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汉室贵胄 第二章 强势的“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近千亩。主院又叫北院,坐落于府邸的正北方,主要原因是刘璋处理方式政事的地方。东院是刘循的院落,西院则是刘璋账下那些幕僚住的地方。而后院,勿庸不容置疑,是刘璋的“后宫”,所有收藏着各色各样春意阑珊的美艳姬妾。  刘循走在西边长长的回廊上,两旁是一排排的翠竹此时天色已日近晌午,古人没有一日三餐的习惯,一天只有两顿,分别为早膳和晚膳。作为一个现代人,刘循自然是受不了,不过东院自备有小厨房,刘循便吩咐小四去准备午膳。。...

小说推荐:从武林高手到娱乐巨星 诡秘之主 最强仙武小兵系统 扮羊吃老婆 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 天价宝宝,买一送一 头狼 义薄云天大师兄 大靖长风录 大唐神级驸马



  练剑练了大概近两个时辰,刘循才练足了性。

  此时天色已日近晌午,古人没有一日三餐的习惯,一天只有两顿,分别为早膳和晚膳。作为一个现代人,刘循自然是受不了,不过东院自备有小厨房,刘循便吩咐小四去准备午膳。

  用完膳后,刘循换了身干净的装束,“走,去主院看看。”刘循头也不回地说道,身后的小四急忙跟上。

  州牧府分为东院、西院、主院以及后院,占地两百余亩,在益州不算很大,有的世家豪强的府宅甚至达到了近千亩。主院又叫北院,位于府邸的正北方,主要是刘璋处理政事的地方。东院是刘循的院落,西院则是刘璋账下那些幕僚住的地方。而后院,毋庸置疑,就是刘璋的“后宫”,收藏着各色各样绿肥红瘦的美艳姬妾。

  刘循走在西边长长的回廊上,两旁是一排排的翠竹,高耸挺拔,形成一道道天然的绿色屏障。看着眼前惬

  意的景色,嘴角微微勾起,步伐变缓慢起来。

  正当要越过回廊时,前方院门外传来几道细小的嘀咕声。

  “唉,你听说了吗,前两日大公子醒了。”娇弱的语气中带着几丝欣喜。刘璋育有两子,长子刘循,乃刘璋正妻费氏所出;次子刘阐,妾氏所生,乃是庶出。

  “你现在才知道啊,公子醒来的消息早在两日前就已经在府里传开了。”声音尖细而又带着几分轻蔑。

  “切,人家也是刚知道才说的吗,只要大公子醒来就好。”稍有姿色的婢女的不理会对方的嘲讽,摸着自个娇嫩的脸蛋,跃雀道。

  “也不拿镜子好好照照自己,循公子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种货色?”旁边的婢女哼了哼声,嫉妒道。

  “你…人家只是关心公子而已,你怎么能…能…能这样说我。”颇有姿色的侍女杏目圆瞪,站直了身子反驳道。

  刘循挑了挑眉,原来是两个侍女在为了自己争风吃醋,摸了摸自身脸庞,看来自己现在这身皮囊还很符合这古代的审美观!

  身后的小四见了,撇撇嘴,心里嘀咕道,“现在的公子比以前还要自恋上百倍。”

  “啊!奴婢不知是大公子来了,大公子恕罪!”

  此时刘循已经走出院门,看守的侍女见是她们心心念念的“循公子”,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腮边微微泛红,像是受了惊吓的小鹿似的,慌忙地低头揖礼认错。

  “无碍”,刘循嗤之以鼻,摆了摆手没有理会,勾唇径直向前走去。

  背后的芳心顿时“碎”了一地。身旁的小四则做起护花使者来,安慰的看向这两个侍女,眼神里写着“不用伤心,公子他现在不好这口,你们不知道公子现在院子里没一个伺候的婢女吗?只有哥一个男的。”

  走在最前头的刘循自然不知道小四的想法,知道的话估计连撕碎小四的心都有了。

  不多时,刘循便走到一处华丽大气的苑落前。“进去通报我母亲一声,说儿子看望她来了”刘循对苑门前的一个侍女吩咐道。

  “是循儿吗,进来吧。”侍女还未应声,苑内便传来了一道纤柔婉约的声音,让人听起来很有亲切感,触动着刘循的丝丝心弦。

  记忆里,费氏十分疼爱“自己”,生怕自己受一丝委屈。每当自己在外惹出什么事端,母亲都会出面帮自己摆平,就如同前世父亲一般。“父亲”,刘循抿紧嘴唇,心中泛起阵阵酸楚。

  顿了顿身子,刘循收拾起情绪,悠然地向苑内踱去。

  “母亲安好。”刘循走到一个跟自己脸容有着七分相似的妇女身旁,咧了咧嘴笑着道。费氏年近四旬,但却保养得极好,体态轻盈,面容姣美,咋一看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费氏此时正低头和几个侍女一起做着女工,在封建社会里,女子虽然地位低下,但在手工业、农业等方面却是极为重要劳动力来源。

  见是刘循来了,费氏放下手上的针线活,也打量起自个儿子来。今天的刘循身着一袭月白色的儒袍,腰挂佩环,神态俊逸,嘴角处勾着一抹漂亮的弧度,神采奕奕,脸上丝毫不见一丝病态。

  费氏笑吟吟地看着刘循,这件儒袍她还记得,是自己去年花费近两个月的才缝制成的,送给循儿十六岁的生辰礼物。之前却一直不见得他穿,还以为他不喜呢,费氏摇了摇头,笑意加深了几分,看来儿子还是挺喜欢的。

  天底下哪个母亲不喜欢自个儿子穿自己缝制的衣裳,费氏也是如此。刘循自然也知道费氏的想法,遂眨了眨眼珠子,得瑟地道“娘亲,你该不会是被儿子这幅俊朗的外表迷惑了吧?”

