原本的意义。此时街头巷尾都站满了人,他们作灯轮高二十丈,衣以锦绮,饰以金银,燃二十万盏灯,簇之为花树。河畔灯月交辉,行人熙来攘往,热闹的场面非凡。我摇着折扇,悠然自得的穿行在人群中。较往年我也去过灯会,却不似去年这般有趣的,不...

卿卿醉光阴

推荐指数:10分

《卿卿醉光阴》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犬啸山河 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仙界巨擘系统 起源之科技帝国 快穿系统之女配上位记 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重生格格种田忙 重生之狼帝归来 迷雾纪元 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待我从府中溜出来,才明白上元节本来的意义。此时街头巷尾都站满了人,他们作灯轮高二十丈,衣以锦绮,饰以金银,燃五万盏灯,簇之为花树。河畔灯月交辉,行人如织,热闹非凡。我摇着折扇,悠然自得的行走在人群中。往年我也来过灯会,却不似今年这般有趣,不仅没有父兄派的家臣跟在身后时时刻刻提醒我回府,如今我还身着男装,做的一副逍遥自在的样子,惹得身旁妙龄少女屡屡侧目,好不有趣。道路两旁都张灯结彩,挂满了富有浓厚节日氛围的大红灯笼,楼阁之上,几位伶人更是毫不吝啬他们出色的嗓音,可谓是一曲笙歌春如海,千门灯火夜似昼。◎自己在灯会逛了一会儿,便觉得无聊。以往家臣跟着虽令人烦了些,可月白也能与我一同游湖放灯,如今一人面对这良辰美景,身旁没个说话的人,实在无趣。我租下一艘画舫,命他们划入湖心,独自倚着栏杆看岸边灯景。湖面浮着莲灯无数,我知道这个,传说将心愿写在莲灯上,再放在湖中,待莲灯燃尽,心愿便可实现。我信这些,但从未试过。从小到大我一直受父兄庇护,他们从不使我受委屈,所有心愿也一一被实现,即使他们不满足我的一些事,我自己通过耍小聪明也照样可以达成。我有一个任何人都无法实现的愿望,曾有想过和岸边那些放莲灯许愿的人们一样,放一盏莲灯祈愿祝福。可我恐大梦一场,会令我失望。我静静地看着湖面出神。身后在画舫上唱歌的歌女婵儿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她从舫中取出两盏莲灯,呈于我眼前,盈盈笑道“奴家瞧梁公子望着那些花灯出神,便想着梁公子或许喜欢,舫中恰好有莲灯数盏,公子可愿与奴家一起放莲花灯取乐呢?”我微微一愣,见她笑意盈盈,又想到今日我自称是梁府大公子梁寂,自是不能失了兄长在外苦心经营的翩翩公子的形象。我接过婵儿手中的一盏莲灯,笑道“佳人盛情难却,自是不能拂意。”说罢,便欲将花灯随意放入水中。婵儿见状笑出了声,她拉住我的手,道“公子且慢。”而后转身取出笔墨递给我,“公子忘了要在花灯上写下心愿的吗?”我这痴痴傻傻的样子引得摇船的船夫都不由得取笑“将军府里的大公子要什么没有,哪里还用得着像我们一样许愿呢,婵儿你净跟着瞎搅和哈哈哈!”“诶,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梁公子有权有势虽不假,可人生在世,总会有一些不得满足的愿望不是吗?”婵儿巧言令色,驳回了船夫便看向我,“公子说奴家说的对不对?”“没错。”此时我心中已有想写下的心愿,便不愿与他们多言,我接过笔墨,在花灯上写下“杨素影”三个字。杨素影是我的娘亲。我一直未能达到的心愿便是见她一面。深知不可能实现,却想在今晚放一盏花灯祈愿,愿娘亲能入梦告知安好,以慰孩儿思亲之苦。婵儿见我在花灯上写了字,便得意的转身与船夫拌嘴。我无意听他们说些什么,虔诚的蹲下身子,与岸边众多少女一样,将花灯轻轻放入水中,又用手轻荡起层层涟漪,心中默想着愿望。我望着越飘越远的莲灯,心中的牵挂也似一点一点放下,这一刻,皓然天地间,静谧的仿佛只剩我与那一点烛光。◎突然,画舫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下,整艘船都重重的脱离了原来的弧线。