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中薄雾等归人 第3章 初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少年趁着众人都顾着给那人拭擦血迹和找伤药的机会松了口,他迅速蹲下身子,一把抄起地上的泥土,顺手将沙土扔了回去。这些大汉土扔了个正着,“骂的是你们这些羽林军的!这些大汉土扔了个正着,“骂的就是你们这些虎贲军的!司徒将军才走没多久,你们就将他全忘了!连他的名字也不敢说!”。...

小说推荐:九洲天师令 本周恋爱中 一刀倾情 老祖出棺 神龙赘婿 海军从士兵突击开始 万亿富婆爱上我 美女总裁的燃情兵王 何以为道 极品整鬼专家



少年趁着众人都顾着给那人擦拭血迹和找伤药的机会松了口,他迅速蹲下身子,一把抓起地上的泥土,随手将沙土扔了出去。

这些大汉土扔了个正着,“骂的就是你们这些虎贲军的!司徒将军才走没多久,你们就将他全忘了!连他的名字也不敢说!”

许小莫的眼眶瞬间就红了,在少年与大汉们围殴的时候,她就已经将他认了出来。他是程家的公子程俊涵。他们自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程家和司徒家关系也不错。程俊涵从小顽劣,游手好闲,但对她却很亲近,常常偷偷买了自己爱吃的煎饼果子带到司徒府里。

司徒家出事以后,程俊涵一直嚷嚷着要帮司徒洗刷冤屈,差点就直接上门找了夏梁和许中魁,好在被他父亲程原敇拦住,担心他惹事就将他送到了军营。程俊涵性子急躁,为了防止他冲动,一直到司徒家被斩程原敕也没放他出来。

程俊涵俊俏白皙的脸如今通红,鲜红的血液似乎要冲破他的皮肤一般,知道了司徒一家被满门抄斩之后,他变得更加放荡不羁。为了消愁,他叫人悄悄送酒到军营里,常常喝得酩酊大醉。

士兵都知道他来头不小,也就不敢招惹他,可今天他喝醉了冲着一个刚巡防回来的人就是一拳,还不停地咒骂着。那人恼怒,跟他一队的士兵见状踢了程俊涵一脚,就这样他们杠上了。

程俊涵这一番话,彻底将这些人给惹怒。虎贲军曾经是全梁国赫赫有名的军队,司徒德泽作为前任统领却被灌了个私通匈奴的罪名。他们并非是白眼狼之辈,虎贲军的所有士兵曾经联名上书希望皇上彻查司徒一家的案子,可这联名的奏折石沉大海。

皇上大为恼怒,下令虎贲军之人严禁再提此事,否则就以结党营私论处,发起上书的将士第二天就被革了职。

虎贲军的声望急剧下降,这些士兵在叹息司徒德泽的同时又怀着满腔的愤恨一直隐忍不发,程俊涵今天这一出算是将他们的火点燃了。

“司徒将军当然是冤枉的,虎贲军的人谁不知道!可是我们有什么办法!”

“就是,要说重情重性,哪个队伍比得上虎贲军!”

“敢骂虎贲军的人是白眼狼,打了你再说!”

场面混乱不堪,场上扭打成了一团,程俊涵虽然力气远不如这些常年作战的士兵,但是胜在身体灵活,像是条河里滑溜的鲤鱼,从这些人的空隙中穿过,时不时击打在士兵们的要害部位。不过他被人围殴身上也到处挂了彩,发髻散落,鼻子被揍得已经肿了起来。

许小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心疼喝醉了酒的程俊涵,知道他如今这副样子也都是为了司徒家。也心疼这些虎贲军的士兵们,司徒德泽被斩以后虎贲军难免被其他军队嘲笑,这些日子都一直抬不起头,就等着打赢一场胜仗扬眉吐气。

许戈倒是老神在在地站在许小莫身旁,军营里少不了争斗,这些也都是很平常的事。只是他看到许小莫的反应有些奇怪,这小丫鬟怎么对这些事情有兴趣?

“住手!”许小莫终于忍不住大声喊道,这些人早就大红了眼,根本没有注意到许戈和许小莫的存在,直到许小莫喝了一声,才暂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扭头向他们看来。

“我呸!”程俊涵此刻正被一个士兵扭住了胳膊,他朝着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唾沫星子里已经夹杂了血丝,他抹了抹鼻子。如果不是许小莫知道他的来历,恐怕还会以为他是个市井流氓。许小莫心里如同猫爪一样难受,程俊涵越是表现得不正经,他心里就越难过。

“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程俊涵粗鲁的声音戛然而止,话只说了一半又咽了回去。许小莫睁开眼,一只宽厚的手掌正牢牢地抓紧了程俊涵抬起的手,身上的流云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耀着璀璨的光芒,深黑的头发用珠冠束在了头顶,兴许是刚从外面赶回来,额上还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许小莫闻到了一股属于男子的独特气息。

这气息离她如此的近,她的脸有了隐隐的红晕。

“将军回来了!”

“将军赶紧教训教训这个混蛋小子!”

“萧安!”

士兵们和许戈同时呼喊起来,南宫萧安握着程俊涵的手腕,手上的力道逐渐加大,程俊涵挣扎了几下,脸上渐渐发青了。南宫萧安的唇角泛起一抹讥笑,猛地将拽着程俊涵的手放下,许小莫这才看到了虎贲军新任将领的真容。

南宫萧安的肌肤如同白玉光滑流转,眉眼清朗舒明,瞳仁里似乎包含了着日月星辰让人目眩神迷。除了身上的戎装提醒着他的身份,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贵公子的形象。

“给我跪下!”南宫萧安一把将程俊涵摁倒了地上,程俊涵只会取巧,若要比试武力,连军队里一个普通士兵也打不过,更遑论虎贲军的统领了。

“军营纵酒,当罚三十军棍!”

“围殴斗气,屡教不改,当罚五十军棍!”

“伤害同僚,目无尊长,当罚三十军棍!”

“给我拖下去,立即执行!”

练兵场中一片安静,南宫萧安冰冷无情带有不容置疑的权威的声音在场上回荡着,众人听到这一条条的罪状以及后面的处罚,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军棍可是用空心的铜棒做成的,身体好的人十几棍下去就能要了半条命,更别说这个细皮嫩肉的公子哥了。

程俊涵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干裂的嘴唇已经被他咬破了皮,咸咸的液体尝在嘴里有股腥甜的味道,也不知道嘴里的咸味到底是汗水还是血水。他双眼鼓了起来,手上青筋暴起,像是一头发怒的野兽,“这辈