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得与失 第一章 初来襄江 放纵自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拥愈发的变型了,“你是哪里人?太大年纪啊?”田佛海抽了口烟淡淡地问着,“我是枣霞人,去年才20岁,”女孩好像有点儿不好意思低声回道,“咦,这么小就...”到了嘴边的话田佛海也没说一直这样,他明白他后面还得说的话好像是句废话,便硬生生的咽了一直这样这一夜田佛海在身体上绝对是享受的、绝对是快乐的,所有的疲倦都被那女孩带走了。。...

职场得与失

推荐指数:10分

《职场得与失》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三国霸业天下 美漫世界无限之旅 东宫好食光(上) 欠爱不还(上) 末世之冲破黑暗 女王大人饶命啊 奋斗在瓦罗兰 天授神符师 三国的女人 末世之曲终化神



  田佛海****着躺在床上,还未熟悉夹着香烟的手搭在床边,任凭香烟施虐的熏染着他那稚嫩的手指。他在思考着问题,至少他那一动不动靠在床头的样子,显着迷茫、疲倦、又带有点意犹未尽,“喂,你在干嘛呢?”他怀中的女孩轻轻扬起头问道,“你叫什么?”田佛海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你叫我小珍好了!”女孩嘟起嘴说,她的脸上熟练地挂起了笑容,本来扬起来的脑袋这时又靠在了田佛海的怀里,裸露的白色胸脯肉团随着她的紧紧相拥越发的变形了,“你是哪里人?多大年纪啊?”田佛海抽了口烟淡淡地问道,“我是枣霞人,今年才20岁,”女孩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小声答道,“咦,这么小就...”到了嘴边的话田佛海没有说下去,他知道他后面还要说的话似乎是句废话,于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但它打断了他那似是而非的沉思,不知道是因为听到女孩的回答,还是她紧紧抱住他的缘故,他有点回过神来了,他喉咙里发出“呵呵”一声,转胳膊掐掉了手中的香烟,用手推了推靠在他肚子上的头,女孩会过意来,嘴角扬起调皮的微笑,松开了抱着他的手向他的****伸去,同时脑袋贴着田佛海的肚皮也向那需要她的地方游去。田佛海轻抚着散落在他腹部女孩的长发,女孩的头也慢慢有规律地动着,喉咙里不时地发出“哼...哼”的声音,田佛海全身酥麻起来,闭起双眼、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嘶...啊...“的声音.......

  这一夜田佛海在身体上绝对是享受的、绝对是快乐的,所有的疲倦都被那女孩带走了。

  这是田佛海上班以来第一次出差,算上他2009年进入江北建工集团,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的时间。平淡无奇、朝九晚五的生活过了整整三年,三年前他还是从江北科大毕业的高材生,毫无背景仅凭自己过硬的学历,敲开了江北市建筑行业唯一一个仅存的国企大门,这份荣耀也着实的让这个从农村来的小伙子以及他的家人高兴了好一阵子。这三年时间对田佛海来说是真正的变化,进入江北建工成为正式编制的科员,他也凭着自己的力量在江北市三环边,给自己置办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同时也为自己讨了个乖巧媳妇——和他同批进公司的张琳。老实不算漂亮的张琳看上的不仅是他的学历,更是在田佛海身上和她一样的“老实”劲,不管她的父母当初多么的反对,张琳也要义无反顾的跟着田佛海。最后父母在张琳的软磨硬泡和田佛海房产证上“张琳”名字的双重作用下勉强的点头答应了“。

  但这三年,田佛海过得太平淡,至少他那孤独的内心不知多少的夜晚暗暗寻思着。他想有所变化,但这些年唯一不变的就是自己屁股下那个椅子,没有背景能进如此大型国企着实不容易了,还想要在国企里步步高升,没个背景可不行啦!“唉,你妈托的那个工程部的陈总,有没有消息啊?”,这段时间自从丈母娘答应托人帮田佛海调岗,他总要隔三差五的问问他媳妇,这个事就像是在他那颗平静的心扔进一个石子一样,泛起阵阵涟漪久久不能平复,“知道了,知道了,还没有呢,有的话我一准跟你说!”张琳头也不抬的嘟哝道,她正在为自己的游戏排名被赶超而心烦着,田佛海看着“激战正酣”的张琳,本来被她那件新买的性感的情趣内衣激起的那点兴致,顿时散的无影无踪,起身上床独自个睡去了。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门外传来左其乐的声音“田总,田总,该起床了!醒了没?”,田佛海的梦被左总的敲门声打断了,头从被子里探出来,“知道了,15分钟后在楼下大厅见吧!”听见门外远去的脚步声,田佛海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他这一夜睡得很好,昨天四个小的车程带来的疲劳不说,和小珍“激战”到半夜耗费掉他仅存的体力,给了那女孩报酬后,就倒头睡着了。他翻了个身****着坐在床边,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不管早晨的事情多么急,他醒了后总喜欢在床边呆坐上一小会,用他的说法是“回回精神,理理思绪”。

  这次出差来襄江市,是他调岗到市场部以来的第一个项目——国家通信集团(襄江市)综合信息大楼桩基工程,像这种样几百万的桩基工程,一般是惊动不了像江北建工这样国有特级建筑企业的,但是这次江北建工不仅参加了报名,而且还备齐了资料准备办理《襄江市建筑施工行业网员证》,田佛海正是为此事而来。能够把省会城市建筑业巨头公司请到襄江市来参加项目,那背后运作的力量和关系可见一斑哪,但那都是后话了,田佛海也是后来慢慢才知道这其中的来龙去脉。

  这时,田佛海已经洗漱完,对他这样从小没什么条件讲究的农村孩子来说,一早上不需要那么多“工序”后才出门。已经进入11月的襄江市,清晨的温度已经有点让人感到丝丝凉意。他匆匆穿上夹克衫,拎起放在桌上的两个公文袋、抽掉插在卡槽里的房卡,大步迈出了房门往楼下的大厅走去。

  左其乐看见田佛海大步走来,从沙发上起身朝他挥手打招呼,“等会啊,田总,还有两个朋友在房间里,你坐一会,等他们来了,我们一起去外面吃点东西”,左总望着略显疲惫的田佛海接着说道,“田总,把你搞辛苦了,本来可以早点过来的....”,田佛海不等他说完,便打断他的话说道,“没关系,都是朋友,何况您这边是古总直接跟我交代的。我也才调到市场部不久,还有很多东西不懂,也要麻烦左总不厌其烦的教导我啊!”,“哪里,哪里,教导谈不上,相互学习,相互学习....”,左总客气的点着头,本来不大的眼睛这么一笑显得更小了,架在塌鼻梁上的眼镜和秃秃的头顶,一晃一晃的反射着光,有点滑稽但又有点让人感到舒服。在这个行业里,不管是不是真的“总”还是假的“总”,逢人打招呼叫声“某总!”,总是没有错的,既照顾了对方的面子,也拉近了说话两人的关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