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布的三国路 第八章 神医华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女手上的书信,拆开来一看。  严玲面色发白,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华叔叔,是谁给你回信啊?难不成是一个旧相好?”  华佗摇了摇摇头,道:“你个丫头片子,别乱说话的,我哪来什么相好,回信之人曾对我有传道授业之恩。此战回信,全因有个病人他治好,特来请我黄老就是那个时候,华佗遇见众多医生中的一位。收到黄老的来信时,华佗正在严玲的闺房内,为其针灸。等到针灸完毕之后,华佗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接过婢女手上的书信,拆开一看。。...

小说推荐: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泰坦与龙之王 修仙从抽奖开始 蜂王国往事 楚门狼 我能无限暴兵 炼体十亿重 从地球布满地下城开始 漫威之万亿卡牌之神 强制婚宠:非你不可



  华佗五岁那年,母亲身染不治之症,年弱的他看着母亲一天天消瘦的面孔,自己除了看着母亲死亡外,什么都做不到。那种无力感、痛苦,让华佗幼小的心灵成长了。从那时候起,华佗就立志当一个救死扶伤的大夫。不顾父亲反对,钻研医术。少年时期,离家外出拜访名医,学习医术。

  黄老就是那个时候,华佗遇见众多医生中的一位。收到黄老的来信时,华佗正在严玲的闺房内,为其针灸。等到针灸完毕之后,华佗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接过婢女手上的书信,拆开一看。

  严玲面色发白,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华叔叔,是谁给你来信啊?难不成是一个旧相好?”

  华佗摇了摇头,道:“你个丫头片子,别乱说话,我哪来什么相好,来信之人曾对我有授业之恩。此番来信,全因有个病人他治不好,特来请我过去看看而已。”

  严玲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脸上露出吃惊之色道:“诶,不可能吧,华叔叔相貌英俊,没道理勾搭不上美人啊。”

  华佗确实有勾搭女人的资本,相貌俊朗,身高八尺,身上散发出一股药草的香味。刚开始或许会觉得有点怪,闻久了,才会感觉到神清气爽。帅哥不论是在哪个朝代,都会吸引女人的注意力。

  华佗不理会严玲的打趣,沉思了一会道:“你的病还需三天的针灸才能痊愈,在此期间,我不能离开,只能让恩师等下了。”

  严玲眼珠子一转,抓住华佗的手,道:“华叔叔,其实我有个好办法,那就是我和你一起去,在路上你帮我针灸怎么样?这样一来,也不会耽误你恩师的病人。”

  华佗放下了手中的书信,神色严肃道:“玲儿,如实告诉我,那个病人是不是你下的手?我一直就觉得奇怪,按理说,你应该在我来之前,就已经病倒有些日子了,但我来时把脉,才知道你发病时间绝没有那么长。只不过,你确实身染重病,我才没有追究,现在看来,你是另有谋划吧!”

  不屑去做,不代表不明白阴谋诡计。华佗行医天下,见过不少阴谋斗争,有几次甚至卷入了战火之中。他知道,聪明人往往都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严玲是个聪明女人,她只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不这样做是无法以女人之身,掌管严家大权。华佗不会责备严玲狡诈,却也不想给她当枪使。

  严玲呆了呆,随即知道自己露出了破绽。想也不想,她哭出声来:“华叔叔,呜呜,我真的没什么恶意,只是想要寻找一个如意夫君而已,真不是存心想要骗你……”

  华佗并非铁石心肠之人,看她哭得如此伤心,责备的话也说不出口,只好长叹一口气:“罢了,我这次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收拾一下,我们出发去九原吧。”

  “谢谢,华叔叔!”严玲破涕为笑,变脸之快,让华佗无语。

  等到华佗走了之后,严玲背靠着床头,问道:“小红,你觉得华叔叔怎么样?”

  “华大夫长得英俊,脾气又好,医术过人,实在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应该是一个好男人吧。”婢女小红答道。

  严玲闭上眼睛,道:“是嘛,我倒是觉得,华佗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

  对了,实在是太令人讨厌了,讨厌到想吐。要是他稍微坏一点,那么自己利用起来,也不会觉得有负罪感,实、在太讨厌了。

  三月二十六日,天空略显阴沉,无风燥热,似乎将要下大雨。吕府门前,吕布来回走动,烦闷的天气增添了几分焦躁。好想和什么人打一架,最好来场生死厮杀,如此才能平复内心的焦躁。

  他自从发信之后,除了吕玉的房间,就是徘徊在吕府门前。虽说因为连日来的操劳,吕布整个人显得很憔悴,气势却没有减弱半分,随时都给人一种暴起伤人的感觉,搞得整条街上都没有人敢路过。

  华佗为什么还没有来?

  他现在把希望都放在华佗身上了,单凭医术就被载入史册之中,绝对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若是华佗都治不好,那么……

  吕布摇了摇头,将脑中的想法抛去,凭华佗的本事一定能治好,一定能!

