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且尚温酒已冷 第3章 契约可以反悔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喻初现嚅嗫了两下嘴唇,却最后但是也没说出来什么,“呃……”手腕上倏地传来一股非常大的力道,喻初现痛呼一声,整个人就被眼前的男人扯了出来。双腿的甚至麻木使她站不稳,喻初现双腿的麻木使她站不稳,喻初露纤弱的身子一晃,整个人就跌进了靳霆熙的怀里。。...

小说推荐:你寄来明年的信 天朝第一娘子汉 影帝重回十八岁 全球诸天在线 修仙之风月 使君 独步成仙 剑破天门 阴阳尸 绝代枭神



喻初露嗫嚅了两下嘴唇,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呃……”手腕上蓦地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喻初露痛呼一声,整个人就被眼前的男人扯了起来。

双腿的麻木使她站不稳,喻初露纤弱的身子一晃,整个人就跌进了靳霆熙的怀里。

靳霆熙嘴角斜斜的勾起,薄唇蹭过喻初露的耳垂,冷厉的声音犹如魔鬼一般,在她耳畔阴测测的响起,却带着几分蛊惑暧昧的味道:“喻大小姐,这么快就食髓知味,知道投怀送抱了?你还真是下贱!”

下贱?!

又是这个词,喻初露苦苦的冷笑一声,猛地推了靳霆熙一下,想要从他怀里挣脱,却被靳霆熙死死地扣住腰肢,动弹不得。

“喻初露,你要是再敢乱动,我就在这办了你,你信不信?!”

靳霆熙的声音冷冷的,带着几分唯我独尊的气场,好似这天下都是他说了算一样,喻初露承认被他吓到了,她不敢再动了,就这么僵直的依偎在靳霆熙的怀里。

外人远远一看,估计会以为他们是一对恩爱的情侣,可只有当事人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

蓦地将人打横抱起,他骨骼分明的大掌紧紧的握着她的腰肢,把她放进了车子,车子又驶回那古堡一样的靳家公馆。

车门打开,一阵冷风灌了进来,喻初露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身子,摸了摸手臂,在看到靳霆熙伸过来的手时,她一把推开靳霆熙的手。

她怯生生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急切,几乎是用低声喊的:“我自己可以下车!!”

“哼……”

靳霆熙鼻息里溢出一声冷哼,漆黑冷厉的眼眸里满是不屑与鄙夷,薄唇微微上扬,他扯了扯嘴角冷笑,表情阴鸷而可怕,似夜风一般灌进后脖子,让人整个脊背发凉。

“现在知道矜持了?爬我床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贞洁烈女!”

靳霆熙冷笑着,眼里多了几分漫不经心的调侃。

喻初露心口蓦地一冷,心头一抽一抽的疼,她赤红着眼眶,绝望凄然一笑:“靳霆熙,你带我回来就是为了继续侮辱我的?”

“是把你捡回来!”靳霆熙俯身,英俊的面庞侧到喻初露耳边,薄唇轻抿,喻初露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知道他的声音很好听,低沉而富有磁性,可他说的话,却是世间最无情最冷血的话。

像是一把利剑一样,插进喻初露的心口。

靳霆熙扯着嘴角,在喻初露耳边冷声耳语:“记住,你是我的!”

喻初露绝望地闭上眼睛,对,她现在只是靳霆熙的人形宠物而已,她没有心,没有情绪,就不会心痛,不会难过。

从前的喻初露死了,从踏进靳家公馆的那一刻,她喻初露就死了!!!

她踉跄着下车,喻初露脚下一软,身子一歪,一双有力的大手捏住了她的胳膊,抬眸,喻初露看到的是靳霆熙冰冷的眼神。

喻初露绝望的笑笑,抽手站好,却在下一刻瞬间天旋地转,一阵眩晕过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意识失去之前,她听到耳边传来靳霆熙似是焦急的吼声:“喻初露……”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喻初露睁开眼睛,眼前是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房间。

“水……”。

喻初露睁开眼睛,嗓音很是沙哑,第一个就是水,她的声音很弱,几乎可以用气若游丝来形容,在她渴望水的时候,一杯水递到了她的面前。

是双修长漂亮的手,喻初露微微抬头,在看到靳霆熙的那一刻,心脏骤然停了几拍,满眼写满了惊惧,嗫嚅了两下嘴唇,却没有说出什么。

靳霆熙峻拔的五官微微蹙起,英挺的眉毛朝着眉心靠拢,薄唇勾起肆意的冷笑,微微扯了扯倾斜的嘴角,冰冷的声音里充满了嘲讽:“没毒,毒死你,还有什么乐趣,喝了它!”

喻初露颤巍巍的伸出手握住透明的水杯,靳霆熙抽手的下一刻,水杯瞬间落下,喻初露的手绵软无力,根本握不住水杯。

下一秒,靳霆熙眉心狠狠一蹙,眼疾手快,伸手握住下坠的水杯,他骨骼分明的大掌紧紧的握住透明的玻璃杯,水杯只是溅出了几滴水花,打湿了被单。

靳霆熙冷笑一声,旋即转身坐在床边,伸手,水杯就到了喻初露的唇边。

“不……不用……”喻初露抬头闪躲了一下,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靠着,躲开了唇边的水杯。

靳霆熙黑眸蓦地收缩了一下,阴冷的表情在脸上越演越烈,一手捏住喻初露的脖子,迫她抬头,一手拿着杯子,粗鲁的撬开喻初露的嘴角,咕咚咕咚一杯水灌向了喻初露。

一杯水灌了大半杯,在喻初露猛烈的咳嗽声中,靳霆熙才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水顺着喻初露的嘴角脖子一路向下流去,打湿了衣襟,因为呛到的原因,喻初露不住的拍打着自己的胸口,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落。

不是她想哭,她是委屈,可这回真是被呛到了……

这个男人太粗鲁了。

“砰”的一声,靳霆熙将水杯撩在桌子上,交叠着笔直修长的双腿坐在沙发上,黑色的西装裤包裹着他有型的双腿,他的坐姿很优雅,很高贵,却透着森冷的霸气,高高在上的模样不可一世,似是云天之上睥睨众生的神主帝王一般。

喻初露拍打着胸口,还在不断的咳着,抬头看向靳霆熙,靳霆熙也在望着她。

他的眼神冰冷极了,冷厉的眼神像是要把她射穿一样。

四目相对,没人说话,两个人对视了片刻以后,喻初露开始发呆,她现在除了发呆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

她的整个身体和灵魂似乎都被掏空了。

“怎么了?傻了?”靳霆熙冰冷无度的也眼神扫过喻初露苍白的面庞,忽然勾唇冷笑:“蠢女人!”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她的小男朋友?

她那个小男朋友现在早已经搂着佳人准备订婚了。

喻初露似乎还没能从双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现在她就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靳霆熙眼色暗了暗,站起身,挺拔的黑色身影渐渐消失在喻初露的眼前。

忽然身后传来了喻初露颤巍巍的声音:“那个……契约,我可以反悔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