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醉光阴 第七章 : 花朝-1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那日罚跪后,兄长并也没被限制我的活动,而已我每次出门时的时候,他都要派许多家臣跟随,这虽让我非常不自在的生活,但也并也没多说什么。月白总是会吵着要吃芙蓉糕,她从小喜欢吃甜食,便为了拟补上一次因我犯错误而被罚的月白,我们就去了京师城内最有名的明月楼吃点心。这...

卿卿醉光阴

推荐指数:10分

《卿卿醉光阴》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你寄来明年的信 天朝第一娘子汉 影帝重回十八岁 全球诸天在线 修仙之风月 使君 独步成仙 剑破天门 阴阳尸 绝代枭神



那日罚跪之后,兄长并没有限制我的活动,只是我每次出门的时候,他都要派许多家臣跟着,这虽让我十分不自在,但也并没有多说什么。月白总是吵着要吃芙蓉糕,她打小爱吃甜食,于是为了弥补上次因我犯错而被罚的月白,我们就去了上京城内有名的明月楼吃点心。这次我们特意绕过了如意楼,这茶楼我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再进去了,太可怕了!一路上我神经兮兮的,总觉得那位奇怪的公子跟着我,既害怕又期待的心情使我对着上京名点都食之无味。◎台上讲戏文的说书老先生将醒木一拍,正襟危坐,说到肃杀处“唐尧虞舜夏商周,自古忠奸斗不休,名利场上争权势,富贵流中紧漂游!”我将手中握着的茶杯放下,与月白小声论道“古人倒也无趣的很,为了这些个摸不着的名利富贵成天斗个不停。现如今父兄他们也如此。”我说这话不单单只讨论戏文,本来也是这样的,倘若不是“自古忠奸斗不休”,父兄也不至于一介武将还像那些文官一般阴谋阳谋的成天挂在嘴上,实在无趣。“嗯……月白觉得,那是小姐没有处在那种境地,老爷少爷他们身在官场身不由己嘛。再者,名利富贵如何摸不着,我这不是握在手中了吗。”月白摇了摇手中的松子穰,“还有小姐身上穿着的金罗蹙鸾华服,头上戴着的金丝香木嵌蝉玉珠,手上拿着的金丝攒牡丹绫帕,这些具是因老爷在朝的身份地位才有的。”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华服,似乎月白说的也有道理,是我没有看到官场的风云诡谲便只单纯认为岁月静好。月白嘻嘻一笑,见我沉思便端走了我眼前的栗子羹。我瞧见便准备笑她贪吃…突然,门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要说熟悉,也并不那么熟悉。我定睛一看,好家伙,是送我回府的车夫棹棋!他如今换下灰扑扑的车夫装扮,身着一套宝蓝色燕居服,脸上还是那令人可憎的嬉笑模样。“棹棋!”我顾不得明月楼人多了。棹棋一惊,往我这边看过来,等他看清楚是我,便赶忙退出去朝明月楼外喊“公子别别别进来!”我这才意识到门外便是那个神秘的公子,恰好今日带的家臣都跟着在外面,我一声令下“拦住他们!”还未等月白反应过来,家臣便迅速将门外的马车围住。明月楼的说书老先生也停了下来,众宾客纷纷看向门外。我得意洋洋的走过去,拽着棹棋的衣领“嘿嘿,被我逮住了吧!看你们往哪儿跑!”棹棋虽被我抓住,但身子却慢慢挪动,试图挡在马车门口不让我去掀开帘子。我也不知道该说他天真还是愚蠢,如今他们已成我刀俎下的鱼肉,还不乖乖任我宰割。有好事者一圈圈围了上来,在旁边议论纷纷。“发生啥事儿了?”“不知道啊。”“先看看再说吧。”我不在乎别人如何议论,我只想知道到底是谁一直跟着我。我将棹棋丢给月白拉着,月白不知所措“小姐…这…”到底还是个小姑娘,总是在乎男女有别的。棹棋见状,也不再挣扎,反倒安慰起月白“没事,你不愿抓着便不抓,我知道就算是将军府里,也不是谁都如你们小姐一样悍勇的。我不跑就是了,眼下被你们这么多人围着,我也跑不掉。”月白听他说我坏话,倒也不再担心别的,狠狠的踹了他一脚,棹棋吃痛的捂着伤处,指着月白和我说不出话来。我与月白得意的对视一笑。马车外阵阵喧哗吵闹,车内竟丝毫没有半分动静。我推开挡在马车前的棹棋,盯着车帘在思考该不该掀开。奇怪,太安静了。我有些害怕。万一我一掀开帘子,就有毒箭射出来呢,以我的三脚猫功夫不一定躲得过去。我犹豫片刻,眼神飘到了兄长的亲信魏深小将军身上,我嘿嘿一笑,他了然上前“小姐,不如……”“嗯!”我立刻让出位置躲在一旁。“得罪了。”魏深站在马车前,也如我一般犹豫了一会儿,猛地掀开帘子。我凑上前去看,马车内端坐着两位男子。一位身着弹花暗纹锦服,面容和善,风度翩翩。我们掀开帘子他也依旧笑眯眯的摇着手中的折扇看向我们。另外一位貌似并没有那么和善了,他紧闭着双眼,面色平静。头戴着凤翅紫金冠,身着乌金云绣袍,越发显得尊贵无比。我一时竟看呆了。魏深是兄长身边的亲信家臣,跟着兄长倒也见过些许世面,他一眼便认出了马车中男子是何等身份,立马抱拳跪下行礼“末将魏深参见靖王爷。方才失礼冒犯,多有得罪。”靖王?魏深此言一出,围观众人与梁府家臣都纷纷跪下行礼。素闻靖王威名,恐惹祸上身。我一下呆住了,月白连忙拉着我跪下行礼。我低着头不敢看靖王,只知道今天这事若是传到父兄耳中,我只怕是又要挨罚了。那位面容和善的公子爽朗的笑道“下跪者何人呀?”我不敢回话。此时轮到棹棋嘚瑟了,他蹲在我旁边,提醒我“梁大小姐,我们司公子问您话呢。”司公子,原来那位面容和善的公子便是素有天下第一才子之称的司南屏。我沉吟片刻说道“臣女梁焕卿,拜见靖王殿下。”我抬起头看他们。靖王看着我,没有说话,眼神中不知有些什么,使我头晕目眩,好不舒服。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