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金钱至尊 第二章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自己有了和梦中女神宋秋因成了后桌的机会。  她身上偶尔会散发出出的少女芳香,让那时的自己上课时不自然而然地走神儿沉醉。  长发衣袂飘飘的她,在初二下学期第一次月考的时候会剪去,自己对此只可惜了好久,那长长的青丝发,自己多少次想抚摩一下。  朱运忽然恶作剧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最好的成绩是去年期末考试第四,那个第四其实是历史政治因为是单科一百分,从而把自己的名次带起来,因为都考了九十多分,但是中考和平时的月考,这历史政治加起来才一百五十分。按照平常的月考,自己都是八到十几名左右。但是那次的第四,让自己有了和梦中女神宋秋因成为同桌的机会。。...

小说推荐:巧舌酒娘 末世之终极狩猎 无限影视世界大冒险 最佳特摄时代 九零律政军嫂撩人 神豪从霍格沃茨开始 星尘末落 一拳歼星 网游之高级玩家 重生之我叫科比



  身旁的宋秋因,一个认真学习的好好学生,在初中三年,她可从来没有掉出过前三名!优秀的她加上形似明星卓依婷的姣好面容,自然让他是班级里无数牲口的梦中情人。

  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最好的成绩是去年期末考试第四,那个第四其实是历史政治因为是单科一百分,从而把自己的名次带起来,因为都考了九十多分,但是中考和平时的月考,这历史政治加起来才一百五十分。按照平常的月考,自己都是八到十几名左右。但是那次的第四,让自己有了和梦中女神宋秋因成为同桌的机会。

  她身上偶尔散发出来的少女芳香,让那时的自己上课不自然地走神陶醉。

  长发飘飘的她,在初三下学期第一次月考的时候会剪去,自己为此可惜了好久,那长长的青丝发,自己多少次想抚摸一下。

  朱运突然恶作剧地想了一下,他要在第一次月考之前,抚摸一下那靓丽秀发,弥补上一世的遗憾。想着想着有些偷乐了。都多大了人了,为什么还要恶作剧的感觉,奇怪。

  安静的自习教室,因为朱运的一下轻笑,打破了平静。

  宋秋因瞥了一眼自己,有些莫名奇妙。这个同桌今天晚上是怎么了,好不正常,第一节课发呆,第二节课发笑。

  朱运发现四面八方投过来的目光,他尴尬地咳嗽了几声:“咳咳,不好意思哈,打扰大家了。”

  “是不是第一节课亲到了关玉婷,你爽得开心了。”金锋,班上一个比较捣蛋的男孩取笑道。

  轰,刚才因为上课铃响起而安静的教室,再一次沸腾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关玉婷顿时羞红了脸,那脸像是苹果一般的红。

  以前的朱运听到别人对他这种笑,要么是像个木偶般低头不语,要么是跑开,找个地方躲起来。那是一种怯弱而且不断地侵蚀着他整个青春时光的自信,所以他总觉得自己像一个病人一般。

  “别瞎说,我们只是碰到了一下,别八卦。”朱运没像上辈子那般自卑怯弱,大声地说道。他的声音很响,完全不向平时的他,细声慢气的。

  同学们很意外,特别是金锋,他没有想到朱运的声音说的那么大,而且带着一直严厉的口气,像是大人对小孩的打趣,而大人表现出的那种口气。

  气氛有些尴尬,教室里明显躲起来了躁动。

  “安静,安静!”纪律委员杨丽严厉道。

  “现在是自习时间,别八卦了。好好学习,我们还有一百多天就要中考了。”班长李海也发话了,自习教室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朱运心虚却不慌张地打开课桌,准备拿出自己的课本,上一节课自己居然光趴趴地坐了一节课,连课本也没拿出,真是服了自己了。

  从抽屉里抽出来一本数学书。

  又见正负有理数,三角函数,这些简单的初中基础知识,像是看小说一般看完,遗忘的在看书的时候再一次迅速捡了起来。初中的知识,对于朱运来说真没有多大的难度,那年的自己能考取大湖二中,这一次,自己可是要朝着重点高中去了。

  以前的自己太自卑,太胆小了,那些不安像是尖锐的小刀一次次割掉他的自信,所以从来没有想过能进重点高中。

  第二节自习,课后。

  宋秋因偏过头看到朱运还在看书,这时候朱运感觉有目光在看他,他也偏过头去,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宋秋因给了朱运一个灿烂的笑,露出白玉一般的牙齿:“休息一会啦。”