  费氏看着刘循得意洋洋的样子,被刘循这副表情逗乐了,干笑了几声道,“好你个猴小子,长大了皮厚是吧,敢笑话起你娘来了!”说完转眸娇瞪了刘循几眼。

  看着费氏眼底深深的宠溺,刘循心里突然流露一股异样的感觉,说不出来得暖暖的。

  这就是母爱吗?前世里,母亲在生自己的时候就难产去世,只留下孤零零的自己。难怪童年里比起其他孩子,自己总感觉缺少什么,原来缺失的是“母爱”!

  刘循敛眉,掩饰起眼底的异样情绪,“娘亲,您这是说那里话,儿子怎么敢取笑您?”刘循低头哂笑道。

  费氏不理会,哼了哼声道,“量你小子也不敢。”收敛起笑意,费氏站起了身子,正色道,“说吧,今天又有什么事找娘?”

  “还是娘了解我。”刘循眨巴眨巴眼睛,漫不经心道“娘,最近孩儿对经商甚感兴趣,您能不能将外面的几间铺子交给儿子打理?”

  费氏错愕,这个猴小子,以前来这里不是向自己索要钱俩就是在外边惹出什么事端来,反正轮不到什么好事发生。费氏蹙紧眉头,这回倒好,直接要起家产来了。

  刘循看着费氏犹豫的神情,笑了笑,云淡风轻道,“娘,您要是觉得不妥,大可给儿子一个月的试用期,届时若是儿子打理得不好,您照样可以命人收回,儿子绝不会说什么。”说完便抱起费氏的手臂摇了摇。

  费氏见刘循摇完后便抱着自己的手不放,无奈勾唇笑笑,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么个“无赖”儿子,拗不过刘循,费氏摆了摆刘循握着的那只手,“好,娘答应你行吧,不过你也得答应娘一事才行。”

  “什么事娘直说便是,只要是儿子力所能及的。”挑了挑眉,刘循知道自己这招奏效了。

  费氏浅笑吟吟地道,“循儿,下月便是你十七岁辰,你也该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届时娘会在州牧府为你操办一场浩浩大大的生辰宴,邀请益州世族里各家名媛公子前来为你道贺。届时你若看上哪家闺阁小姐只管跟娘说,娘亲届时亲自给你登门做媒去!”费氏说完便目不转睛地盯着刘循,生怕他不答应似得。

  这不能怪费氏心急,世家豪门的公子哥像到了刘循这个年纪,快的儿子都能脱光裤子满街跑了,慢的也至少有一两房通房丫鬟。自己这个儿子倒好,醒来后说什么不习惯丫鬟近身伺候自己,非要自己将这些丫鬟撵到其他院落里去。刘家嫡系一脉到了刘循这代,已经算是单代相传了。

  刘循的祖父刘焉生有四子,长子、次子都死于长安李傕郭汜之乱;三子刘瑁长年卧病在床,至今无所出;唯幼子刘璋生子循,这让费氏如何不心急?

  刘循撇了撇嘴,作揖道“一切听凭母亲安排。”

  费氏看到刘循这幅吃瘪的样子,莞尔一笑道,“知画,去我房里衣柜子上把那个精致的小盒子取来。”

  知画是费氏的心腹丫鬟,生得是眉清目秀,颇有邻家小家子碧玉风范。“若”,知画盈盈起身应道,袅袅向室内走去,只留下一个婀娜的背影。

  “娘亲的婢女长得真是水灵。”刘循嗤声笑道。

  费氏眉眼弯弯,看着刘循故作苦色道,“循儿若是喜欢,娘亲可以割爱赏赐给循儿做妾,这样娘也不用为循儿子嗣的事操心了。”

  在室内的知画自然也听到了,脸蛋迅速染成了胭脂色,清秀的面庞比起平时多了几丝妩媚,惹人垂怜。

  在古代,虽然规定是要在娶妻后才能纳妾,但很多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在还未正娶前就有了好几房小妾。

  “娘亲说笑了,儿子也是说说而已。”刘循揉了揉鼻子,看着自个娘亲急着抱孙子的模样,耸了耸肩笑道。身在室内的知画听后,脸上难掩失望之色。

  刘循心里不得不佩服起自个娘亲的精明来,难怪能将偌大的州牧府中馈治理得井井有条,能将后院管理得那么安宁。

  这时,知画已经将盒子小心地递到费氏跟前。费氏打开盒子取出最底层的三张纸条,笑了笑道,“这三张分别是‘醉仙楼’、‘锦绣阁’、‘茗茶馆'的地契,府里一半的收入都是靠着这三间铺子。”

  小四听后咽了咽口水,这三个地方在成都城可是很有名气,“嘿嘿,这回公子可发了”。刘循则鄙夷地瞅了小四一眼,”没出息”,小四一噎,慌忙低下头。

  费氏将他们的主仆之间的表情看在眼里,笑意加深了几分,意味深长地看着刘循,“循儿,以后这三间铺子就交给你保管了。”说完便将地契递给刘循。

  刘循会意,费氏是想要把这个家交给自己,遂将这三张地契揣入怀里,抿了抿唇笑道,“母亲放心便是!”今后自己不仅要担负起这个家,更要担负起整个汉家天下,刘循的眼眸闪出一丝坚定。

  费氏笑着点点头,朝刘循摆了摆手道,“好了,娘乏了,无事退下便吧。”

  “母亲,那孩儿告退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