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得与失 第二章 初识美女陈思云 不忘肩负责任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下头去,浑然不知道那女孩这时了特别注意到他,也对他投来浅浅的一笑。这时,田佛海不敢再望去,放佛是怕他那饱含炙热的目光会灼烧到她,他不知道过了好一会,才敢略为抬头,用余光去努力的看清楚放到女孩旁边的手提袋上公司名字——江北省赤龙建设集团非常有限公司。旁边的左总站起身来,对着不远处的电梯口打着招呼,田佛海知道是别的公司的人下来了,他都懒得去打招呼,因为作为地方国有特级企业里的他,背后配备着极大的光环效应,也自觉着高人一等吧。他倒惊奇的发现,对面的那女孩却站起了身,转过去一只手撑着沙发的高靠背,挥起另一只手同那两个人打起了招呼。这也好,田佛海乘着这个机会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匀称的身材恰到好处,大大的眸子闪着深邃的光,身上着着黑色的紧身高领针织连衣裙,将她胸部的线条包裹的如此神秘,那半侧过来的臀部也被紧身衣包裹着,显得特别的小巧、紧致和饱满。哎,看的田佛海啊,心里感慨万千、小鹿乱撞....,仿佛自己突然也回到她那个年龄,回到了以前那个青春年代。。...

职场得与失

推荐指数:10分

《职场得与失》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犬啸山河 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仙界巨擘系统 起源之科技帝国 快穿系统之女配上位记 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重生格格种田忙 重生之狼帝归来 迷雾纪元 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田佛海同左总寒暄完后,转身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这时看见对面沙发上还有个人,是个女孩子,长长的板栗色的头发像瀑布一般倾泻在她那颇为单薄的肩膀上,皮质信封包躺在她那充满神秘和诱惑的大腿上,包带斜跨过身体,从两个像小山一样的胸脯中穿过,就像一湾溪流流淌在两山的峡谷中,潺潺的流淌着、安静的流淌着。田佛海看的有点痴迷了。女孩背后突然打出一道阳光,刺醒了看的如痴如醉的田佛海,他也自觉失礼,不由得眯着眼睛、低下头去,浑然不知那女孩此时已经注意到他,也对他投来浅浅的一笑。此时,田佛海不敢再望去,仿佛是怕他那充满炽热的目光会灼伤到她,他不知过了好一会,才敢略微抬起头,用余光努力的看清放在女孩旁边的手提袋上公司名字——江北省赤龙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旁边的左总站起身来,对着不远处的电梯口打着招呼,田佛海知道是别的公司的人下来了,他都懒得去打招呼,因为作为地方国有特级企业里的他,背后配备着极大的光环效应,也自觉着高人一等吧。他倒惊奇的发现,对面的那女孩却站起了身,转过去一只手撑着沙发的高靠背,挥起另一只手同那两个人打起了招呼。这也好,田佛海乘着这个机会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匀称的身材恰到好处,大大的眸子闪着深邃的光,身上着着黑色的紧身高领针织连衣裙,将她胸部的线条包裹的如此神秘,那半侧过来的臀部也被紧身衣包裹着,显得特别的小巧、紧致和饱满。哎,看的田佛海啊,心里感慨万千、小鹿乱撞....,仿佛自己突然也回到她那个年龄,回到了以前那个青春年代。