  朱运回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宋秋因的眼眸一动不动。

  宋秋因被看得实在不行了,她偏过头,这个朱运感觉好不一样了呢,但是哪里不一样了,她一时间说不上来。

  她很想问刚才朱运翻书那么快,那样有效果吗,还没开口,被朱运看得她一时间忘记要准备问他什么了。

  以前觉得宋秋因形象和气质都很像大明星卓依婷。

  现在来看还是那么像。

  此时的朱运是在看宋秋因,但是脑海浮现的却是一首歌词,那首卓依婷的歌曾陪伴初中最后的时光。

  轻轻敲醒沉睡的眼睛

  慢慢张开你的眼睛

  看看忙碌的世界

  是否依然孤独地转过不停

  春风不解风情

  吹动少年的心

  ……

  玉山白雪飘零

  燃烧少年的心。

  第二,三节自习,朱运都很认真地在看书,这些初中的问题对他而言,没有太大的拦路虎。他知道除了语文那些古诗词的记忆遗忘了大多,他需要花上一段时间记忆以外。其他的真是在看小说一般过一遍而已。所以翻书的速度很快,这让周围的宋秋因偶尔皱眉,他那样看书有效果么。

  九点四十五,第三节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准时响起,勤奋的同学会做题到十点后才会宿舍,朱运没像上一世那样勤奋地学习,而是提前走了,他坐在教室已经很久了,就勤奋一个十分钟已经没有必要了。

  随着记忆,他来到了宿舍,一个超级拥挤的宿舍,初三三班有四十多男生,现在能叫得出来的也就是十几个,很多人的名字,朱运都忘记,那些记忆里的面孔怎么也想不起来叫什么,前上一世,自己也是一个很乖的初中崽,和很多人并无太多瓜葛玩闹。

  一间宿舍,又见这种双层铁床铺,一层住两人,一整床四个人,自己的床友叫潘传标,他的脸型有点像鼠标,长得矮,估计一米五出头,谁能想到这么矮矮的他到高中却是窜到了一米八的个头呢,记得他最后还是进了大湖一中,而自己却是大湖二中,自己平时的成绩可比他要好,他也算得上是超常发挥。和他的基情在初中毕业之后,各奔不同学校,地方,友情慢慢消散在时间的长河里。

  看着这些拥挤的床铺,朱运鼻尖微动,眉头微微皱起。

  睡惯了后来的大床,如今要跟人挤在一个小铁床上,这让朱运心里唏嘘,晚上睡得着吗?自己可是失眠达人。

  看着熟悉的面孔在寝室里有打闹的,有坐在床边洗脚的,看着那个同学倒在盆里的开水,那要冷上很久才能洗脚了。这就是中学的艰苦岁月,这就是中国农村中学基础设施还没到位的年代。

  江塘初中,记忆中的那些年最痛苦的莫不是洗脚了,这同学还有得开水洗脚,这是他提前打好开水放在教室座位下,并且一步不离才能有开水洗脚。学校八百多人,只有一个冷水龙头,还是只会开一小段时间水,开水龙头有四个,经常两个是坏的,就中午和下午吃饭时间开一会水,打水基本是抢水了。学校这时候没有自来水,是井水,这么多的学生一口井哪能管啊。

  朱运心里无数个操蛋涌现。

  当年的洗脚很多人要么去两里多外的小水库洗脚,要么是去厕所后面的池塘。两里多外的小水库那里面被私人承包了养鱼,鸡鸭猪粪便都是往里面做肥料,这都有人去洗脚。女生厕所后的那个小池塘,下雨天厕所溢出来都是往那口小池塘流,就那种水大家都去哪里洗脚,后来那时候这口池塘还淹死了三个初一新生,他们抢不过初三,只能屈辱地去小池塘洗脚。

  那一次惨烈溺水事故还存留在朱运的脑海里。

  那时候他在三楼上看到,一个初一男生不小心滑下去了,第二个男生一把抓住他,紧接着第三个拉,但是他们三个人一头扑通地进入池塘,三个人在很多学生面前淹死,他们无能无力,没有那个学生会游泳,那是三条活生生的生命。一个小时后打捞上来白花花的在地上一动不动,他们父母来时的绝望,撕心裂肺的的痛苦,这场灾难,谁的错。当年大家认为是他们自己不小心的,现在想想,这是多么的荒谬,学校一口井管八百师生,当年就真的是那样的!

  既然自己知道那件事,肯定要阻止悲剧的发生。好像那次悲剧就在初三下半年第一次月考之后。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