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卒 第一节 咋这样呢(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逃走的情景。  便,在洛阳城外的一处小路上,一对父女步履蹒跚的走在早以荒凉的小路上。看他们走的姿态,就明白这里的路况好,通常深一脚浅一脚,随时随刻都有摔倒的可能,让人看了,会有一种这对父母随时随刻会消失了在小路上的想法。  老人拄着一根粗树枝草草了事做在这样的天气里,已经很少人出来走动了。要注意,是很少,而不是没有。。...

大唐小卒

推荐指数:10分

《大唐小卒》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大至尊魔帝 神奇宝贝之逆流直上 红颜送行者 斗罗之神级辅助系统 末日崩塌 共待花开时 替嫁医妃是大佬 叶辰萧初然 崩坏纪元 向往之璀璨星光



  外面的风雪已经接连下了几天,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的景像,像是大地被白色冰冷的雪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

  在这样的天气里,已经很少人出来走动了。要注意,是很少,而不是没有。

  人要生存,就要努力,在这样的天气里,有些人也是要出来的,生活逼迫的人必须面对所有能面对的困难。

  尤其,这个时候可不是太平盛世,今天这里打仗,明天那里打仗,没有一天的安宁日子,走到哪里,似乎都可以感受到身边的人为了战乱奔跑逃命的情景。

  于是,在洛阳城外的一处小路上,一对父女蹒跚的走在早已荒芜的小路上。看他们走的姿态,就知道这里的路况不好,往往深一脚浅一脚,随时都有跌倒的可能,让人看了,会有一种这对父母随时会消失在小路上的想法。

  老人拄着一根粗树枝草草做成的拐杖,拐杖上的树皮都没有剥净,甚至在中间还有一个突出的枝桠。老人身上的衣服有些单薄,拄着拐杖的手抻在衣服袖子里面,避着外面的风雪,而他的另一只手则被旁边的少女紧紧用双手抱着。

  看向老人的面孔,他的胡子和头发都已经花白了,额角有着岁月刻印上的痕迹,纵横开阖,微微一动,似乎都可以夹死从那里掠过的蚊蝇。而最让人一眼看了就忘不了的是老人的右边耳朵,因为那里有少半个耳廓已经找不到了,不完整的耳朵上有着已经长好愈合的肉质突起,显然,那道伤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爹,慢点,小心!”伴随着少女银铃一般却带着些许疲倦的声音,父女两个又是一个趔趄,差一点跌倒在雪地里面。少女的双手抱着爹爹的胳膊,抱的更加的紧了,她就像是爹爹的一根拐杖,支撑着爹爹的身体。

  “都是我这老腿,哎!人越老越不中用了,这一路把你拖累的。”老人的声音带着年岁苍老的颤音,说话的时候,嘴角的皱纹像是河水落进石子激起的波纹一般动着。

  “爹,你说的什么呀!倩儿从小就是爹一手拉扯大的,爹爹这些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要不是爹爹,倩儿怎么能长这么大呢!现在倩儿刚刚能照顾爹爹,爹爹就胡说了。”

  “是,是爹胡说。女儿大了,都开始教训爹了。”老人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脸上可是难掩的笑容,倩儿一直很乖,也很懂事,虽然老伴死的早,也没有儿子,但是有一个这么懂事的女儿,老人也敢到幸福了。

  “爹,我们要走快一些了,要不然今天天黑都赶不回村子了。早知道小路这么难走,我们就走大路,这小路这些年没有人走,都被雨水冲坏了。”

  “是呀!爹上次从这里走,都是十几年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这里到处都是田地,春天,人都在地里忙着呢!”老人说这个的时候,似乎很向往的向着天边看了一眼,那一眼似乎要望穿这些年的岁月,看到他当年从这里经过的情景。

  “还是以前的皇帝好,现在...”少女刚说出口,嘴巴已经被爹苍老的手一把捂住了,那一刻,老人的手似乎有了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只是在一瞬间,就从女儿的双手间抽了出来,捂在了女儿的嘴上。

  “胡说什么,这些话是我们普通老百姓能说的吗!要是被别人听到,告到官府,要杀头的。”老人带着教训的口吻对着女儿说道,说着的时候,尽量压低着声音,眼睛向着四周望去,确认周围没有任何其它人。

  倩儿被爹捂着嘴巴,听了爹爹的话,用力的点了点头,爹爹的手才放了下来。

  父女两个又互相扶持着蹒跚的向前走去,没有走出几米,忽然,倩儿感觉自己踩到了一块有些软的东西,那一刻,倩儿像是踩到冬眠的蛇一般赶紧将脚抽了出来,一只脚提起,向着旁边跳了一下,脸上满是惊恐的颜色,老人已经发现不对,赶紧向着女儿看去。