  “喂,你们怎么搞的,明知道有事还这么磨蹭”,田佛海终于听见了她的声音,清脆的像响铃一样,但没有铃儿那样生硬,更多的是柔和、温软的感觉,真的好听,“陈思云,你丫头只知道嘴巴皮子咧咧的,没说跟哥哥我买好早点送到房里来,伺候着”,其中一个蓄着小胡子的男的嬉皮笑脸的说道,“你想得倒美,我还喂给你吃呢!”,陈思云嘟哝着嘴,转过身拿起沙发上文件准备往过道上走,突然她回过头来微笑着朝田佛海的方向说道,“走吧,他们都来了”,田佛海被陈思云这一举动搞得愣住了,生定的眼神望着陈思云,并机械的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一寻七八人,三人两人一伙的出了牛肉面馆子,田佛海含着牙签走在最后,心里捉摸着其他的事情,“各位,各位,现在请各位上来时的车上坐一会,叫到谁的时候,谁就上楼办理证书”,左总站这群人中间客气的说道,一伙伙的人群各自重新组合散去,钻进停在襄江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不远的几辆车里,不一会清晨还安静的街道上响起阵阵关门声。左总和田佛海走在一起,和他们两个人一同上车的还有那起的最晚的两个人。上车后,司机不知道在哪里按了下,别克商务车的电动门遍自动缓慢的关上。不等车门关紧,左其乐遍开了口,“田总,等会一到上班时间,你第一个和我的同事小周一起上楼办理《网员证》”,早就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年轻小伙子,转过头来冲着田佛海笑了笑,算是和田佛海打了个招呼。老田也冲着小周微微点了点头。这时,老田不再说话,他一直奉行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原则,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他靠在车椅背上,闭起了双眼养神起来,反倒是坐在后排的那两个胡子男小声窃语着什么,时不时的还“咯、咯..”,“呵、呵..”的笑上两声。田佛海的脑海里,逐渐浮现昨晚精彩的画面,他慢慢回味着翻云覆雨的镜头,背对着他的头回来的时候,田佛海清楚的看见,那张脸是陈思云,“啊!”,田佛海一慌一惊,被吓醒了,原来是场梦啊!他微微抬起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大家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惊呼,“哎呀,怎么做起了这么奇怪的梦”,他渐渐清醒过来,虽是这么说,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失望和沮丧的。

  “田总,我看差不多了,你和小周先上去吧,在五楼啊!”,左总说完后,正过头来对前面的小周说,“你不要说话做声,把田总带到办公室就行了,有任何情况,到楼梯间里给我打电话,听见没有!?”,“好的,我明白了,左总放心”,小周稚嫩的脸上,显现出不知哪里来的自信。田佛海离着小周不到四五步远的距离,不紧不慢的跟着。确实,这是他第一次来这个城市,陌生的很,心里多少有点忐忑、又有点莫名的亢奋,可是他绝对想不到,过多不了多久这个地方将是给他带来多大的荣耀啊!

  沿着高低不平的人行道行了大约一两分钟后,突然顺着右手边一转,转进了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大门,原以为里面会热闹非凡,可惜进去了让人大失所望,这一楼啊,除了沿着墙边摆出来的一排玻璃柜台和斜对角紧紧关闭的电梯大门外,基本没有其他的了,整理的干干净净的柜台上,整齐的摆放着格式各样的饮料和不同种类的香烟,一位老人穿着厚外套蜷曲着身体坐在一张木头椅子上,头上顶着一只黑色的棉质鸭舌帽,帽子的外面不知道是白色的灰尘还是经常不洗头发所积攒的头皮屑,银色的头发贴着帽口生长出来,杂乱的搭在油光可鉴的衣领上,看的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老人低着脑袋似乎在打盹,帽檐遮住了大半部分的脸,分不清楚是大爷还是大妈。田佛海快速的从他身边走过,斜着脑袋看了一眼墙角落的电梯,“他娘的,还是个坏的”,他心里咒骂着,跟着小周的步伐上了楼梯。

  天啊!对于长久不运动,要“运动”也是集中在晚上的人来说,光是徒步爬上7楼也够呛了的,更何况对于手上拎着两袋公文的田佛海来说更是受不了。别说他是农村来的,从他开始读书那会他就没在家干过活,作为家里的独子,被自己父母看的更是金贵,在一个自诩为出过状元的家族中,书的好那越发是不得了了。“还有多少层?”,田佛海忍不住的问出了声,“快了,田总,过了宝岛咖啡再上一楼就到了”,小周头也不回的答道。爬到了宝岛咖啡的门口,田佛海站住了,放下手中公文袋站着歇息一会,走在前面的小周见状也停了下来,站在半层楼梯的平台上等着田佛海。这种老商业房的空高十分高,这里的一层可以抵家用空高的两个半还多;楼梯宽大,楼梯的台步也比一般的高,两坡楼梯一层楼,中间还有个转弯平台。气踹匀了,田佛海拎起公文袋赶上小周,果然再上了两楼就到了。

