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瓮 第2章 婚姻败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入瓮第2章 婚姻落败的全文深度阅读,我扯着一抹笑摆了摆摆手,“不碍眼,小伤而已。”他站起身拿起一次性纸杯,帮我倒了杯热水,“我叫...他起身拿起一次性纸杯,帮我倒了杯热水,“我叫沈东宸。”。...

入瓮

推荐指数:10分

《入瓮》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贵妇命 黄荆 欠爱不还(下) 英雄联盟之德莱文归来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燃尽仙途 灵魂流浪星球 全才相婿 我有个外星女友 剑耀九苍



  我扯着一抹笑摆了摆手,“不碍事,小伤而已。”

  他起身拿起一次性纸杯,帮我倒了杯热水,“我叫沈东宸。”

  我看到那杯水,突然一阵内急。

  我嘴角一抽,实在不好意思当着个陌生男人的面进卫生间,于是委婉的赶人。

  “沈先生,我已经没事了,你先回去吧!”

  他眉头一蹙,薄唇一抿,清冷的声音带着让人无从拒绝的霸道,“等你家里人过来之后我再走。”

  提到这茬,我面部表情不由自主地垮了下来。

  家人?

  我婚姻败北,也没有脸回爸妈那边。

  我微微埋头,避开他的视线,内心五味杂陈,“我暂时无处可去,家人……也不在这边。”

  他沉默了一会儿,从包里拿出了一包烟,将烟叼在嘴边的时,忽然停住了点烟的动作,“你愿意的话,可以来我家。”

  我手上的杯子一抖,一杯热水差点没全部洒出来。

  他又补充道,“我家保姆最近刚离职,你要来的话,月薪一万包吃住。”

  我本不想去,但在听到那笔可观的薪资时动了心。

  一方面是因为我调查陈文俊出轨这事需要钱,另一方面是因为婚后我一直都是个家庭主妇,没有半份职业。

  如今,我所有的财产都被陈文俊抓在手里,境地窘迫,举步维艰。

  深思熟虑之后,我点头,“好。”

  但灼人的还是眼前内急的问题,于是我脑光一闪,想法设法支开他,“你能不能下楼帮我买被粥回来?”

  他当然很愉快地应下了,确定他已经出门之后我才从床上爬起来,我拿起液体就要往卫生间里走。

  但脚刚触地,小腿上就忽然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都跌在了地上,手上的输液器因为强力牵扯而脱落。

  这时房门刚好再次被打开。

  沈东宸漏出了个脑袋看到情况之后迅速进来,他将我从地上扶起来,我刚好贴上他结实的胸膛。

  他比我高出大半个脑袋,俯首问我,“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语气凉薄,但气息打在我脑门上时却灼热无比,瞬间烧灼了我的脸颊,加上听到他那有力的心跳声,我莫名头脑发热,整个人都不好了。

  最终我嘴巴一憋,终于忍不住埋头道,“我想去卫生间……”

  半秒后,我似乎听到了一声嗤笑声。

  沈东宸将我带到了卫生间里,我洗了手从里面出来时,刚拉开门就撞见他捂着嘴牵起嘴角笑,我当即就尴尬到起了一头撞晕过去的心思。

  因为伤的不算重,两天后,我一出院就被他带去了他家。

  他家住在城郊的别墅区,跟妻子樊美盈一起生活。

  可我第一次见到樊美盈就闹出了一场尴尬戏。

  由于前任保姆走了有一段时间,家里已经落了无数灰尘,那天我系上围裙挽起袖子就干活。

  我踩上立在客厅里的架子,准备拿起上面的合照擦拭一番时,脚下忽然踩了个空,沈东宸当时就拿着抹布站在地上。

  我心里一紧,低呼出声:“你快让开!”

  我这一跌,他刚好成了我的人肉垫。

  我不小心撞在某个位置时,他疼的闷哼了一身,我感觉到自己正抵住那个不可描述的部位时,身体一僵,呼吸一滞,脸颊一阵辣烫。

  那一刻,世界安静了。

  我们在地上僵持了两秒之后,大门突然被打开,一个性感的女人随即闯入我的视线里。

  她穿着一件修身的包裙,前凸后翘,一头长波浪卷发很随意地放在身上,更显妩媚、成熟。

  她看了地上这情况,愣在原地,面色僵硬,挑眉质问:“这位就是……新保姆?”

  我迅速从沈东宸身上站起来,指着一边的架子,慌乱地解释,“我不小心从上面跌了下来,刚好砸到了先生,请你不要误会!”

  她将我从到打量到脚,忽然咧开嘴笑,魅惑百生,“看你都乱成什么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欲盖弥彰呢。”

  我一懵,又听见她带着几分解释的语气道:“毕竟你们这体位有点儿看头,你也长得不差,现在的小三差不多都是你这样的类型。”

  她当头就是一记暴击,让我无言反驳。

  我下意识抬头看向沈东宸,彼时他已经疼青了一张脸,那不可描述的部位传来的疼劲儿显然酸爽无比。

  在闹了这场乌龙之后,我开始跟沈东宸拉开距离,说话客客气气的,至少也站三米远,而樊美盈对我的敌意,只增不减。

  她总会有意无意地为难我,不是嫌这道菜太辣,就说那道菜太咸,冬天才该有的菜她让我夏天买,所有衣服一律手洗,有事没事就要我把家里上上下下都擦拭一遍,连园丁要做的事情也一并落到了我头上……于是我每一天都忍气吞声地沉在各种反锁的小事里,晚上也是碰床就睡。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周多之后,我开始渐渐适应。

  周一上午,我正在洗碗时,蓉蓉的班主任忽然打了个电话过来,我刚接电话,对方慌乱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了过来。

  “请问,是陈蓉的家长吗?陈蓉课间操之后就不见了,我们已经报了警,请你来学校协力寻找,她平时有没有什么爱去的地方?亦或是有没有什么容易昏倒的隐疾?”

  我心里一揪,手一松,瓷碗掉在地上碎了一地,胡乱地回应她,“我这就来找!请你们在学校附近帮忙找找!”

  挂断了电话,我连手都没来得及擦就往蓉蓉的学校赶,眼看就要到学校时突然堵车,我心急如焚,结了账就下车赶路,最终无意间在学校附近的儿童公园里找到了她。

  她当时一屁股坐在沙滩里,面前捏了三个两大一小的小沙人,眉头紧皱,看上去像极了一条被人抛弃的小狗。

  我心里禁不住一阵抽痛。

  我慢慢走向她,一步比一步沉重。

  小家伙脑袋一抬,嘴巴一憋,眼泪就吧嗒吧嗒地落了下来,“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