  “啊!”就在这时,一声惊叫响了起来,倩儿用力的将陷在雪里的脚拔了出来,但是那只脚下面似乎被什么东西捆绑住一般,拔出了一点,就已经拔不动了,而老人苍老但是依然锐利的双眼看到在雪地里,一只沾染着血迹的手正抓着女儿的脚踝。那是一只男子的手,上面有比较粗大的骨节,在手上的血迹早已经干了,透过斑驳的血迹,可以看到这只手已经被冻得发青,似乎青的可以透出光来,似乎可以透过发青的冻伤的皮肤看到下面血管里缓慢流动的血液。那是一只频死之人的手,一只想要抓住从自己身旁经过的一切可以救助自己的手。

  “倩儿,别动,不要怕。”老人安慰了女儿一句,就已经蹲下来,用苍老的双手扫开积雪。

  倩儿看到爹爹蹲在那里,听到爹爹的话,睁着惊恐的双眼向着自己的脚踝看去,接着,又是一声惊叫。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女孩也是够坚强的,竟然没有晕倒,只是看到了那只染血的手,试着将脚从那只手的紧抓中抽出来,可是怎么也抽不出来,于是少女也蹲下身子,帮着爹爹开始用手扫上面覆盖的积雪。

  没过一会,雪已经扫开了,雪下躺着一个男子,男子眼睛紧闭,脸色发青,让人一眼看去,觉得面前的人似乎早就已经被冻死的感觉。要不是抓着少女的手此时还依然有力,此时父女两人肯定会以为这个男子已经死去多时了。

  “是一个小军官。”老人显然并不怕面前这个看上去像是死了的人,只看了一下对方的衣着,就已经判断出对方的身份,他熟练的用手试了试对方的呼吸,幸好,还是有呼吸的,虽然微弱的已经不易察觉,但是还是有的。

  “这个人命真大,倩儿,帮爹把他抬出来,希望他能支持到村里。”就在老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抓着倩儿脚踝的那只手松了下来,软软的搭在雪地里。

  父女两人艰难的将这个人拉向村里,中间的艰难自不必多说,只是时间已经是晚上,到村子的时候,村子里早已经没有一家人家还亮着火光,父女两将那个人艰难的抬回自己的住处,放好以后,老人就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向着屋外走去。

  “倩儿,我去找你胡伯,你把他身上的盔甲和湿衣服扒下来,盖上被子,让他身体慢慢回暖。”

  “爹,可他是男人,倩儿倩儿...”

  “救命呢!哪有那么多顾忌,快一点。”老人说完,已经拄着拐杖,向着屋外走去,虽然他的脚步依然蹒跚,但是却很快,这一刻,这个行走的人似乎不是一个腿脚有些毛病的老人,似乎,这一刻,老人身体里有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倩儿一个人面对着这个昏死过去的男子,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一咬牙,将手伸向那个人的盔甲系扣。就在那里,一个闪亮的东西从盔甲里溜了出来,那是一个军牌,普通的战士是木牌,而这个人露出的是一块有些闪亮的金属牌子,显然,是一个军官,就像爹爹说的一样。

  倩儿将那个军牌拿在手里,拿着金属牌子的时候,她感觉有些重,并不像普通的铁牌拿在手里的感觉,而且,那个金属牌似乎上面的光泽也不像家里用的铁质农具的反光。但是,倩儿此时也没有时间多想那到底是什么做的牌子。只是粗略的向着上面看了一下,看到上面写着三个字,陈天喜。然后倩儿就将那个军牌仔细的收起来,以后好还给现在躺着的这个人。

  倩儿极为不情愿将对方染血的铠甲扒下来,开始的时候,倩儿都不敢看向这个人,但是不看对方,自己的手怎么也扒不下对方的铠甲。最后倩儿心一横,想起爹爹出去时说的话,看着面前这个已经昏死的人,两只手努力的将他抬起,靠在墙上。才勉强将对方的铠甲扒了下来。也幸好,对方穿的铠甲只是轻甲,要不,别说此时扒下极为困难,恐怕父女两个要将他抬回来都是不可能的事。

  “你要是能醒来就好了,你醒来,自己给自己脱衣服。”倩儿心里拼命的喊着,可是,面前的人显然不可能知道倩儿此时心里在想什么,闭着双眼,一脸的平静。

  “拼了,不管了,要是被村子里面那几个同伴知道自己给不认识的男人脱衣服,以后就没有脸见人了。不管了,总不能看着他死吧!”倩儿睁开了刚才脱下盔甲又一次紧闭的双眼,就在那一刻,他看到对方的上半身,在胸口的地方,有一个很恐怖的伤口,那是一处贯穿伤,是被长枪扎透胸腔留下的。此时,那里的伤口早已凝固,上身的衣服都被血结成了一块。其它的地方,也有几处伤口,但是都没有那一处恐怖。

  此时,看到这处伤口的时候,发自少女心中对于陌生男子的羞涩和恐惧被这道伤口所替代。倩儿以前也见过很多的伤口,在胡伯那里,她见到受伤的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见到这样恐怖的伤口还是第一次。她都怀疑,面前这个人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还不止这样的伤口,这个人可是带着这样的伤在雪地里躺了不知道多少时间。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倩儿在见到那处伤口的时候,倒是放下了少女的羞涩,而把对方当做一个需要救助的对象。

  “你命这么大,总不能死在我手里吧!”也许,这就是此时这个女孩想的。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