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专宠:绝世狂妃破苍穹 第3章 洗髓伐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另边,岚湘院。夜清洛将屋子里位置摆放的东西摔得乱七八糟一旁的丫环怎么劝解都没有用。房中的动静引来一旁屋中的美妇皱眉头,她房门夜清洛的房门,就看见了夜清洛身上的伤,和夜清洛将屋子里摆放的东西摔得乱七八糟一旁的丫鬟怎么劝说都没用。。...

小说推荐:九洲天师令 财迷花魁(上) 跨越时空的前妻 海贼之吞噬果实 戏爱甜心 大隋国师 抗战之战神李云龙 花语言 无限重生成神 绝武通天



另一边,岚湘院。

夜清洛将屋子里摆放的东西摔得乱七八糟一旁的丫鬟怎么劝说都没用。

房中的动静引得一旁屋中的美妇皱眉,她推开夜清洛的房门,就看到了夜清洛身上的伤,以及被弄得乱七八糟的房间。

夜清洛看到美妇过来,哭啼啼的一头扑进一位美妇的怀里,“娘,呜呜……”

美妇身着锦衣,三十来岁的模样,她抱着夜清洛,拍着她的背安抚道:“清洛,告诉娘,怎么弄得那么狼狈?谁欺负你了,娘给你去讨公道!”

这美妇就是夜清洛的母亲,夜秦的正房,将军府的女主人,江莲儿。

“娘,是夜初凉那个小贱人!”夜清洛抬头,心中闪着怒火,小手揪着江莲儿的衣袖不放,愤恨的说着。

江莲儿听到夜初凉这三个字时,疑惑的看着夜清洛,问道:“夜初凉?就凭她怎么把你打成这样的?”

夜清洛直摇头,“我也不知道啊,今天大哥托人回来给我和她送了礼物,但是我的礼物没有它的好,我心里头就不舒服,像往常一起拿她出气,但是,她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仅敢瞪我,还敢还手……

娘,你看,我这里,就被打成这样了!呜呜呜,清洛好疼!”

江莲儿心疼的看了一下她被打伤的地方,不仅衣服被打破了,就连肉也被打出了血来。“怎么回事,她不是不能用灵力的吗,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

小英,你是怎么照顾清洛的?为什么只有清洛受伤而你好好的?平日给你如此的修炼资源,你就不能替清洛挨几鞭子?”

小英就是刚才和夜清洛一同的那个女孩,江莲儿吼她,她缩了缩脖子,小声辩解道:“我,我当时离小姐有两米远,根本来不及了……”

夜清洛用嫌弃的眼神看了一眼小英,对着江莲儿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夜初凉平时面对我都是畏手畏脚,唯唯诺诺的,我对她怎样,她都不会还手,谁知道,她会突然对我出手,娘,这口气,清洛咽不下!”

江莲儿握着夜清洛的手,“娘不会让你白白受气的!夜初凉,一个贱人生的小贱人罢了,连娘都没有,凭什么跟你争?

你先让人给你处理好伤口,去换身干净的衣裳。

还有,夜初寒是夜家唯一的男丁,你我务必要和他打好关系。”

“嗯,我明白,大哥是我的!”得到江莲儿的安慰,夜清洛心里感受了许多,她抹了抹眼泪,处理伤口去了。

江莲儿看着夜清洛离开的方向,危险的眯了眯眼。夜初凉居然开始学会反抗了,必须得狠狠打压一番,不然她迟早会变成一个祸害!

夜初凉能不能修炼灵力,她清楚得很!夜初寒是与夜初凉一母所生的孩子,他是天才,夜初凉又怎会是个泛泛之辈?

她绝对不会让夜初凉成为夜清洛将来的阻碍的!

况且,夜初凉的母亲死因非常,若是那死因,被夜初凉给查到,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

夜初凉在空间中,泡在温热的灵泉水里,渐渐能够感觉到,周围的木灵气都在往她的方向潮涌,然后涌入她的经脉,给她疏通经脉,将杂质从经脉中剥离,然后从皮肤的毛孔上一丝一丝的被排出。

这些杂质呈青黑色,稠稠的,然后在温水中被水散开。总之,洗经伐髓的过程,夜初凉就像一个洗不完的泥球,不断的往体外排除杂质。

杂质被剥离,在经脉上留下的空缺立即有灵气替补上去,与之融为一体。在不知不觉中,她的灵力也在上升。都说每突破一个段位都会有一个小瓶颈,而她,灵力节节攀升,任何瓶颈都没有遇到,直接从毫无灵力,攀升到二级中段!

洗经伐髓完毕,夜初凉感觉身子轻快了许多,身上的伤已经奇迹般的有所愈合,手脚也不像之前那样软弱无力。

她嘴角一勾,这下行动方便多了!

退出空间,发现现在已是黄昏。

原来空间中没有白天夜晚的交替,不能根据空间里的天空来判断时间!

她记得她穿越时好像是中午,这会儿居然就快天黑了。

进到院中的屋子,夜初凉这才仔细仔细打量起屋子里面是模样。

屋子虽然不小,但很破旧,卧室的房顶明显漏水,下小雨还好,若是下大雨,估计在屋里躲哪个角落都会被淋到。

呵,住这样的房子,也难怪原身身体那么羸弱了。

还有屋子里该有的家具都没有,只有床,衣柜和桌椅,显得空荡荡的。

她身上的衣服被夜清洛打破了几处,泡完灵泉水,还湿漉漉的。

空间中又没有衣服,只得翻找屋里的衣服,然而,打开衣柜,看到里面的衣服,夜初凉眉头一皱。

衣柜里只有寥寥几件衣裳,每件衣裳的布料都是最普通的麻布,而且,都缝着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补丁。

这些破洞,都是夜清洛鞭打完原身留下的,原身不敢反抗,也无力反抗,只得事后默默缝补好这些破洞。

这里的每件衣服都鞭打出了破洞,可见夜清洛下手之狠,不过,夜清洛未免太狠了些,夜清洛到底是为什么那么恨她?

原身一个人住着,连个相互照应的婢女都没有,能活到十三岁也是个奇迹了。

按理说,原身再怎么是庶女,也不该受到这种待遇才是,在原身记忆中,原身并没有惹过夜家人。

这其中,定有猫腻。

夜初凉的衣服很简单,不像官家小姐的衣裳那么复杂,她很快就穿好了。

因为原身的事情都要亲力亲为,为了方便,衣服去袖口是窄口,像婢女一样的衣服款式,只是布料比婢女的还差。

呵,这将军府可真有钱,连府中小姐的衣服,都用麻布做。

刚换好衣服,院子的破门,“砰”的一声就被踢开了。夜初凉循声望去,只见门外站着好几个人,以一个嬷嬷为首,嬷嬷后头还跟着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丁。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