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瓮 第1章 养了五年的女儿居然是小三生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入瓮第1章 养了三年的女儿竟然是小三生的的全文深度阅读,我拿着私家侦探调查结果出的证据,如同晴天霹雳。我作梦都没想起,我含辛茹苦抚养孩子了三年的女...我做梦都没想到,我含辛茹苦抚养了五年的女儿,竟跟我没有半点儿血缘关系!。...

入瓮

推荐指数:10分

《入瓮》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贵妇命 黄荆 欠爱不还(下) 英雄联盟之德莱文归来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燃尽仙途 灵魂流浪星球 全才相婿 我有个外星女友 剑耀九苍



  我拿着私家侦探调查出来的证据,犹如晴天霹雳。

  我做梦都没想到,我含辛茹苦抚养了五年的女儿,竟跟我没有半点儿血缘关系!

  更离谱的是,她居然是我老公的小三为他生下的孩子!

  一股气血翻涌而上,将我的心跳与呼吸都堵住。

  转眼再看看桌上摆的那堆大尺度照片、写真……一张张一叠叠都记录着陈文俊在与他的小三,在外面的激情生活。

  我怒火中烧,一把抓住了证据就蹭蹭对往陈文俊的办公室里赶,提脚一踢,轰隆一声挝开了门。

  我满载着滔天怒火来到他跟前,将亲子鉴定往他脸上一甩,咬牙切齿地质问,“陈文俊,我怀胎十月所生下来的孩子,身上流淌的居然不是我的血液,你能不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释?!”

  他猛地将头一抬,眼底有慌乱一闪而逝,嘴巴一憋,脸很快就被涨红,将文件一放,眉头一拧,“你是不是狗血电视剧看多了?”

  听了这话,我更是被他气结,咬牙将那一叠香艳照片掏出来,往桌上一丢,吼得更大声,“蓉蓉是不是我亲生的,难道你心里没点儿数?照片上这女人,就算是化成了灰烬,你也认得出来吧!”

  这照片一出,他立马哑口无言,焦慌地往我身后看去,怒上眉梢,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公司里人多嘴眼杂,你还在这里大声嚷嚷丑事!”

  他的气场渐渐变得凌厉,大手一横就一把抓住我的下颌,将脑袋往前一凑,突然道:“你当初坏的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骨肉!我有什么理由喜当爹?”

  我心里一寒,没想到他会给我冠上这么离谱的理由。

  但还没来得及反驳,他就压低声音继续道,“五年前,我因公务繁忙,整整一个月没有碰过你,某天晚上带你去酒店开情侣房间,跟你睡得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我!”

  “我那晚上半路被老板叫去应酬,帮他挡了一晚的酒!”

  我猛地怔住,所有怒火都在瞬间被浇灭,记忆往后退步五年,突然意识到那天晚上的男人异常粗暴,跟我玩尽了各种玩意儿。

  那晚上之后,陈文俊经常出差、加班、应酬……就连我怀孕了,他也很少回来。

  陈文俊的声音冷若冰霜,他压低声音指责我,“你倒好,不但给我戴了绿帽,还怀上了野种回家,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被看你挺着个大肚子笑,有多恶心你!”

  他的悲愤不参杂半点儿虚假,眼底更是有波涛汹涌的厌嫌流露出来。

  我错愕无比,他三言两语就将我的理智全部搅失。

  我将他的手一掌拍开冲他嘶吼,“陈文俊,你这么能编故事,你怎么不去搞个编剧当当?”

  “你自己爱舔小三屁眼上的屎,就以为全世界都跟你一样呢?”

  陈文俊脸色一青,横起手就甩了我一耳光。

  “啪!”地一声脆响起之后,我的脸上就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口腔里随即有一股血腥味蔓出来。

  “呸!”

  我捂住自己脸往他脸上碎屑了一口唾液,血红的唾液刚沾上他的额角就缓缓顺着脸颊落下。

  我怒发冲冠,气极大吼了一声:“想往我头上强摁婚内出轨的罪名,门都没有!”

  他咬牙切齿地用袖口狠拭了我的唾液,然后阴郁着一张脸站起身,强行把我拎到门口,使尽了全力将我推出了门。

  他眼底结霜,语气生硬,“这日子没有必要凑合下去了,离婚协议书我会迅速拟定,你甭想从我这里抠走一分钱!”

  我被他猛推到在地,屁股奋命砸在地上,疼痛来的酸爽无比,还没从地上爬起,陈文俊就已经轰然关上了房门。

  我龇牙咧嘴地爬起来砸门,冲里面吼,“你现在有所的财产都是从我爸那里搜刮来的,我会让你深刻认识到,什么叫做物归原主!”

  我撒泼还没撒爽,周边就有职员出来看热闹,为了避免自己最后落得个被保安拖出公司的下场,我只好咬牙离开。

  对于陈文俊所说的事,我内心疑点重重,甚至有些惶恐。

  我不敢相信那种事,可事实是自五年前那晚之后,陈文俊开始对我变得不冷不热,连床榻也很少会上,甚至有些抵触面对这扑朔迷离的一切,我那颗想要探查的心无比强烈。

  我心事沉沉地离开了公司,神志游离,思绪万千。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我的亲生孩子又去了哪里?

  刚念及此处,身后忽然有一阵刺耳的鸣笛声刺入了我的耳道里,震的鼓膜发痛,我将脑袋一扭,赫然发现自己已经偏离了斑马线,迎面而来的是一辆疾行不止的车辆。

  那一刻,我的脚仿佛被钉死在了马路上,还没来得及躲开,车就撞了上来,一阵天翻地覆之后,我的意识随之被挂断。

  ……

  再次把眼睛睁开时,我正躺在一间单调的病房里,入目的是挂住的点滴,满屋子都是刺鼻的84消毒水味,脑袋里仿佛有钻器在脑中央不断钻,身体里里外外都在泛着疼痛。

  我看着蒙菲式滴管里不落下的液体,回忆起了三周前发生的事。

  三周前,我带着蓉蓉去体检,我拿到查血单那一刻,整个人都傻掉了。

  我跟陈文俊两个O型血的夫妻,竟会生出个B型血的女儿??

  我本以为是检验科的医生搞错了,又核查了一遍,结果还是B型,转辗反侧无数晚之后,我瞒着陈文俊偷偷抱着孩子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蓉蓉真的跟我没有半点儿血缘关系。

  我怀疑是我我们当时抱错了孩子,找了一家私人侦探铺调查,这一查才知道,我到头来竟是帮着小三跟老公养女儿。

  回想这事儿,我内心就有一阵火热的气血涌上来,顿时让我乱了呼吸与心跳的节拍,下一秒,我感觉手臂一紧,一道关切的声音随即响起。

  “你好点了吗?”

  我转头往边上一看,一个陌生男人忽然出现在我的视区里。

  他一身黑色西装,面部轮廓分明,鼻梁高挺,唇瓣略薄,一双浅褐色的瞳孔略显深邃,与我对视时,他眼底有化不开的紧张。

  我眉头一皱,随即看到他目光微微一垂,低沉而又不缺磁性的声音满含歉意。

  “实在抱歉,我的疏忽导致不小心撞着了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