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使到魔鬼 第二章 满是泪水,充满自卑的少年时代2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给她呼噜到一边儿去,“跑开跑开,告黑状精!马屁精!”  木头车车摔到一边,几个车轱辘撒落一地。  “哇~~哇~~哇~~周茉莉是个坏蛋!”  小鱼儿但是人小,声音远比小茉莉的最响亮多了,小茉莉吓得赶快捂着她的嘴。  “好好的,我们一同玩吧。”小鱼儿却也知道闯了祸,屁颠屁颠的跟到姐姐后面献殷勤,把她的宝贝全拿出来献宝,小茉莉也不搭理她。后来小鱼儿咬牙把宝贝木头车车拿出来,“给你玩吧,姐姐”小茉莉一挥手给她呼噜到一边儿去,“走开走开,告状精!马屁精!”。...

小说推荐: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泰坦与龙之王 修仙从抽奖开始 蜂王国往事 楚门狼 我能无限暴兵 炼体十亿重 从地球布满地下城开始 漫威之万亿卡牌之神 强制婚宠:非你不可



  后来,小茉莉有两天不理小鱼儿。她算是明白了,这个貌似可爱的小屁孩,原来很阴险,是个小害人精、小马屁精、小告状精。以后一定要提防了。最重要是,她发现她再也不是那个可以为所欲为可以强词夺理可以胡天胡帝乱折腾的公主,这里的公主是:小鱼儿。

  小鱼儿却也知道闯了祸,屁颠屁颠的跟到姐姐后面献殷勤,把她的宝贝全拿出来献宝,小茉莉也不搭理她。后来小鱼儿咬牙把宝贝木头车车拿出来,“给你玩吧,姐姐”小茉莉一挥手给她呼噜到一边儿去,“走开走开,告状精!马屁精!”

  木头车车摔到一边,几个车轱辘散落一地。

  “哇~~哇~~哇~~周茉莉是个坏蛋!”

  小鱼儿虽然人小,声音可比小茉莉的响亮多了,小茉莉吓得赶紧捂住她的嘴。

  “好好,我们一起玩吧。”

  捡起车车一看,原来只是几个车轱辘掉了,铁丝勾着的,没费多大力气就安好。小鱼儿破泣而笑。

  “姐姐,我们来扮仙女。”毕竟小孩心性,一会儿就言归于好。两人爬到床上,披着枕巾,冒充仙女的披风,在床上蹦来蹦去,可能是姐姐两天没搭理她,今天玩得太高兴了,小鱼儿使劲在床上蹦哒,突然一下子蹦到小茉莉面前,速度很快,小茉莉为了保护自己不被撞倒,下意识的把小鱼儿推开。

  “咣”的一声,小鱼儿的左眼撞在床头栏杆的边棱上,鲜血一下子冒出来的。

  小茉莉的大脑一片空白,天哪,眼睛,妹妹的眼睛啊,她完全慌了,妹妹又不停的哇哇大哭,不知道该怎么办,怔了一会儿,看妹妹的血不停的流,就拿着枕巾去擦血,爸爸突然开门进来,吼了一声:“周茉莉!”小茉莉吓死了,赶紧往后退,前两天才一顿暴打,今天~~

  “爸爸爸爸,不是姐姐,是我自己摔倒撞上去的,哇~哇~哇~~555555”

  小茉莉好意外,这么大的事故,这个告状精今天不告了?小脑袋瓜在想什么?没等她反应过来,爸爸妈妈风风火火抱上妹妹就冲出门了。

  小茉莉一个人担惊受怕的留在家里,没人搭理她,又饿又累又紧张,眼前老是晃动着妹妹流血的眼。心里面很愧疚,暗暗下决心,就为了妹妹这么保护她,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她,再也不吵她了。

  夜深了,爸爸妈妈抱着妹妹回来了。幸好,看着吓人,其实只是眼角撞破皮,眼睛一点事情没有。在医院做了检查和上药、包扎,医生说伤口很浅,连针都不用缝,过几天就能愈和。

  爸爸看着小茉莉,恨恨的样子。小茉莉知道爸爸很想动手揍她,赶紧往妈妈身后躲。

  “算了算了,小鱼儿也说了是自己摔倒的。”

  “哼,她是怎么带妹妹的?!”

