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瓮 第4章 暧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入瓮第4章 暧昧不明的全文深度阅读,他的语气坚定地,不容许其他人置喙,浑身透受凉薄的气息,专心致志地望着我的大腿,拿着碘伏上药,动...然而,我的内心却仿佛有十万只草泥马崩腾而过,丝毫都平静不下来!。...

入瓮

推荐指数:10分

《入瓮》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巧舌酒娘 末世之终极狩猎 无限影视世界大冒险 最佳特摄时代 九零律政军嫂撩人 神豪从霍格沃茨开始 星尘末落 一拳歼星 网游之高级玩家 重生之我叫科比



  他的语气坚定,不容其他人置喙,浑身透着凉薄的气息,专心致志地看着我的大腿,拿着碘伏上药,动作轻柔,淡定无比。

  然而,我的内心却仿佛有十万只草泥马崩腾而过,丝毫都平静不下来!

  脸从脖颈从一并灼烧到脑中央,气息迅速紊乱。

  沈东宸忽然顿住手上的动作,声音清冷,“你在脑补什么。”

  我心跳一滞,身体全僵。

  此时,我们离的很近,我只需要凑一下就能亲吻到他的距离让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思绪。

  他这话一出之后,周遭更是有粘稠的暧昧覆盖上来,让我连呼吸都稍显困难,更是忘记了腿上那火辣的疼痛。

  我口不择言,语无伦次,“我……我…我是说,我需要透透气。”

  他选择无视了我,自顾自地托起我的大腿消了两遍毒,上了药就拆开纱布帮我包扎,整个过程他都垂着眼眸,安静而专注,我要是再年轻个五六岁,估计会不可自制地对着他犯花痴。

  他收拾好我腿上的伤后,我以为这场尴尬戏就此结束,心里刚松了一口气,沈东宸却刚起身,脚下突然一个踉跄,身体一跌,脑袋突然撞上了我的前胸。

  僵持了两秒之后,我感受着胸前温热的呼吸,世界仿佛被人投掷了一颗原子弹,整个人害羞的都摊在了地上。

  他伸手抵在了我脑后的橱柜上,我尴尬的撇过头闭上了眼,身体莫名地在颤抖,刚产生一头撞晕过去的心理,他清冷的声音突然在我头顶响起。

  “你这模样……像极了未经人事的小女孩。”

  闻言,我猛睁开眼,略错愕地看向他,彼时,他眼角莫名柔和,脑袋正一分一分地向我拉近,大概是因为我从未经历过,我这已婚多年的女人,心弦竟被他撩的七荤八素。

  他搭上我的肩,脑袋微微一偏,凑在我耳边补充,“含苞待放。”

  我一听,脑海里立马浮现了一幕我红着脸欲求不满的看着他的画面,我的心脏仿佛受到了十万点伤害,再往后一缩,脑袋正好撞上橱柜。

  我伸手推开他,提醒,“沈先生,太太很快就回来了。”

  他忽然嗤笑了一声,“要是她不回来,你还想继续吗?”

  闻言,我更慌乱,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迅速拉远距离,强调,“我只是个保姆,不会产生不该有的歪念!”

  撂下了这话,我强忍着落荒而逃的心思做了一顿晚饭。

  晚餐时,樊美盈没有回来,我强行被沈东宸带到餐桌上吃饭,一顿晚饭吃的我味同嚼蜡。

  晚上还做了一晚不可描述的梦,梦里的男主就是沈东宸,我还沉迷其中无法自拔,醒来后我咬牙抓狂,羞耻无比地卷着铺盖滚了几个来回,罪恶感爆棚,就差没甩自己一个打耳光。

  自那个梦之后,我再也无法直视沈东宸。

  脚被烫伤之后,我的工作量减少了许多,不用再每天都里里外外的打扫,于是我的空闲时间也就多了起来,这一闲下来,我就发现了樊美盈的行为有些古怪。

  她白天不常回家,晚上也经常会出去,沈东宸出差那几天,更是会夜不归宿,次日清晨回来,我会在她身上闻到一些味道。

  这天,我在打扫她的房间时,发现了个不得了的东西——用过的套子。

  而那天,沈东宸出差还没有回来。

  我看着扫把边那装满了乳白色粘液的胶套,三观仿佛被人一锤子敲碎,半天没愣过神来。

  难道樊美盈带男人回家过夜了?

  她跟沈东宸分房睡,而我睡在花园边的小房里,睡得又沉,所以别说是带男人回来,就算她大晚上扯起嗓子浪叫一整晚,我也不会听到动静。

  正处我内心戏惊涛骇浪之际,樊美盈忽然慌里慌张地回了房,一双高跟鞋咯吱作响不断,她看了看扫帚边上的套子,又看了看我,面色有点白。

  房间里没什么垃圾,套子显得格外突兀。

  看她这模样,再结合前几天的那通电话,我心里已经有了底。

  很快,她就镇定了下来,“身为保姆,嘴巴可要管严实点,就算饭能乱吃,话也一定不能乱说。”

  她从包里掏出了一包烟,抽出一支点上,温和的语气里带着让人不容忽略的威胁之意。

  我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其实我都懂,现在生活压力这么大,先生跟太太都暂时没有安定下来的心思,其实孩子也不着急。”

  她半掩着眸子,我没看出她眼底是什么神情。

  我深知我要是捅出了这事,我会死的很难看,可我也是经历过一段婚姻的人,真不想看沈东宸被扣上绿油油的帽子蒙在鼓里,跟陌生男人分享自己的结发妻子。

  心里一时半会儿就纠结了起来。

  第二天晚上,沈东宸出差回来,樊美盈没有回家。

  他一回来就疲倦地瘫在沙发上揉眉心,我给他倒了一杯茶,并僵在他身旁。

  我一想到樊美盈此时可能正在跟哪个男人在酒店里玩成人游戏,我就觉得越发觉得我们同病相怜,甚至不由自主地怜惜他。

  我犹豫了好一会儿,道:“我……昨天在太太的房间里发现了用过的避孕……套。”

  他手一僵,冷眼看向我,目光犀利无比,仿佛换作利刃将我从头到尾都绞了数个回合,周遭气场一寒,我宛如深坠冰窟。

  沉默半晌,他才道:“这事先不要张扬。”

  他语气生硬,凌人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时,让我头皮发麻。

  我突然意识到沈东宸其实是个很危险的男人,只是他平日里将那份戾气收敛住而已,而我当着他的面戳破了樊美盈的丑事,让他颜面有损……男人都好面子,何况是沈东宸这样有钱有势的人。

  意识到这点,我立马悔青了肠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