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痕 第一章 要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验,屡破大案要案的老刑警。借着车顶那盏小照明灯,欧阳卓迅速翻看着手边少得可伶的情报资料,只看了几眼他锋利如剑的两条眉毛就狠狠地挑起来,在深深地的眼眶里,他如暗夜星辰一样深隧动人心弦的双眸,更是不断地闪动出智慧与冷厉的光芒。  坐在警车后席上,不论是容市公安局刑警队队长欧阳卓今年才二十八岁,却已经是一个拥有六年刑侦经验,屡破大案要案的老刑警。借着车顶那盏小照明灯,欧阳卓迅速翻阅着手边少得可怜的情报资料,只看了几眼他锐利如剑的两条眉毛就狠狠挑起,在深深的眼眶里,他如暗夜星辰一样深隧动人的双眸,更是不断闪烁出智慧与冷厉的光芒。。...

弹痕

推荐指数:10分

《弹痕》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九洲天师令 财迷花魁(上) 跨越时空的前妻 海贼之吞噬果实 戏爱甜心 大隋国师 抗战之战神李云龙 花语言 无限重生成神 绝武通天



  

  凄厉的警报声狠狠划破了黎明前的黑暗天空,十几辆警车排成一字长队,飞驰向屯口乡。在十五分钟前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屯口乡发生一场建国以来罕见的大案,十七名民兵被杀。县公安局已经对案情展开初步调查,根据李东乡长提供的情报,罪犯嫌疑人赵海平,用最残忍的手段击杀这十七名民兵后,抢走了八五式自动步枪一枝,五四式手枪两枝,子弹数量不详。

  市公安局刑警队队长欧阳卓今年才二十八岁,却已经是一个拥有六年刑侦经验,屡破大案要案的老刑警。借着车顶那盏小照明灯,欧阳卓迅速翻阅着手边少得可怜的情报资料,只看了几眼他锐利如剑的两条眉毛就狠狠挑起,在深深的眼眶里,他如暗夜星辰一样深隧动人的双眸,更是不断闪烁出智慧与冷厉的光芒。

  坐在警车后席上,无论是容貌气质还是身材上,都无可争议被称为市局警花的唐倩,望着欧阳卓如大理石一样坚硬的面部线条,感受着一个男人面对工作和挑战,瞬间暴发出的绝对专注和热情,她只觉得心神皆醉。她用欣赏的眼神,一点点打量着欧阳卓古铜色的皮肤,打量着他像军人一样理得短短的头发,打量着他那双绝对可以为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支撑起一片蓝天的最有力双手……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敢悄悄用这种过于专注的眼神,打量这个集中了冷静、强悍、敏锐、洒脱各种优点于一身的出色男人。

  欧阳卓的经历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他从警校毕业第一年,就以卧底身份潜入犯罪份子内部,协助市大案要案组,捣毁一个国际伪钞制贩集团。他加入市刑警队,刚刚领到的*式手枪还没有捂热,就在一场孤身追逐战击毙了四名流窜到太原市的持枪惯犯。在这六年时间里,他一个人在和匪徒交手时射出的子弹,比其他人在把靶场训练时射出的子弹还要多;他得罪的人比他结交的朋友多,但只要成为他的朋友,那就是不用拜把子一样可以为他用身体挡子弹的好兄弟;挂在他家门前割断喉咙,鲜血还那么一点点向下滴的公鸡,比别人一年吃的烧鸡都要多;砸碎他家玻璃想再往里面丢上几只死老鼠的小混混,被他当场抓住的比跑了的多!

