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太甜:总裁很强势 第4章 恩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高靳南从位置上站出来,猛然房门桌子上的东西。没死更好,他会慢慢的把她弄死。突然间外面传来了一阵争吵声,紧然后就有人来敲他书房的门。高靳南用白色丝质的手绢裹了裹被刮伤没死更好,他会慢慢把她弄死。。...

小说推荐:我有一柄打野刀 愿君笑 洪荒之太清问道 星空炼神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快穿系统之女配上位记 逍遥天子逍遥客 侠义榜 我的小人国 我的帝国无双



高靳南从位置上站起来,猛地推开桌子上的东西。

没死更好,他会慢慢把她弄死。

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声,紧接着就有人来敲他书房的门。

高靳南用白色丝质的手绢裹了裹被划伤的掌心,拉开门,管家毕恭毕敬地站在他面前。

“少爷,林少凡林少爷,硬闯进来了!”

高靳南整理着手绢包裹伤口,云淡风轻地走出去。走到客厅,就见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背对着自己打量着屋子。

高靳南自顾自地在沙发上落座。

“我记得,你跟我承诺过再也不会回来了!”

男人听到声音也回过头,那是一张看上去无比柔和的脸,比起高靳南的冷峻,这个男人气质温润。

男人也跟着落座,“这个庄园跟我离开之前还是一个样子,变化不大!”

“回来干什么?”

“听说,过几天就是靳风的祭日了!”

高靳南整理的手顿了顿,白色的手绢已经是殷红一片。

林少凡看着那只受伤的手忽然笑道,“我得回来看看,你还过得好不好。”

高靳南抬眸,“如果不是你把段舒淇送到靳风跟前,他不会死!”

闭上眼睛,高靳南总能想起高靳风死在自己跟前的样子,他的脊柱发寒。

“那只是一个事故,跟段舒淇无关!”林少凡眉头紧锁,语气愈发愤恨。

高靳南抬头,鹰隼一样的目光紧紧地钳制住林少凡,“段舒淇和你,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段氏在短短两天之内,经历了大起大落。

昨天还以为段氏濒临破产之际,今天段氏企业的门槛都快被投资商踏断了。

尽管如此段启的心情并没有好到那里去,坐在办公室里愁容满面。

门外传来了吵闹的声音,段启刚站起来,门就被推开。

林少凡和助理走进来。

“对不起,段总我没有拦住他!”

见来人是林少凡,段启有些意外,他摆了摆手,助理退了出去。

“怎么回事,我记得你跟我说舒淇已经死了!”林少凡在发颤。

段启坐回椅子上,“死了,在那海里连个尸体都捞不出来!”

“那和李合祁结婚的人又是谁!”

“段舒念,段舒淇的同胞妹妹!”

林少凡讶异地说不出话来,怔怔地看着段启。

段启告诉林少凡,段舒念和段舒淇是双胞胎,只不过算命的说段舒念命中带煞,会影响前途发展,刚好后来段家集团陷入低迷,于是段舒淇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出去了,就连她的父母段明扬和白蓁都以为段舒念一生下来就死了。

“那为什么又把她接回来?”

林少凡搞不清楚段启的动机。

为什么送回来?段舒淇莫名其妙失踪,对段家集团很不利,只能找来被遗忘了许久同胞妹妹段舒念来代替她。

“当初是你让我把段舒淇送过去的,现在小淇没了,你答应我的事情没有成功,你没有资格质问我!”

林少凡心底的寒意一闪而过,“你把五年前的事情都告诉她了?”

段启摇头,林少凡暴怒,“你什么都不告诉她,怎么就草草地举行婚礼,就连婚礼消息就占了各个报纸的大版面,这么高调的计划,你难道就不怕高靳南跟她接触后,发现她不是段舒淇!”

“一开始于心不忍,”段启的语气有些后悔,“不过已经想到办法,你不用担心了!”

“你我各取所需而已,但是我不想因为你的鲁莽被连累!”

林少凡舒了一口气,站起身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到段氏起死回生而备受煎熬的,是李合祁一家。

前几天李家公司接了一个大单子资金都被套了进去,大部分合作商要求撤回在李氏的资金赶着潮流去投段氏。

李合祁父亲负手在李合祁母子二人面前忧虑地走来走去。

“大不了让儿子再去把段舒淇追回来呗!”李母喝着咖啡,神色颇为云淡风轻,“那天,我看她在雨里等你,等了一天,估计巴不得你现在回去找她!”

李合祁想起那天,就总觉得拉不下来脸。

“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我现在都和江云熙在一起了。”

“江云熙?”李母一声轻笑,“不知道是从哪个山沟出来的女人,玩玩儿就好了,你最好别当真!”

李合祁没说话,本来对待江云熙也毫无感情。

“如果当初段明扬没娶了白榛,段氏也不一定会是这个样子!”

段舒淇的母亲是个女支女,这个事在c市商界都不是什么秘密。说起段氏,大家津津乐道的也是这一桩家丑。

“真是可怜段明扬了,为了白榛什么都放弃了,结果白榛还跑了!”

李母摇头,“所以,江云熙这种人休想进我们李家的门!好歹也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才行!”

江云熙只是家境一般而已,李合祁想辩驳两句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可是没有想到段舒淇那丫头跟她妈是一个德行,还摆了我们一道,所以,”李母放下手中的咖啡,郑重地看着李合祁,“为了李氏,你可以去找段舒淇,但是这种人是千万不能走到一起的。”

李父听着只觉得头大,正要说话,就有人拿着东西进来了。

接过来后,李父的眉头舒展开来,脸上露出笑容。

“今天晚上,这个宴会你务必要去,千万不要搞砸了!”

李合祁地接过来,看到邀请函上的主办方,不免惊讶。

“高氏集团的宴会,怎么会邀请我们?”

李合祁再看,指了指自己,“还是我?”

而就在此时此刻,高靳南给段舒念送的大礼已经到了段家别墅。

段舒念看着门外的陌生人,愣在原地,一种熟悉的恐惧感从脚底攀升而上。

“段小姐,这是高总让我送来的。”

果然是他,段舒念的脊柱在颤抖,那天之后身上遍布的伤口又在隐隐作痛。

“高总让我告诉你,为了李合祁李先生,你也务必要去今天晚上的宴会。”

提到李合祁段舒念忍不住浑身一颤,鬼使神差地从那人手里接过礼盒和邀请函。

这一切都被钟玉华都看在眼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