  偌大的厅一个人都没有,白炽灯光从擦得锃亮的玻璃后透射出来,看得人的眼有点发晃,照得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旧旧的。大厅的四个柱子上挂着党政宣传的框子,定睛一看,一排排整齐的连体铁质靠背椅对的方向有个占据几乎整面墙体的电子显示屏,屏上还滚动显示着“欢迎来到襄江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字样,显示屏的两侧有走廊,一间间的办公室沿着走廊整齐的排开着,“田总,不是这边,在楼上,这里是开标用的,楼上才是办证的地方”,小周回头小声的对停住脚步的田佛海说,“再上去一层,一进门的第一间办公室就是办理的地方,我就在这里等您”,田佛海顺着小周的声音又爬了一楼,楼上侧面开了一个小门,第一间办公室的门正对着这个门,办公室里基本上没有什么隐私可回避的。

  田佛海三步并作两步的进了门,两排办公桌对着并排放,两边分别坐着两个人,最里头对着坐的是两男的,一个微胖,小眼睛龅牙,黑黑的皮肤泛着油光,另一个中等身材,两眼无神眼角朝下,长长的脸上还摆放着不挺的鼻子和厚大的嘴唇,他们聚精会神的对着电脑,不知道在干什么;在外面的一对,是两个女同志,靠左边的一个扎着马尾辫,贴着双眼皮贴的眼睛上画着浓浓的眼线,长得倒是秀气,但无论怎么抹粉子都盖不住那布满脸颊的粉刺,另一位年长点,漂染着淡黄色的头发中还夹杂着不少的白头发,脸上的皮肤都松弛了,眼袋就这么吊着,穿着倒是得体,白色衬衣外套着淡咖啡色的鸡心领羊毛衫。田佛海的突然闯入没有给这里的安静带来一丝的搅动,就像田佛海本来不属于这里一样。“你好,我是来办理网员证的,请问应该找哪位?”,田佛海不忍心打破安静的办公室而小心翼翼的说道,“网上都上传了照片没有?”,年轻女孩瞟都没有瞟田佛海一眼说道,“嗯,都上传好了”,田佛海对着年轻女孩说,“那你准备一哈,把上传的照片的原件都准备一哈,给我看”,这时女孩朝田佛海的方向动了动脑袋,腾出一只手指了指放在门口的椅子,示意要田佛海坐下,但她的眼睛还是盯着电脑屏幕,专注于自己的事情。

  田佛海安静的坐在凳子上,打开两包公文袋,拿出里面的证件,按照墙上贴着的泛黄的《网员证审核要求》一一整理好资料证件后,等待着那女孩的召唤。过了一小会,也可能是那女孩听见田佛海这边也安静了,便从电脑后面探过头来,“唉,你过来吧”,田佛海端着公司证件走了过去,“你是哪个公司滴”,女孩问道,“你好,我是江北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田佛海端着证件弯下身子小声的说道,女孩也没说什么了,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按了一通进入操作界面,她清了清桌子让田佛海把证件放在桌子上,她点开一个图片再找到相对应的证件,仔细核对证件与网上图片的是否一致,没有问题的,她就用鼠标在“审核通过”的按钮上点击一下。

  这对田佛海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况且作为新入职市场部的员工,会有人“带着”,意思就是师傅指导徒弟。他的师傅特别叮嘱他,第一次出差办理证件,出发前一定要仔细,上传的图片和带去的证件一定要匹配,田佛海自己在出发前已经检查了无数次,一些特殊公司证件都提前走的内部流程从其他部门和分公司借了回来。再说这个项目是帮忙的,别人自然也会上心些。确实,谁也不会为了这么死板的事情动用自己的关系,只要有东西,只要东西跟网上的图片符合,就能过关。自然江北建工顺利通过了审核,田佛海整理好被翻得乱七八糟的证件后,拿着对面老女人开好的“通过审核”条子,跑到财务缴好年费,再拿着缴费发票回来领取《网员证》,才算办好。等证件办好后,田佛海翻开证件,看见上面联系人一栏写着自己的名字,心里自豪满满的,仿佛他就是江北集团驻襄江办事处的一把手了,美滋滋的出了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