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卒 第二节 咋这样呢(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的。虽然,老胡很小的时候,就和一个江湖上卖药的郎中学医术去了,因为,一个村的两个人都也没怎么见过。  没想起,在大漠边缘,万里他乡,居然遇上,不能够不说是一种缘分。  最后,他的腿伤渐渐地好了,虽然突厥人的刀可也不是小孩的玩具,早已砍到他骨头里也是在那时候,他认识的老胡,老胡是随军的大夫。。...

大唐小卒

推荐指数:10分

《大唐小卒》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靓女演怪角 天菜总监 地下大老婆 甜食王爷(下) 三月不许开花 逐仙鉴 碧血倾心 完美至尊 午夜都市清洁工 都市超级高手



  老人步履蹒跚的赶了一段路,在村口的一户人家停下了脚步,这就是老胡家。十几年前,他和老胡分别是大隋北方军的兵卒和随军大夫,后来,自己在一场与突厥人的对战中受了伤,右腿被突厥人的弯刀砍了一个口子,鲜血流了一地,人也昏死在战场上了。

  也是在那时候,他认识的老胡,老胡是随军的大夫。

  老胡照顾了他几天,然后他醒来了,醒来一说话,两个人口音竟然是一样的,一打听,才知道是老乡,然后一报村名,竟然是一个村的。不过,老胡很小的时候,就和一个江湖上卖药的郎中学医术去了,所以,一个村的两个人都没有怎么见过。

  没想到,在大漠边缘,万里他乡,竟然遇到,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

  最后,他的腿伤渐渐好了,但是突厥人的刀可不是小孩的玩具,早就砍到他骨头里去了,所以,右腿从此留下了毛病,走路都走不稳当,更不可能继续留在军营,当兵打仗了。所以,他就从军营退了回来。回来三年以后,老胡也从军营回来了。

  “哐!哐!哐!哐...”老人用力的拿手拍打着木质的院门,由于力气大,把落在门上的积雪都拍落下来。

  “谁啊!这么晚还来敲门!”院子里亮起了油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拿着一盏油灯从里面走了出来,走着的时候,大声的问外面到底是谁,听口气,显然对于有人将他半夜三更叫起来很不高兴。

  “胡头,是我,赵大牛。”

  听到这个声音,门里人脸上的怒色一下子转为了高兴和一丝的着急,手拿着油灯,也不管油从灯里面溢了出来,三步并作两步,赶紧奔向院门。

  “你不是带倩儿去长安她舅舅家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这才几天。”门一打开,看到是自己的老伙计,被称为胡头的老者赶紧把老伙计往里面请,不过,门口的人站在那里,显然没有进去的意思。

  “这个说来话长,等有时间,我慢慢给你说。你现在赶紧跟我去一趟我那里,有人快不行了。”

  “倩儿怎么了?我去拿一下药箱,我们这就去,你在这里等等我。”胡头听到有人不行了,以为是自己的宝贝侄女出事了,问了一声,也不听对方的回答,赶紧去里面拿自己看病用的箱子。

  “这个胡头,怎么咒我女儿。”来人还没有解释,胡头就已经跑到里面去了,只是片刻,胡头提着一个大木箱子,就走了出来。

  “快,快走!一会耽搁了。”胡头一出来,就催老赵。

  “不是倩儿,是我们路上遇到的一个人。是个兵官,躺在雪地里,不知道多长时间了。”

  “不是倩儿,害的我瞎担心了一场。不过我们也要快,救人如救火,可耽误不得。”两个老人,疾步向着老赵家走去。

  “他身上有什么伤?”走的时候,老胡关切的问道

  “我没有仔细看,不过他身上的盔甲倒是好的,脑袋上也没有伤,不过手上都是血。大概是在雪地里冻的,冻昏死过去了。”老赵说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拍自己的脑门。

  “不对,我怎么没有留意到,他身上的那副铠甲一点血迹都没有,倒像是刚刚换上的,可他手上都是血,怎么铠甲上什么都没有。”老赵一时间也被自己的发现弄的有些茫然了,这种不合常理的事情还真的不太好解释。

  两个老人说着,已经到了老赵的家里,赵倩此时已经给陈天喜将身上的盔甲脱了下来,不过里面的衣服都被血黏在了身上,根本就扒不下来,赵倩也怕自己一旦强行将那黏在身上的衣服扒下来,会将陈天喜身上的伤口再次弄开。看到那胸口的贯穿伤,赵倩真不知道要是那道伤口再次被撕裂会是什么情景。

  就在赵倩想着怎么将那件衣服弄下来的时候,外面,爹已经和胡伯赶了回来。

  “胡伯,爹,衣服上都是血,弄不下来。”

  “血,他盔甲不是好着么,怎么有血。”

  “我也不知道,不过他胸口有一个很严重的伤口,你们看。”赵倩说着,透过屋里微弱的灯光,老胡和老赵都看到了这个人身上的伤口,胸口的贯穿伤。

  不过就在赵倩看向那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赵倩觉得这个时候的伤口似乎比刚才的伤口好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是自己刚才害怕,此时看到爹和胡伯,心情放松下来导致的。

  此时的陈天喜,依然沉沉的睡着,不过在陈天喜的脑子里,却不断的闪现着一个情景,他从一处考古的墓穴里,发现了一件隋朝末年到唐朝初年留下来的战甲,战甲的主人已经成了地上零散的白骨,而且,墓有被盗过的痕迹,里面珍贵的东西都被盗走了,主人的遗骨也被弄得凌乱的躺在墓穴里。而这幅铠甲大概是盗墓的人没有看上,所以留在了墓里。

  陈天喜认真的检查了一遍战甲,惊喜的在战甲里面找到了一个金属牌子,拿出来看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牌子上的名字竟然和自己的名字一摸一样,陈天喜。

  大概也是这个原因,凑巧不巧的墓主人和自己一个名字,所以这件文物就是陈天喜负责带到省馆的。要知道此时的陈天喜才是一个刚刚踏足考古界的稚儿,本来护送文物的事情还轮不到他,但是因为那个金属牌子的出现,队里的几个老资格破天荒的让陈天喜护送了这么一次。

  有时候,乐极必然生悲,在护送的途中,出了车祸,陈天喜第一件事就是抱紧了那副铠甲,防止铠甲有什么损坏。要知道,隋唐时期的铠甲,留下来,能够保存这么完好的,馆里可没有几件,就是放眼全国,也就那么几件。

  不过,下一刻,车由于剧烈的撞击,陈天喜额头直接碰到了被挤压变形的车厢上,而额角的血则流向了铠甲上。

  在那一刻,陈天喜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片刺眼的白光,陈天喜不知道是不是车爆炸引起的白光,但是,白光过以后,似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陈天喜觉得自己似乎没有死,因我头脑里依然不停的想着事情,但是陈天喜想要努力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挣不开,似乎,身体已经不由自己支配了。

  而那一刻,陈天喜觉得那道刺眼的白光应该是手术台上的灯光,只有无影灯的光才有那么炽烈吧!

  “倩儿,去烧些热水,还有,在房间里升上火。赵头,还记得我们在军队里怎么帮伤员把血黏住的衣服弄下来吗,一会帮我。”老胡说着,赵倩却看向了陈天喜的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赵倩竟然看到那只手动了一下。想到自己白天被抓住脚踝的情景,赵倩赶紧去后面烧水去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