  清脆的马蹄声在寂静街道上显得格外明显,吕布精神一震,往街头一看。两人骑马而来,一股清新的药草味飘散在空气之中,吕布鼻子极为灵敏,一下子就知道,华佗来了。

  目光定在左边那名男子身上,至于右边的女子,直接被他忽略了过去。此时此刻,哪怕天仙下凡,也吸引不了他的视线。两人策马停在吕府门前,吕布大步走上前去:“华先生,你终于来了,布等候多时,快快请进!有先生在,四姐定能痊愈。”

  华佗下马道:“不敢公子如此抬爱,事无绝对,华某只能尽力而为。”

  严玲不甘被无视,插嘴道:“华叔叔过谦了,凭您的本事,世上没有治不好的病。”

  吕布才注意到严玲的存在,问道:“这位是?”

  华佗边走边说道:“这位是严家的三小姐,本来还需推迟几日,幸好严小姐深明大义,拖着病体随我一起前来。”

  华佗不怎么会说谎,因此走在最前头,免得被吕布看出脸上的不自然。吕布听了,感激道:“大恩不言谢,小姐这份恩情,我铭记于心。”

  严玲笑了笑,道:“公子言重了,小女子能做的事情也只有这些了。”

  吕布领着两人来到后院,吕玉的闺房前。八名大夫早就闻讯而来,本来吕布是想留下黄老一人就行了,偏偏其他七位大夫倔劲上来了,想要知道那位胜黄老百倍的学生会用什么手段治好此病。

  反正吕府不差几口人的粮食,留下来也没什么大碍。

  华佗看见黄老,上前抱拳道:“恩师,许久不见,有病人在等,恕学生无礼。”

  黄老捻须笑道:“这是自然,元化,拜托你了。”

  华佗点头,推开门走进吕玉房中,众人紧随其后。来到吕玉床头,她已经睡下,脸色苍白的吓人,简直就像是死人一样。华佗脸色冷峻,看得严玲有点担心会被揭穿。

  华佗确实很生气,不管是什么理由,让一个妙龄女子变得如此模样,怎么说都太过分了。可若是现在揭穿严玲,按吕布的脾气,恐怕会让她血溅当场。

  华佗无奈叹了一口气,吕布心顿时提了起来:“华先生,难道连您都没有办法?”

  华佗立马就明白了,连忙道:“吕公子误会了,并非是没有办法,只是吕小姐的样子,委实让人心酸。”

  吕布多日来强忍着的泪水,霎时间流了出来,双膝跪地,抓住华佗衣角道:“先生说的是,看着四姐如此模样,我空有一身武力,却什么都做不到。实在是心如刀割,只要是能治好四姐的病,不管是多么珍贵的药材,只要先生开口,我一定将其拿到手。”

  两米高的大男人居然跪地痛苦,这个场景实在是震撼人心。华佗心中有愧,那里受得起这份大礼,急忙将他搀扶起来:“公子无须多礼,在下一定倾尽全力,让吕小姐恢复健康。”

  吕布自觉失态,顺势起身,擦了擦眼泪道:“华先生,你不用管我,看看四姐状况如何。”

  华佗不在客套,用手把脉。来的时候,他曾问过严玲下了什么毒。严玲则是摇头,表示不知。下毒这类事情,都是交由手下去干。她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让人看出来是中毒,而且要无色无味。

  华佗神医之名不是吹得,一把脉,基本上就了解了吕玉的身体状况。沉思了一会,他开口道:“小姐,看似身染风寒,其实是中了一种隐性的毒,此毒极为阴险,若是常人服之,自然是无事,唯有患病之人,服之就是剧毒。难怪恩师会看不出来,否非我早年有幸见过此毒,恐怕也难以看出其中详情。”

  华佗这样说,却是给黄老等人一个台阶下。吕布只听见有人下毒,心下暴怒,再也忍不住,一脚踹到墙上。轰隆一声,墙壁破了一个大洞,灰尘扬起。华佗惊道:“万不能让病人吸入太多灰尘!”

  吕布听了,二话不说,猛地呼出一口气。肺活量惊人的他,硬是一口气将灰尘全部吹了出去。严玲等人看得目瞪口呆,这也太生猛了吧。

  灰尘飞出屋外,吕布松了口气,道:“不好意思,我失态了,华先生,此毒应该能解吧?”

  华佗点了点头,道:“此毒难以发现,解起来却是极为轻松,吕小姐先前是感染风寒吧?我开一副治风寒的药方,只需在这个药方加上一勺盐,不出三日,吕小姐就会恢复健康。”

  吕布提着的心终于放下,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下毒之人。在这个时期,下毒之人,就只能想到三家。严、丁、张三家都有可能对吕玉下手,虽说严家派人来救,但也难保不会是自导自演。

  看着吕布投来的怀疑目光,严玲脸色不变,心下一叹,事情变得麻烦了。不过,越是麻烦越是有趣,轻轻松松的获胜是感受不到喜悦,唯有历经艰难取得的成果才能让人喜悦。

  “公子,门外有位张家的来使,说是有要事见公子。”门外一名家丁开口说道。

  吕布心生不耐,喊道:“这种小事,交给二叔便是,别来烦我!”

  “但是二老爷现下不在府邸,而是和人在翠云楼谈生意。”家丁小心翼翼的回道。

  “那就叫他滚!”吕布说了之后,随即反应过来,张家也有下毒的嫌疑,不如现在去探探口风,想到这里,他急忙开口道:“慢着,我出去见见他,华神医,这里就拜托你了。”

  华佗答道:“公子放心,交给在下吧。”

  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