我从悲伤中猛地被脱离出来,狠狠的摔在船板上,我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船夫不再与婵儿拌嘴,定了定神便抄起船桨稳定船只,他粗略的查看前方情况,大声回复道“公子,前面有一架大画舫挡住了去路,方才便是撞上了他们。”婵儿赶忙过来扶起我,我们一同前去查看情形,缘是丞相府中的公子陆琛为庆上元节便租画舫请来一些世子小姐们饮酒作乐。兄长在朝为官,素来不与他们来往,我也不愿与他们交恶,眼看夜色已晚,心情尚且郁结,丝毫没有游湖的心思,便吩咐船夫靠岸。可陆琛仿佛并不想息事宁人,他站在船板上冲我喊话“喂!你们撞了我们的画舫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婵儿不知他们是何人,见他们这般欺负人,便毫不示弱的还嘴“什么叫我们撞了你们的画舫?明明是你们的船夫技艺不精冲撞了我们,还害的我们梁公子摔了一跤,你们知不知道,这可是建威大将军府上的大公子,万一出了什么事,你们担待得起吗!”婵儿嘴快的很,我想阻止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她抖出我的身份。陆琛听了,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居高临下的打量我一番,阴阳怪气道“我道是谁,原是梁寂呀,都说建威大将军的长子梁寂将军刚正不阿行为检点,素来不与我们这些个风花雪月的闲散少爷小姐为伍,怎么?也来上元灯会凑热闹呢?这次分明是你撞了我的画舫,本该由你道歉,你却想溜之大吉,实不该是君子的作为!”这回该由婵儿摸不着头脑了,她原以为报出我的名号便可令对方知难而退,可不成想对方听了我的名字反而愈发刁难。我虽不想与他们有过多的接触,但还是得硬着头皮站上前,刻意压低声音装作男声,道“我不愿与你在这些小事上争是非,不如咱们都各退一步,你们继续饮酒作乐,我们打道回府。”可陆琛好像就是想惹怒我一样,他命他的船夫逼近我的画舫,其势欲将我的船舫毁于一旦。婵儿急了,忙让船夫躲避。一追一逐,本就热闹的岸边涌出了许多围观的百姓,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看到两艘船舫互相角逐倒也有趣,便不知瞎凑什么热闹的大声呼喊着。我意识到事情再发展下去明天很有可能会被爹爹和兄长知道,到时候他们得知我假扮兄长的样子偷跑出来参加灯会,还与丞相府那群纨绔子弟争斗,少不了一顿责罚。我命船夫赶紧靠岸,试图摆脱他们。突然,另一艘画舫从我侧方出现,速度之快让我始料未及,没等我反应过来,我与陆琛的画舫都被它撞翻,岸边一阵惊呼。“啊!!!有人落水!快去衙门报案!”我们都落入湖中。岸边哗声四起。“救命啊!!”“啊啊啊!我不会游水!”“快来救…唔…救命!”陆琛那边的公子小姐落水后慌乱不堪,岸边随从纷纷跳入水中救援,场面一片混乱。婵儿和船夫自小在水边长大,熟识水性,见我落水便急忙想救我“公子!梁公子!你在哪儿呀!”“我在这儿!快救我!”我不会游水,落水后没“扑腾”几下便沉了下去。“梁公子!梁公子!!”上元月的湖水十分冰凉,我体力不支很快就沉入湖水失去意识,原以为我一世英名便要这样香消玉殒了,不料,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抓住了我,一把将我从水中捞了出来,我因为呛了太多水晕了过去,还未来得及看清他的样子,只模模糊糊听他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别害怕,抓紧我。”只这一句,便令我无比安心,虽身处险境,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却依旧安然的依偎在他怀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