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汉室贵胄 第一章 “杯具”穿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突然有电话声响了,叶子墨掏出手机顺手接起电话。  电话中一个雄浑而又带着焦促的声音传来,“喂,少爷,您现在的在哪?除了半个半小时将近的时间就开庭前了,李律师那边了坐忍不住了!”  “嗯,刘叔,我明白了,我父亲那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叶子墨沙哑的嗓叶子墨嘴角不停地抽搐着,若在以往,他叶子墨才不会管什么红灯绿灯,在C市还没谁能敢拿自己怎么样。。...

小说推荐:我在星际捡废品 红尘小仙 惹爱成瘾 从此刻开始让世界感受痛苦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三国之巅峰召唤 我能修炼一亿次 破天录 东晋唐王 狂热乐园



  C市,141国道上,叶子墨眉头紧拧,驾着辆黑色跑车。车子行驶到前面的十字路口处时,叶子墨眯眼看向前方的交通岗,随后满是无奈地踩了踩身下的刹车片。

  叶子墨嘴角不停地抽搐着,若在以往,他叶子墨才不会管什么红灯绿灯,在C市还没谁能敢拿自己怎么样。

  车子缓缓地停靠下,叶子墨从兜里掏出支烟,点燃,恨恨地吸一口,再缓缓吐出。叶子墨感觉心里明显舒坦了不少,胸口也不似刚才这般压抑。

  “叮铃铃……”,腰间突然有电话声响起,叶子墨掏出手机随手接起电话。

  电话中一个浑厚而又带着焦促的声音传来,“喂,少爷,您现在在哪?还有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开庭了,李律师那边已经坐不住了!”

  “嗯,刘叔,我知道了,我父亲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叶子墨低沉的嗓音带着几丝敬意,刘叔是叶家的管家,在叶家兢兢业业几十年,也算是叶家元老级的人物了,看着叶子墨从小长大的。

  刘叔意识到刚才失态,声音变缓了许多。“少爷请放心,市长那边一切安好。”

  叶子墨点了点头,“那就好,告诉李律师他们,证据我已经弄到手了,叫他们不要急,本少爷随后就到。”

  刘叔听完叶子墨的话后,心里松了口气,恭敬道,“这段时间少爷您辛苦了!”

  叶子墨摇了摇头,苦笑道,“只要能把老爷子从监狱里拉出来就不算什么,好了,就这样吧,刘叔,帮我照看好老爷子。”

  “明白,少爷。”

  挂完电话,叶子墨闭上双眼,感觉眼皮沉得发胀,揉了揉才稍微好受些,看来这段时间还真是把自己累得够呛的。

  父亲是C市市长,而自己却是C市出了名的纨绔公子哥。也许是自个得罪的人太多吧,“子债父尝”,不久前老爹就无故被人诬告以贪污受贿而告上了法庭,而今日正好是法院开审的日子。想想着自个老爹也真是够冤的,一生还算清廉,却因护子而护到“背锅”。想到这里,叶子墨嘴角露出一抹真心实意的笑容来。

  叶子墨缓慢睁开双眼,将手中还未燃尽的烟头随手扔到车窗外,随即猛地一踩油门,车子立即发动起来。当车子正好要越过十字路口时,令人惊悚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前方突然窜出一个身着白色短裙的小女孩!!!

  小女孩自顾自地向前跑,好像并未发觉此时危险正向自己靠近。看到这副情面,叶子墨张大嘴,瞪大了眼珠子,心里“咯噔”了几声。来不及多想,叶子墨急忙转动方向盘并踩住刹车片。只见车头立即划出一道半弧度使车身飙离了原来的轨迹,正好与小女孩的背面擦身而过。

  小女孩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多危险,瘫痪地跌坐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在场的路人早已惊得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几乎忘记了呼吸,吓死宝宝了,这是在演哪一出,拍戏吗!

  “幸好”!叶子墨感觉头皮一阵的发麻,手心也早已被冷汗浸湿,趴在方向盘上不停喘着粗气。

  还未来得及真正松口气,叶子墨便又听见头顶传来“兹……”的响声。心中暗道“不好”,叶子墨循声抬头看去,只见一辆白色大卡车正快速朝自己这边“奔“来。

  头皮似乎发麻得更剧烈,“糟了!这回大罗神仙也救不了自己了。”

  短短两息时间内,叶子墨心里立即生出了一个决定,拽起身旁装有证据的文件包,猛地向车窗外一扔。叶子墨敢肯定的说,这是他这一生中所作出得最快,最果断的决定,但他丫的却也是的最后的决定!

