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金钱至尊 第四章 小桥流水我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放假了,以前总是在一个角落偷看宋秋因背影的离去。  这一次,不知道是为了怀念过去,还是属于初中有这个习惯,宋秋因从教室回到宿舍拿了东西准备离校。她不知道曾今有个少年...

小说推荐:乱世枭雄 我的冰山女总裁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排球少年之ACE 夺还者 武林世家赘婿 衿期可期 电竞大神来solo 英雄美少年 都市绝代兵王



  放假了,以前总是在一个角落偷看宋秋因背影的离去。

  这一次,不知道是为了怀念过去,还是属于初中有这个习惯,宋秋因从教室回到宿舍拿了东西准备离校。她不知道曾今有个少年在大李树下目送她离开校园吧,她怎么会想到胆小的朱运曾对她产生情愫呢。

  微风吹过,朱运的斜刘海飞起,远处的人儿长长的秀发和裙角随风轻舞飞扬。

  “宋秋因,下周再见!”

  深吸一口气,回家!

  想起老家,朱运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那是久违的老家啊,两千零一零年之后,那里夷为平地。那里的竹园,桃树下有好多自己童年的回忆,在那次拆迁之中都不见了,再一次去哪儿的时候,那里的岁月都被新生的麦苗代替。

  好怀念童年的时光,那是无忧无虑的生活,过得简单,简单,很简单!

  后来的世道变了,物质文明打败了精神文明,社会以钱为尊,你有房吗?你有车吗?你有钱吗?这是判断一个人成功的标准,幸福的指数,女友的漂亮程度。浮躁而夸张的年代,大家叫它社会主义过度阶段,先富带后富,直到中华梦,反腐巨斧的出现才开始和社会发展出来的狰狞怪兽作战,但它不是一早一夕就能打败那成长起来的巨大魔兽,因为有太多的利益纠葛。

  现在,自己家离江塘中学有十里的路程,真是好久没走那么远的路程了,出门就是车的人突然回到走路的年代,真是有一种背离之感,太不方便了。

  不过马上“要想富,先修路”马上就要在华夏大地轰轰烈烈的展开了,到时候出行就方便多了。

  出了校门,远远地看见一些人一团围成一团,朱运的记忆一下涌现了出来,初中有件内疚的事情就是看到一个熟悉的童年玩伴被一群同学揍,当年的自己胆小怕事,秉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飞快地远离,如今自己不会右手旁观了。不过让自己和一群初中生打架,总有点诡异的感觉,成人的心灵欺负初中生?好像有点做不出来。更重要的是自己有成人的心灵却没有成人的武力啊不可力敌!

  于是朱运在人群中大吼一声,“校长和老师们来了,快跑!”

  这时候中学的学生还是很怕老师的,这一句话莫不同于一句狼来了,吓得围堵打架的人四散逃走,恨自己没有一双翅膀可以飞,被校长逮住,记过处分叫家长开除这些是很有威慑力的。

  这群孩子的青春的叛逆之心还能被人治,不像未来,小学的孩子都不会害怕老师,当老师的没钱,他们家有钱。呵……老师直接懵逼了。那是五岁小孩说出的话呀!

  看到童年的玩伴,那个和外婆同一个地方的家伙,因为自己及时的解围,他还没有被那些堵他的人狠揍,了却当年的那个心病,自己没有见死不救。

  “你还好吧?”

  “我,我没事。”肥仔摸着头道。

  “一起走吧。”

  “好。”

  “他们怎么堵你?”

  “打水的时候,有一个挤我,我吼了他一句,最后他放出话放学后堵我,刚才你看到的一幕就是。”

  “嗯,学校一口井,那厨房的老头放水吃饭的时候才放半个小时,学校太缺水了,真是操蛋的学校。”

  喋喋不休的骂学校,是无能为力的初中生,惟一能发泄心中不满的抗议方式。

  近了近了,有一种近乡怯情,那些高低错落的屋舍,是真实的,自己真的回来了。它们多年后夷为平地,有很多不舍,那些小巷草垛曾今有小小少年在躲猫猫,自己可惜了好久。

  朱家桥,这个自己出生的地方,这个到处都是桑葚的地方,这个到处有池塘的地方钓鱼挖莲藕,有太多自己的美好回忆啊。

  家。

  “汪汪汪。”一条白色的大狗从小院子窜出,一蹦好高。

  这条老白狗,现在还没有得病死去,它可是陪伴了自己的整个童年,少年时光。

  “大白,再见你真好!”