  唐倩迅速报告道:“据县公安局传送过来的资料显示,制造这起自建国以来,我省最大杀人案件的主凶叫赵海平,三十七岁,屯口乡赵家村人,已婚,有一女,父母双亡。不知道为什么,资料上他的相片竟然是一九九五年拍摄的,相隔了整整十一年,而且是一张双人合影,说不定就是县公安局的同志从他的结婚证上直接撕下来的。”

  从相片上来看,那时候的赵海平是一个很普通,丢进人群里就会彻底淹没的年轻大男孩,当时他的家境应该并不好,以欧阳卓的眼力,一眼就可判定,赵东平是拍结婚照时,穿的那件西装是一件顶多值五十块钱的地摊货色。他可能是感觉到幸福极了,嘴角带着发自内心的憨厚笑容,看起来他那一头不足一厘米长的头发都竖起来,陪着他一起微笑。以欧阳卓多年刑警的经验来看,这样的人一般都很木讷老实,在生活中他们很容易获得满足,愿意安于现状。

  很难想象这样的人竟然会成为连杀十七个人的凶手,而且杀的还是十七名民兵,并抢夺了他们的武器!

  “赵海平老婆叫张艳花,现年三十五岁,在村子里开了一个小卖部。”

  看着传真过来的相片,欧阳卓必须承认,赵海平的老婆还真是一朵花,虽然已经三十五岁了,又只有初中文化水平,但是却仍然保养得宜,在拍摄相片的时候,她嘴边那个若无若无的笑意,就让她多出几分成熟女人的诱人风韵。

  唐倩又将一张传真过来的相片连同资料递给欧阳卓,道:“这是赵海平和张艳花的女儿叫赵盼,今年十四岁,初二学生。”

  她明显继承了张艳花身为女人的美丽,现在的孩子发育得早,只是十四岁已经出落得楚楚动人,尤其是她那双大眼睛,深澈而动人,还带着不解世事的童真与顽皮。

  当欧阳卓的视线随意扫过赵盼的资料时,欧阳卓的身体微微一僵,因为在赵盼的资料中,竟然有两个绝不应该出现,但是却很可能和这场惊天血案有密切联系的字:已殁!

  死亡时间,两千零六年九月二十一日,换句话来说,就在四十八小时之前!

  可能是太匆忙还没有来得及鉴定,也可能有其他原因,竟然没有任何说明她死亡原因的书面材料。

  欧阳卓掂起赵海平用薄薄一页纸就全部涵括的资料,道:“唐倩你立刻和县局的同志取得联系,我知道时间太紧迫他们送来的资料肯定有遗缺和不足,但是他们犯了两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不只是唐倩,整辆警车里的人,包括驾车飞驰的刑警王明都竖起了耳朵,他们知道,跟着欧阳卓,他们应该牢牢记住他说的每一句话,这里面不但拥有一个老刑警的经验,更拥有只属于欧阳卓的创造性思维。

  “首先是赵海平女儿赵盼的死因,女儿才死了四十八小时,赵海平这位父亲就突然暴起,连杀了十七名屯口乡民兵,这两者之间是偶然?巧合?或者是有其它原因,需要我们去寻找?”

  全车的人都连连点头,欧阳卓最后伸手指着赵东平资料的某一个位置,道:“赵海平十八岁,也就是一九八九年就入伍,成为一名军人,直到现在还没有复员。这份口供上说,他的邻居曾经问他,在部队里混得怎么样,他回答说自己还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一个已经在部队呆了整整十七年的军人,到现在为止居然还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这本身就是不符合逻辑的!他现在在哪支部队,他属于什么兵种,接受过什么训练,受到过什么样的奖励或处罚,这些资料都一无所有!”

  “最可笑的是这份口供!”欧阳卓道:“那位邻居问赵海平在部队干什么,赵海平的回答是,他是在基层连队养猪的!而我们县局的某些人,竟然还真信以为真的把这份口供当成重要情报给我原封不动的传了过来!”

  “告诉他们,在我们赶到现场之前,请求武警部队支援。还有立刻弄清楚赵海平现在隶属的部队,和他们的直系指挥官取得联系,获取赵海平在部队的所有受训资料!在和县局的人联系的时候,提醒他们一声,在军队里只有总政部、作战参谋部之类机构高高在上的军人,才会用‘基层’这个带着俯视感和优越感的词汇,来形容连队!”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