  文件包在空中兜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后坠落在地,心底默哀地松了口气。叶子墨缓缓合上眼皮,“希望包能被有心人捡到”,眼角处微微湿润,“老爸,对不起,保重……”。

  随后“砰”的一声巨响,货车与黑色跑车撞在一起,交织声响彻云霄。黑色跑车随即被白色大货车所强势碾压,“铿”“铿”地翻滚出了好十几米远,车内的也人渐渐地失去意识……

  第二天新闻头条报道,某市市长之子因在国道上玩飙车不幸与一辆大货车相撞后意外身亡,死亡时间约为北京时间10点……

  建安五年九月,此时已经入秋,北风却不似往年那般萧瑟。此时已经进入北风却不似往年那般萧瑟。曹操、袁绍会猎于官渡,此时已经进入收官战阶段。此役,谁胜,谁将成为北方真正的霸主,中原第一诸侯。

  相对北方打得如火如荼,西南方向的蜀地则一片安静祥宁之色。益州,成都,州牧府,东处院子里。

  刘循左手托着一柄长剑,右手抱着本剑谱,在院内来回踱着步。刘循盯向手里的书,“奇怪,记得这尊身子以前练习过这些剑招啊,怎么现在练起了竟如此生疏?”刘循摇了摇头,眉梢越陷越深,额头挤出一个“川”字形来。

  旁边的小四看到刘循这幅苦样,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不能怪他,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公子这么认真的样子了。

  刘循带着疑惑的目光瞅向身旁的小四,小四心理神会,颔了颔首笑道,“公子昏睡了许久,身子骨不利索也是自然,等过些日子公子调养好了身子,自当又能恢复如初。”

  刘循挑了挑眉,表示认同。“小四,去,给本公子沏一盏茶过来。”刘循伸腿踢了踢小四的屁股。

  “是,公子”,小四瞅了刘循一眼,表示对某人踢自己某个地方抗议,刘循无视某人表示抗议无效,某人只好灰溜溜地向内室走去。

  放下手上的物件,刘循从怀里掏出一条丝帕,擦拭起脸上的细细汗珠。这条丝帕乃是刘循生母费氏所绣,看着帕上“刘循”两个夺目大字,刘循瞳孔缩了缩,自己来这异世已经三天了,也不知道老爹那边情况如何,刘循心底莫名焦虑起来。

  没错,眼前的这位“循公子”正是来自现代的叶子墨,叶子墨醒来后便发现自己“借尸还魂”成了益州牧刘璋的长公子——刘循。“借尸还魂”?叶子墨以前还不信这一说法,没想到这回倒应验到自己身上,哀了哀声,自己不信也得认了。

  “东汉末吗,本尊的父亲是益州牧刘璋,也就相当于现代的市长,”叶子墨哼了哼声,“看来自己还真是‘官二代’的命啊”,眼底闪过一丝异色,随即一闪而过。

  不过他叶子墨是什么人,既然能在现世得混风生水起,照样相信能够在古代活个朗朗乾坤出来。

  “公子,请慢用。”此时小四已经将茶泡好,缓缓地递到刘循跟前。刘循端起茶盏,挤挤眉梢,问道,“小四啊,你说本公子是为何而昏睡了这么久?”自己在床榻上昏迷了大半个月,醒来后,唯独这段记忆不大清楚,他很想知道那个倒霉的“刘循”是因何而丧命。

  小四心里暗暗一惊,府医就曾诊断说公子头部出现了轻微脑震荡,醒来后会出现间歇性失忆,看来说得没错,可是夫人(费氏)叮嘱过的……

  小四心中狐疑不定,看向刘循,刘循正慢条斯理地低头品着茶。看着刘循那副轻悠洒意的姿态,小四心里却突然“忐忐”觉得,要是自己不如实禀报话,公子会立刻把自己撕碎。

  “可有何难言之隐之处?”刘循慢慢放下手中的茶盏,嗓音慵懒而透露着高贵。

  小四双腿不自禁地抖动起来,额间冷汗直冒,艰难地哽了哽咽,硬着头皮道,“回公子,小人当时不在场,所以并不太清楚事情经过。”

  刘循挑挑眉,瞅向小四,声音变得清冷了几分,”哦?是吗。“

  “是…的…公子,”不知道怎的,自公子醒来后身上气质就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说话间给人种无形的压迫感。小四不敢抬头,战战兢兢地回应道。

  看着小四这幅慌慌兮兮地神情,刘循忽然笑了笑,自己有这么可怕吗?看来还真是有什么乾坤在里面。遂不再为难小四,摆了摆手道,“下去吧,本公子想一人静一静。”

  小四走后,刘循眼眸深邃起来,执起地上的长剑,行云流水般地练了起来,院内不时发出“铿”、“锵“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