  “大白,我想死你了!”

  摸着它走进小院子。

  “运儿回来了。”奶奶笑滋滋的声音已经传来,听到狗吠声,她就从屋子里麻溜地出来了,七十多的人儿手脚仍然是灵活,摘棉花朱运都摘不过奶奶。

  江塘中学那时候并不卖菜,所以学生都是自己带蔡,奶奶的咸豆角,偶尔的咸鱼块多年之后,那么的怀念。每次看见人吃咸豆角和咸鱼块,朱运都会感觉眼睛有什么要流淌出来了。

  “奶奶!”朱运开心的大叫!这个疼爱自己的老人,这个喜欢开怀大笑的老人,最后的那段时光朱运记得她真的好舍不得离开,当在弟弟生日哪天,她闭眼再也没有睁开,朱运哭泣得像一个泪人一般!

  当年,一岁多后朱运母亲怀了弟弟,他和这个老人一起睡了十几年,是她为他无数日日夜夜盖着踢掉的被子。在昂贵的医药费下,老人只得选择食疗延续了几个月生命之后,带着不舍离开世界。

  朱运想道:奶奶,我会赚钱支付那天价的医药费,让操劳的你,享福安然天年。

  还有爷爷,那个因我奶奶离去,而舍不得地流泪了一个月,最后也离开,现在的爷爷七十九岁,他还在放牛,八十二岁后的爷爷身体哮喘得不行之后,这才没有再放牛。

  很多年后,朱运在外混得不如意,总是想起这两个老人对自己的好,冷了热了饿了他们那么关切的呵护。那种关心,那些所谓的女友都从来没有给朱运过。

  “乖孙儿,饿了吧。我去给你炒鸡蛋饭……”

  “好啊,奶奶。奶奶的蛋炒饭好多年没吃了呢。”

  “你说什么呢,上周我给你炒的呢!”

  朱运发现自己说露嘴了,“哈哈,奶奶,我这是一周没吃,如隔好几年呢!”

  “大孙子,你什么时候嘴巴变得这么甜了哟,哈哈。”

  “我……”总不能说自己穿越回来,已经不在是哪个老实巴交的样子了。

  好歹奶奶没有追问下去,“我去给你炒鸡蛋饭啦!”

  这个经常笑口常开的老人,这个看上去现在还很健康的老人,谁能想到几年后,她只能卧在床上待在家里不能出门。现在的她还会挑水去浇菜园子。

  “奶奶,真好吃!加了很多油吧!”

  “嗯,你在学校只能吃咸菜,回家奶奶要给你添点油水,你还在长身体呢!”

  “老白,你也来一口。”

  “你这孩子,这么好的,你怎么给狗了。”

  “就给它一勺子,它刚那么远就接我奖励它的,哈哈。”

  “嗯,这狗灵凡,聪明,知道是自家人回来了……你好好吃,别再喂它了,一口就好了。“嗯哪!”

  “汪汪。”老白似乎听得懂似的,汪汪地抗议,可怜巴巴地看着朱运在吃,朱运还时而挑逗它,像是扔出来却有自己吃了,狗狗好着急。

  吃完饭来到自己的房间,看着自己柜子里的一百七十元钱,这在现在是很大一笔钱了。一百元还是过年红包的压岁钱,因为去年破天荒地考了第四名,老爸并没有将压岁钱收回。这笔钱在这一世就是自己的启动资金了。

  弟弟小学放学早就回来了,玩到很晚才回家,爷爷放牛回来了,母亲从地里也挑着担子回家了,父亲在很晚的时候也开着拖拉机回家了。他们都在为生活奔波着,上一世,他们能力有限,没能为自己创造很好的条件,但是他们都是自己的爸妈,不管他们是穷还是富,是贵还是贱,是他们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就值得尊敬和爱他们。

  苍穹夜幕之下,小院正厅里。

  望着家人亲切的笑脸,闻着饭菜芳香扑鼻一家六口,其乐融融,到底人间欢乐多。多年之后好怀念这时光,当爷爷奶奶走后的几年,家里四口人没了很多欢乐和热闹的声音。今天的朱运很珍惜这久违的六人大团聚。

  世界那么大,家才是最终的归宿。

  以前自奔前途,自己管自己都吃力,没有为这个家出什么力,现在他要为这个家做些什么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