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 第七章:温情小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而另边,季倾安以及使用金手指后,不知道为何突然昏厥过去的。醒过来之时,小玢正用毛巾沾温水动作轻柔的替她刷洗面容与肌肤。她迷朦着睁开眼睛眼,只会觉得全身酸疼,季倾安心下感慨这中国古代人没锻练身体是不行啊。暗道着,等天气好点,就得整天去锻练一下身体。见季倾安早已...

小说推荐:从武林高手到娱乐巨星 诡秘之主 最强仙武小兵系统 扮羊吃老婆 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 天价宝宝,买一送一 头狼 义薄云天大师兄 大靖长风录 大唐神级驸马



而另一边,季倾安使用金手指之后,不知为何突然晕厥过去。醒来之时,小玢正在用毛巾沾温水轻柔的替她擦洗面容与肌肤。她迷蒙着睁开眼,只觉得全身酸痛,季倾安心下感叹这古代人没锻炼身体就是不行。暗想着,等天气好点,就要天天去锻炼一下身体。见季倾安已然苏醒,小玢收好毛巾,置于木盆中:“小姐,你终于醒了,怎么会突然晕过去?吓死奴婢了。”季倾安看过去正好对上小玢一双满是血丝的眸子,她满脸都是疲惫,季倾安心下一紧,内心有些动容,好在身边还有这丫头倒是真心待她。她支撑着坐起,小玢见状拿起枕头置于她身后,坐定,季倾安闻声询问出口:“我睡了多久?”小玢强撑着睡意,轻声回复:“回小姐,两日。”两日啊,有些长了。她皱皱眉。“这两日府内可有变故?季乐思与二夫人可有找麻烦?”“没有,按理来说,二小姐的性子是肯定向二夫人告状了的,只是不知为何不像以往一般,这次仿佛何事都未发生过一样,并未来找麻烦,真是好生奇怪。”言语之间,小玢充满了好奇。季倾安对于这个结果却是也有些意外:“那二夫人是有几分心机的,这次居然没来找麻烦?”记忆中,这个继母二夫人最为善心机,原主母亲便是因着不愿玩心眼,因此一命呜呼。小玢一阵讶异,“那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吗?”似乎不太符合二夫人往日行事风格。闻言,季倾安轻轻摇了摇头,眸色一沉:“不会,她定会想其他法子对付,这几日,我们行事要格外注意,切勿被抓了把柄。”对于季倾安的一番话,小玢一阵讶异,往日的季倾安行事小家子气怯弱,因此被欺负了也从不言语,自从雪地之后,似乎变了许多。二人探讨了许久,终究没探讨出个所以然来,探讨过程中,季倾安肚子不争气的响了。季倾安闻声不好意思一笑,小玢忙去厨房取了煮的小米粥过来:“是奴婢服侍不周,饿着了小姐。”对于这次晕厥原因,季倾安在梦中找到了缘由。梦中,那白发老头入梦,依旧是那一副欠打的模样,轻抚着自己下巴的一小撮白胡子,“这是老夫给你的穿越金手指,只是这金手指一日最多仅能用一次。”“一直这样?”她有些不死心,一次哪能够啊,“这种金手指不应该不受限制嘛?”白发老头执着一根金杖,金杖上蟠龙错布,栩栩如生。然而,他却伸出金杖朝着季倾安就是一仗下去。“贪心不足蛇吞象,这要是你能随时用,那你不失去了享受穿越的乐趣?切记,这金手指一天只能用一次。”痛的季倾安一趄趔,她狠狠一瞪:“你自己怎么不来?你要是不给我一天用两次金手指机会,我就不干了。”说话间,她已经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样子。白发老头怒目圆睁:“好啊,反正不干了你也回不去,除非你完成任务,你要是不想干了,我换人就好了,老夫像是缺人的?”说罢,白发老头还不在意的摆摆手,丝毫不在意季倾安的威胁。季倾安傻眼了,感情自己还不是必需品,没完成任务还回不去?这不是亏本买卖嘛?“别这样啊,我就是玩笑话,既来之则安之嘛。嘿嘿嘿。”季倾安近乎谄媚的笑着。实际她内心一阵怒气正无处发泄,而白发老头身子慢慢变得透明,最后只听他苍老的声线忽远忽近的传来:“丫头,你若是好好表现,老夫给你两次金手指也是未尝不可。”因着之前伤势很重,季倾安不能直接表现自己痊愈,怕被人怀疑,于是待到又过了两日,她才初下床,就命小玢陪着自己出门走走。天知道她躺床上这两天,差点没把自己躺疯。而与此同时,季乐思母女一直也在谋划着陷害季倾安的方法,之所以几日不去报复,是因为开年之际即将到来,张新春忙着为季河君与季乐思准备新的衣装饰品,因此没来得及。但是她给了自己女儿一个保证。“在这场宫廷宴会中,我会为你夺回四皇子正妃位。”这日丞相季河君上朝觐见归来,还未食早饭,不过张新春早已命人摆好饭菜,只为坐等夫君回来。季河君宠爱张新春这么些年,自是不仅仅由着她相貌家事,世上美貌家事好的比她多了许多,方馨便是其中一个,也不是因着为他生下季乐思。因此张新春能受宠这么多年,除了这些,自是能让他感受到家中温情小意。这么些年,张新春一直细心服侍,为他操持打理好相府,相府能有今日的井井有条张弛有度有新春一半功劳,因此即使他明知张新春欺负季倾安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认为,季倾安受委屈相比相府稳定,不过是九牛一毛。在王嬷嬷的带领下,他入了房间,上好的红木桌上摆着好几道美味佳肴,定情一看,皆是他所喜爱之物。张新春亲自伺候着季何君更衣,随后将朝服挂起,下人已经准备就绪,季何君等着张新春坐下,她很是无意的替季何君夹着饭菜,就连鱼刺也是全替他剔除方才置于他的碗里。丝毫没有丞相夫人的高高在上,仿佛他只是他的天,仿佛她们只是平民百姓。这么些年,季何君早已习惯了她的伺候,当张新春再次将一坨剔除刺的鱼肉放进季何君碗底时,方才悠悠的开口:“相爷,今日累不累?”“与往日无差。”他缓缓的吃着。闻言,张新春方才继续开口:“倾儿不日将嫁与四皇子,这本是一件大喜事,然倾儿性子你我皆知,如今倾儿若是嫁去,恐怕会免不了责难,随后被打入冷宫,这也只是委屈了倾儿,然妾身最为担心,皇上因此降罪于相府。”张新春说这一番话自是脸不红心不跳,仿佛真是仔细的替季倾安考虑一般,果不其然,季何君在听到她所言之后,顿时沉静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