  后来,几天时间,妹妹的伤口果然好了,只是左眼角隐隐有一条线,一般人都会以为是眼角的延长线,双眼仔细对比才会发现左眼角比右眼角略长。小茉莉放下一颗心来。安心的去爸爸安排好的学校去上学并且从此后真的对妹妹很好很好,不管爸爸如何偏心,最多只是在被窝里默默的流泪。

  小茉莉小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躲在被窝里了,因为爸爸再怎么样吵她骂她打她,也从来不会把她从被窝里揪出来,被窝是最安全最温暖的地方。所以,每天晚饭后,赶紧做完作业,小茉莉总是按爸爸要求,八点前上床睡觉。哪怕睡不着。

  其实小茉莉已经竭力去学会很多事情讨爸爸欢心。从到家的第三天,她就学会了换蜂窝煤球,要知道,小茉莉不但在姑妈那儿什么都不用做,而且姑妈那儿家家都用天燃气的,从来没见过这个大大的、圆圆肚子的古怪东东。

  妈妈不是一个很善说辞的人,她只说,你看着洞洞对着洞洞,夹出来就可以了。说得很简单,做起来却不容易。妈妈用一把长长的古怪的夹子(当地俗称“火钳”),一次性夹出三个火红的燃烧着的煤球,很吓人的,小茉莉下意识往旁边退了一步。妈妈却很淡定。她很轻松的把火红的煤球夹出来,放在地上准备好的,爸爸自制的铁质的铺着些煤球碴的垃圾箱里,然后把三个煤球放平,用火钳狠狠的把第三个煤球夹断;然后再把这两个煤球放回煤炉,再夹一个新的没烧过的煤球放进去,整个换煤球的工作才算结束。

  小茉莉自己总结了下,她数了数,发现那煤球是12个洞洞,横着两杠,竖着两杠,像个井字,她第一次上场操作的时候就用火钳夹住“井”字的中心两个洞,一下子就成功了,而且运气极好,稳稳夹出来的是两个煤球,这样就不用把煤球放倒(这个过程很危险很吓人的)再夹断第三个煤球了。她是直接从炉膛里把第三个煤球夹出来放到垃圾箱里,然后顺利走完了剩下的步骤。

  妈妈的表扬很简单,“噢,对了对了。就是这样。”但是爸爸的表扬,她就没等到过。在小时候的回忆里,小茉莉几乎就想不起来任何一件在爸爸嘴里听到表扬或类似表扬的事情。她仿佛没有做对过一件事情,无论做什么,说什么,爸爸除了冷嘲热讽、打击挖苦外,就没有得到过一星星的赞同、一丁点的认可,而且,还常常挨打。常常是莫明其妙的挨打,什么都不为,爸爸就摔过来一巴掌。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爸爸很难得的中午回家来,亲自给两姐妹下面条吃,小茉莉在旁边伺候着,随时等待吩咐,水开了,爸爸让小茉莉把锅盖拿着,小茉莉就傻傻地拿着,爸爸横了小茉莉一眼,说放下吧,小茉莉就放下,刚一放到锅台上,“啪”一耳光就过来了,马上,小脸上就是红肿的一片。除了噙着泪水走开外,小茉莉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错在那里。

  从此小茉莉一点儿不盼望爸爸中午回来给她们做饭,她坚持说酱油泡饭很好吃。这是小茉莉和妹妹有次中午实在没有菜吃,爸爸妈妈中午又没时间回来,自己发明的吃法。所谓酱油泡饭,就是把冷饭用开水泡泡,然后把水倒掉,饭就有些温热了,然后把酱油倒进去拌拌,这样,一碗有盐有味的酱油饭就做成了。连火都不用动呢,这样小茉莉也不用提心吊胆的去换煤球了,多好啊。

  后来这件事情,小告状精妹妹偷偷告给妈妈了,说“周茉莉又挨打了。”妈妈问原委,妹妹形容了当时的情况,表示她也不明白姐姐为什么挨打,是爸爸要姐姐拿着锅盖,也是爸爸要姐姐放下,姐姐都照爸爸说的做了,结果还是挨打了。姐姐偷偷哭得好伤心。

  这一次,一向很懦弱,对爸爸言听计从的妈妈爆发了,跟爸爸吵起来,小茉莉和妹妹在隔壁房间装睡觉都装不下去了,爸爸妈妈吵架的声音好大。

  “动不动就打人,孩子都被你打傻了!有什么错你好好说不行吗?好好教不行吗?”

  “黄荆棍下出好人!你看她被姐姐(指小茉莉的姑妈)宠成什么样儿?没大没小没规没矩!”

  “那规矩你也可以教啊,非得动手吗?!”

  不知道是妈妈这次气场太足,或是担心两个孩子听到争吵不好,后来就没什么声音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